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读书

陀思妥耶夫斯基:圣诞树和婚礼

2018-12-25 12:27 青年作家杂志社

今天为大家推送的是一篇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短篇小说《圣诞树和婚礼》,译自《陀思妥耶夫斯基选集》10卷集,1956年莫斯科版第1卷。译者冯增义。

祝大家阅读愉快,圣诞快乐!

圣诞树和婚礼

【俄】陀思妥耶夫斯基

前几天我看到一次婚礼⋯⋯不过且慢还是让我来给您讲一个圣诞树的故事为好。婚礼可太好啦, 我非常喜欢它, 但另一件事更有意思。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 看着婚礼的进行, 就想起了这棵圣诞树。事情是这样的。那恰好是五年前的除夕, 我应邀参加了一次儿童晚会。主人是一位有名能干的人物, 与一些有权势的人关系很深, 交游广泛, 手腕高明, 因此可以认为, 这样的儿童晚会不过是让家长们聚集在一起,以十分自然的、不引人注意和完全偶然的方式, 谈谈感兴趣的话题的一个借口而已。我是一个局外人, 也没有什么话题可谈, 因此在晚会上倒也颇为自在。那天还有一位先生, 看样子是个无亲无故、身世不明的人, 但他和我一样, 也参加了这次家庭盛会⋯ ⋯他首先引起了我的注意。这是一个身材修长的男人, 神态相当严肃, 穿着十分得体。但是可以看出, 他对这种欢乐和家庭盛会压根儿不感兴趣,当他退避墙隅,便收敛了笑容, 紧锁起两道浓眉。他在整个晚会上,除了主人以外, 没有一个熟人。显然, 他感到异常乏味,但他鼓足了勇气, 将自己扮演的一个怡然自得和深感幸福的角色坚持到最后一刻。我后来才了解, 这位先生来自省城, 他在京都有一件紧要而棘手的事要办,他带着介绍信来见我们的主人, 我们的主人对他的照顾实在也很勉强, 只是出于礼貌才请他来参加儿童晚会。人们既不邀他打牌, 也不向他敬烟, 没有一个人和他交谈, 这大概是以貌取人, 看出了他身份的缘故吧, 因此, 我们这位先生为了不使自己闲着, 整个晚上只好一直抚摩自己的连鬓胡子。连鬓胡子确实很漂亮。但是他对抚摩胡子这件事居然如此热心, 要是有人看到这种情景, 必然会以为世界上先长出的是连鬓胡子, 然后, 为了不断抚摩它, 才把这位先生粘到了连鬓胡子上。

除了以这等方式参加主人(他已经是五个白胖儿子的父亲)家庭盛会的这位先生之外, 被我看得上眼的还有一位先生。不过这一位可大不相同。这是一个人物。他的大名叫尤里安· 马斯塔科维奇。一眼就可以看出, 他被尊为上宾, 他对主人的态度, 就像主人对抚摩连鬓胡子的那位先生一样, 主人和主妇对他恭维不已。殷勤款待, 关怀备至。他们把一个个客人领到他面前进行介绍, 却不把他推荐给任何人。我发现, 当尤里安马斯塔科维奇夸赞晚会, 说他很少有过得如此愉快的时候, 主人的眼睛里闪烁着泪花。和这样的人在一起,我感到似乎毛骨惊然, 因此, 我欣赏了一阵孩子们的玩耍之后, 便走入一间空无一人的小客厅, 躲进了几乎占了客厅一半的女主人的花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