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健康

北京医生的哀求,让人泪流满面!

2019-10-09 14:32 weila

我说过,要在“三甲传真”上推出一批真正能设身处地为患者着想的好医生。朱新宇——请让我们记住这个名字,一个一心一意救死扶伤、为患者流泪的好医生!下面,三甲分享朱医生的一篇有温度的医学科普,希望这样的医者仁心越来越多,有越来越多的人受益于这样的医者仁心。以下是全文:

还记得那是个晴天,前来就诊的是一对老夫妇,两位老人头上布满了白发,脸上的皱纹诉说着岁月的痕迹,慈祥的双眼下两个大大的眼袋,衣着很老旧,但是很干净,他们相互搀扶着走进我的诊室。

刚一进门老大娘就很迫切地向我介绍着自己的病情,东一嘴、西一嘴的,能看得出来她很着急!

“别着急,咱先坐下慢慢说”。我边安抚着大娘,边起身把靠墙的椅子搬了过来。

“哪不好啊?”我问大娘。

大娘抬起了肿胀的左手,“唉!睡觉时候翻身一不小心掉地上了,胳膊骨折了,也做了手术,去医院复查大夫说长得挺好的,可您瞧瞧这都仨月了,还是干不了活儿啊,这手连动弹都动弹不了,一碰就疼得厉害,这可怎么办啊?”

我拿起大娘带来的片子,显示:桡骨远端骨折,并且伴有内固定。

查体:肌肉萎缩,前臂旋前、旋后受限,掌指关节严重挛缩:四指第一指节屈曲主动活动0°被动活动20°(正常90°),第二指节屈曲主动0°被动30°(正常100°)第三指节屈曲主动10°被动25°(正常80°),拇指第一指节屈曲主动活动5°被动活动45°(正常60°),指根关节屈曲主动0°被动30°(正常80°)

查体表明:术后仨月患侧肢体基本没活动过,导致关节僵硬。

“在家这仨月怎么自己就没活动活动呢?”我疑惑地问着大娘。

“当时大夫是说回家让自己多活动活动手指,可回家了,咱也不知道怎么活动好啊,手肿的跟‘小包子’似的,也不敢瞎活动啊!”大娘委屈地回答着。

我又问大娘:“那自己觉着不好,怎么不早点来看看呢?没人建议您应该来做康复吗?”

大娘叹了口气:“怎么没看啊!去大医院复查了好几次呢,可大夫说没事,说这个过程就是‘肿肿消消’就好啦,康复?丫根儿就不知道啊!这不,还是听咱们这一病人说的,我才知道!”

看着大娘脸上的表情,我能感受到她的痛苦与无奈。

科普:通常骨折患者会在4周左右拆除石膏固定,而在此之前需要复诊数次,当复诊的时候肢体关节会出现不同程度的活动度受限、关节粘连。而此时大多数医院的骨科医生都会让患者自行回家多活动活动多练习练习,至于详尽的和专业的康复指导无从谈及。这是因为骨科医生擅长的是手术而不是康复。

由于大娘制动时间过长,导致关节黏连严重,被动活动的同时还伴有明显的疼痛,等待大娘的康复过程必定是漫长的艰辛与痛苦,如果不康复治疗,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娘那只手的功能可能从此就会完全丧失,这些问题在我脑子里不断地闪现着。

当我把这些情况如实讲给大娘后,大娘稍显得有些迟疑,老大爷看了看大娘说:“咱们做,只要能好,怎么着都行,花点钱就花点钱吧,看着你这样我也心疼。”看得出来,老两口平时也是节俭之人,不舍得花钱。

有了老伴的鼓励,大娘迟疑的面孔变得坚定了许多,脸上充满了对健康的渴望!

但我却深知过程的艰辛:年纪大、痛点低、制动时间长、关节挛缩严重,想要重新打开活动度,受罪是在所难免的。

两天的“体验式”康复,大娘也和自己斗争了两天,第三天让我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大娘走进了我的诊室:“朱大夫我想跟您商量一件事,我不想做康复了,行吗?疼得实在受不了,活动完晚上还肿得厉害,碰都不让碰,一碰就疼!我今儿来就是想跟您说一声,就这样吧!这手以后爱啥样就啥样吧,好不了也不怪您,这两天谢谢您了!”

听了大娘的话,我心里很不是滋味,我真的希望大娘能坚持下去,因为大娘这两天的坚持,给了我信心,继续康复治疗肯定会越来越好的,这样放弃我觉得太可惜了,我真的不甘心就这样让她回去。

我耐心地跟大娘讲着做与不做的差别,大概需要多长时间,可以恢复到什么程度,我努力地去试着说服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