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读书

谈周信芳的文化修养

2019-10-09 14:23 上海艺术评论

我国的戏曲是非物质文化遗产中的瑰宝,她是一种综合艺术,技艺性很强的艺术,同时又是文化含量极高的艺术。要想成为一名戏曲表演艺术家,除了天赋条件和扎实的基本功之外,还需有特殊的艺术创造能力和很高的文学修养。这也是一般的演员和艺术家,乃至大师之间的区别所在。我曾经跟青年演员说过:天赋和基本功的比拼,还是低层次的比拼;更高层次的比拼乃是文化的比拼,谁的文化修养高,谁就能飞得更高,走得更远。我们一些前辈戏曲艺术大师,如梅兰芳、周信芳、盖叫天等,他们虽然上学时间很短,学历很低,但是他们的文化修养却很高,秘密就在于他们注意在舞台实践的同时,努力学习、吸纳、积累文化知识,提高自己的文化修养。所以,终于成为创造出独特艺术流派、推动京剧艺术发展的一代宗师。他们如同标杆一样,高高地矗立在我们前面,为我们提供了宝贵的经验,指明了努力的方向,引领着我们前进。这篇文章我就想专门谈谈京剧大师周信芳的文化修养问题。

爱读书,重点读历史、文学

有些人认为演戏是演戏,读书是读书,两者之间关系不大,其实不然。书籍者,信息的载体,生活的纪录,知识的结晶,而演戏实际上就是在舞台上演绎书籍和演绎生活。演绎书籍者,自己不读书,那是很难想象的事情。

读书有两种情况,一种是在学校里面读书,一种是在学校之外读书。周信芳出生在旧社会,他又从小唱戏,在学校里读书的机会不多,时间很短,他幼年曾在上海进过蓁苓学校,到北京加入喜连成科班,但时间都不长。但周信芳时间不长的学校读书生活,一是使他养成了喜爱读书的习惯;二是使他产生一种努力补偿读书不足的强烈愿望。周信芳的读书大多是在学校之外的读书。读书,买书,成为他生活的重要内容。他在《书到用时方嫌少》一文里说:“书到用时方嫌少。在我这个幼年失学的人来说,感受就更加深切。补天之术就是尽力而为,有一点多余的钱,有一点多余的时间,我都花在书的上面了。”他空暇时常到上海福州路或文庙等处的书坊里买书,或到旧书店、旧书摊上去淘旧书。

周信芳《徐策跑城》剧照

(图片来源:上海京剧院)

周信芳爱读书,早在青年时代就已经显现出来了。1915年,周信芳才20岁,他的弟子高百岁只有14岁。高百岁初到上海拜谒师门,就发现老师在繁忙的排戏演出中还挤出时间孜孜不倦地读《四书》《毛诗》和古今名人的专集。有一次,一位友人问到周信芳《竹林七贤图》中的人名时,周信芳不假思索地把嵇康、阮籍等七位贤人的姓名、身世一一作了详细的介绍。还有一次有人问周信芳“夜郎自大”出于何典,周信芳也作了详尽的解答,这使高百岁钦佩不已。

周信芳读书讲究“学以致用”,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是很“功利主义”的。确实,他的读书是紧紧围绕着他的演剧活动进行的。因此他读书的重点也很明确,就是历史、文学一类。他曾说:“我买书是很‘功利主义’的,是为了替我的演戏找参考资料我才买的。”“选购的范围,基本上是属于文史一类的,八九不离十。有些书买回来,即使不能‘立即生效’,可是搁在那里也不碍眼,说不定哪天会用得着它。”在周信芳书房里的书架上,经史、古今文学家的专集、昆曲传奇等古典戏曲资料、“五四”以来的新文艺书刊等摆得琳琅满目。其中有《资治通鉴》《大发一分彩近代史资料丛刊》《康熙字典》等等。周信芳从纷繁热闹的舞台、排练场回来,喜欢待在书斋这个宁静的世界。他说:“家居无俚,我总是泡在书房里与书为伴的。这本翻翻,那本看看,漫无题旨,开卷有益。忽然让我发现了一段与我的表演有关的文字,意外的惊喜,也提高了我读书的兴趣,买书的欲望。”

《四进士》中的周信芳 (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