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读书

一个以色列青年到了法国:真的可以带上一本字典去巴黎吗?

2019-10-07 14:18 weila

这是以色列电影第一次获得柏林金熊奖,也是《黎巴嫩》威尼斯“擒狮”整整十年之后,再次有以色列人“主导”的作品问鼎三大国际电影节。如此定义《同义词》,是因为它并非一部典型的以色列电影——全程在巴黎拍摄,对白几乎全是法语,资金和制片也来自法国,导演那达夫·拉皮德作为一个曾经在法国“讨生活”的70后,把自己的经历雕琢成一部关于“放逐与接纳”的移民寓言。而这种不同文化间的折射,正是当下的世界影坛所乐见的。

一个出生在特拉维夫的犹太人,毅然决定离开以色列,孤身逃往法国,他在那儿拒绝说母语,显得急躁、焦虑……种种情绪激烈的个人举动,并不符合现实世界中犹太人的流动规律,却是拉皮德在20多岁时的真实所为。影片中年轻的约亚夫,就是当年那个向往“拿破仑、戈达尔和齐达内的国度”的导演本人。

事实上,法国曾拥有全欧洲最大的犹太裔族群(约50万人),但根据《费加罗报》2016年的统计报道,越来越多的犹太人正在离开生活多年的法国,举家搬往以色列。在西欧,犹太人传统上是中产和富裕阶层,但当地越来越严重的反犹情绪,和针对犹太人的暴力,让他们无法感到安全,生活在马赛的犹太人甚至不敢戴传统小帽上街,即便时任法国总理瓦尔斯呼吁“犹太人请留下”的情况下,也难以阻止他们一批批的逃回以色列。

影片中的约亚夫并非不知道这一情况,他结识了犹太裔的暴力自卫组织,激进的同伴还在地铁上“逆向挑衅”那些普通的法国人,但他仍然固执地渴望留在法国,不惜为此拒绝希伯来语,拒绝父亲。一个有趣的巧合是,饰演约亚夫的年轻演员汤姆·梅西耶,其父辈就是从法国迁往以色列的犹太人,他拥有一个典型的法国姓氏,却从小在以色列长大,丝毫不会法语,主演这部《同义词》算是重续与法国的渊源,而在柏林获奖后,他也真的选择在巴黎定居。

展开全文

但拉皮德在向往之后,更多了一份失望与反思。这种犹太人与欧洲主流文化间的疏离和牵扯的关系,催生了一种“距离产生美”的幻象,必将在残酷的现实和幼稚的寄托中激烈碰撞。从导演前两部作品来看,他本人对于以色列社会内在问题是持怀疑甚至批评态度的,当局在军事方面的强硬和在文化领域上的忽视,让这个年轻的电影人感到悲哀、乃至愤慨。尤其是在全民义务兵役制对年轻人的“二次洗礼”上,他同拍出《黎巴嫩》和《狐步舞》的塞缪尔·毛茨的态度是相似的。

在拉皮德执导的《教师》(2014年)里,只有幼儿园女老师把5岁男孩的“诗人天赋”视若珍宝,可在她的工程师丈夫和孩子的商人父亲眼中,这种文学上的早熟是“无用”甚至是“有病”的。

《教师》

拉皮德承认把这种文学承载的期望又带到了《同义词》里,“同一首音乐的不同乐章,反映了人生的不同阶段”,甚至可以说,这个固执的男主角就是长大后的男孩(他们都名叫约亚夫Yoav),等他终于来到标榜“自由”的西方国度时,对语言认同感的向往,会为他叩开那里的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