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读书

阿Q的性格集合了整个国民劣根性,他是超越时代和民族的小人物

2019-07-08 20:25 惟雍谈文化

在鲁迅的所有小说中,虽然我最喜欢的是《狂人日记》,但这篇《阿Q正传》却是最眼顺的。

鲁迅的小说作品不多,很多人诟病于鲁迅的文学水准,但往往在一部小说里,先锋般的洞察视线和观察力以及立场可以“纵深”作品,鲁迅恰恰就是依靠写作技法以外的东西在纵深他的小说。

一个“阿Q”刻画出了几千年来奴民的丑态,放在现在这个所谓的和谐社会里,依然是恰如其分到让你会心一笑的地步。鲁迅在批判人性时所展现的悲苦和忧愁,像他瘦弱的脸上的短发一样,看起来很精神矍铄,实际上内里只是为了省事儿。

鲁迅笔下的阿Q,无权无势,处在社会的底层,在封建旧社会,受到了人们的耻笑和压迫还得忍气吞声。这样的群体,只能屈服于压迫,不顾面子和尊严死皮赖脸地活着。若想要做一些翻身的改变,在权势和封建等级社会大背景的欺压下,就只能残酷并无意义地牺牲。

而阿Q多少有一些不同。他的出身不是自己能决定的,凭一己之力和整个社会对抗,必然也做不出翻天覆地的改变,他不可能成为阿里巴巴一夜暴富,也没有条件让他读书识字高中举人。

因此他逃不出作为一名封建末时代的“屌丝”的命运,而他之所以和别的屌丝显得与众不同,能够让鲁迅为他立传,正是因了这被视为民族劣根性的“精神胜利法”。

别人安分守己,屌丝不问出处,阿Q偏偏要抬高自己的身世,声称自己姓赵,挨赵老爷打之后又在心里想到“儿子居然打起老子来了”。他进城感受到自己与城里生活的格格不入,回到村子里却把城里人的生活大大嘲笑了一遍,把“洋”说“土”,认为城里人把“长凳”叫成“条凳”、煎大头鱼时加葱丝,都是可笑的。屌丝们垂涎于女人,阿Q心里垂涎,嘴上还要嫌人家水性杨花,脚生得太大。

阿Q时时处在不平等的状态下,又时时处在欲望和求之不得的矛盾中,他只有靠“精神胜利法”来维护自己的面子。阿Q与别的底层人物最大不同之处就是他好面子,说好听一点就是维护人格尊严,他生了一副屌丝的躯壳,却时时怀着变成高富帅的梦。

“精神胜利法”因阿Q而闻名,但它又决不是由阿Q所独享;“精神胜利法”不仅属于遥远的历史,还活跃在缤纷的今天,并且指向无法预示的将来。

“精神胜利法”总是起始于捧腹,终结于扼腕。阿Q,这个“精神胜利法”的集大成者,一次次以他的自欺自慰、自傲自足,到处碰壁、饱尝辛酸,得意和凄惨、胜利和失败轰击着我们的灵魂,让我们一次次在笑声和叹息中沉思。

阿Q的性格集合了整个国民劣根性,阿Q是超越时代和民族的。可当我每每看到羸弱的阿Q用他的“精神胜利法”抵御外力时,感受到是无奈的滑稽和浓厚的悲凉:

这到底是人性的分裂泯灭,还是环境的恶劣失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