大发一分彩 首页 > 读书

访谈 | 简雄:在历史的活剧中需要有配角

2018-12-24 18:27 中华书局聚珍文化

简雄 著

中华书局

2018年8月

作者微访谈 >>>

新华书房:为什么要选择“士子甲”“美姝乙”这些传统意义上的“历史配角”为观照对象?

答:在2015年出版的拙著《浮世的晚风》里,还原了“江左三大家”“复社四公子”“秦淮八艳”等名士名姬的故事。业内有言“历史好比演剧,地理就是舞台”,在历史的活剧中需要有配角,需要有“士子甲”“美姝乙”,才能组成完整的戏文,而风流江南为他们提供了展示的舞台。因此可以说,这本《浮世悲欢》是《浮世的晚风》的续集。

新华书房:明清之际社会急剧转型时期,士林群体却大面积“醉卧花丛”,出现这种情况的历史原因是什么?

答:一是江南商品经济的迅速发展,使传统的四民阶层发生变化,最典型的就是士商相杂,士林的文化话语权遭到拥有经济话语权的商人的直接挑战,本书除挑选了几个士商争斗的故事外,还引用了万历年间在南京瓦官寺,苏州籍官员王世贞和徽州籍官员詹景凤的一段著名对话,所谓士商“蝇聚一膻”就出于此典。二是政治对士林的酷虐,学者称之为“一个苛刻的时代”,廷杖、弃市常常发生,《明儒学案》里有案例竟将这种黑暗自嘲为“酷”。三是心学兴起,思想企图“群体性突围”,《明史·儒林传》序言就评论说,“嘉隆而后,笃信程朱,不迁异说者,无复几人矣”。四是科举道路的壅塞。有学者考订当时的读书人人数,约有百万。但每三年一轮的科考,成功者凤毛麟角。一腔报国无门,“三袁”之一袁中道的牢骚最为典型:“不得已逃之游冶,消磊块不平之气。”

新华书房:明清江南士林文化传播力体现在哪些方面?

答:士林从来都是以“修齐治平”为使命,政治上的“失意”须通过其他渠道来释放,著书立说、结社交游、书院讲坛、清议雅集成了显示文化传播力的主要形式。为了与红尘之“俗”区别,士林追求日常生活之“雅”几乎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如江南园林就可以作为一个“物象”加以深入探讨。选择“明清士林文化传播力”这样一个研究课题,还和媒体人的职业有关,因为历史就是昨天的新闻,而新闻就是明天的历史。

新华书房:江南士林对民间的影响有哪些?这些影响是否今天也有遗留?

答:士林生活和交游中追求“长物”“剩技”,为后人留下了许多文化遗产,如昆曲,如园林。昆曲向其他戏剧形式提供素材被借鉴进而其主流地位被取代的过程,是士林雅文化影响民间文化,进而融合、变为民间俗文化的一个代表。士林雅文化对江南整个雅文化的推动非常巨大,生活方式的雅逸,工艺匠作的精雅,甚至名姬们为迎合士林群体所创的雅致的船菜,都一直流传影响至今。

新华书房:您这本书虽然是写史,但行文颇为轻松,现在很多历史爱好者似乎都在追求这种亦文亦史的写作方式,您觉得这种写作该如何把握分寸?

答:文学需要虚构和想象,但史作的文字却需要最大限度的克制,这要通过大量的阅读和爬梳来打底子。其实,大发一分彩历史上的历史书写本来就应该是这样的,如《史记》以及一些正史的人物列传,《文心雕龙》里早有“法奇”“法正”的论述,明清的文坛大家如钱谦益就传承了这一中土写作方法,他的《列朝诗集小传》就很有趣。只是我们以前把它弄丢了。

(原载于《新华日报》2018年8月24日)

简雄 著

★2018年8月

★内容简介:本书围绕明清江南士人的生活和交游,根据《板桥杂记》等明清笔记小说的记载,言必有据,对明清日常生活做了“复制”,是明清日常生活图景的再现。作者说:“这本小书中的大部分士子美姝早已封存在了落满尘埃的故纸堆里,他们只是历史的配角,甚至只是‘士子甲’和‘美姝乙’,有的连名字也没有留下。但在历史的抉择关头,他们同样显现了人性的力量,或许他们才是‘历史真相’的书写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