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历史

罗马是如何建成的

2019-07-08 20:29 澎湃新闻

罗马人自己认识到传统中有些成分是不能相信的。李维以原谅的口吻说:“一些古老故事有比较多诗歌的魅力,而非完整的历史记录。”他又继续说:“将神圣的事物与凡俗的事物相混是古人的特权;这会为过去添加尊贵,而假如有一个国家配得上一个神圣的起源,那便是我们的国家。”

希腊的历史学家把他们与特洛伊的关联算在罗马人身上,希腊人喜欢把他们有兴趣的外来新强权,纳入自己的文化网络之中,但这并非不受欢迎的赠礼。在希腊人看来,特洛伊人并非靠不住的亚洲人,而是荣耀的希腊人。的确,有人说他们“就像任何之前来自伯罗奔尼撒半岛的希腊人一样,属于真正的希腊民族”。这意味着罗马人因为相当慑服于希腊文化,而且对自己的文化有种严重的自卑情结,因此会赋予自己一个希腊身份。他们这种崇拜与羡慕隐藏了嫉妒和充满敌意的模仿。在将自己与特洛伊人关联在一起时,他们将自己塑造为竞争者,或许终有一天会征服希腊,来为自己的祖先报仇。

或许在传统看法中,公元前1184年前后,特洛伊发生过某种形式的战争。特洛伊这地点当然存在,而且它的遗迹也已经被现代考古学家挖掘出来。即使在这个早期舞台上,希腊人与腓尼基人也已经在地中海四处航行,最后建立“殖民地”,即独立的城邦国家,但这些大多都发生在特洛伊战争四个世纪之后。所以埃涅阿斯几乎不可能到过迦太基,因为迦太基那时尚未存在。希腊史学家陶罗米尼姆的蒂迈欧(Timaeus of Tauromenium)相信狄多在公元前814年建立这北非城市。

古罗马广场

但那时埃涅阿斯尚不存在。荷马史诗《伊利亚特》中描写的所有神祇和英雄的冒险苦难,也都是被虚构出来的。至于罗穆路斯和瑞摩斯,他们一样是虚构的。在其字源上,Romulus意味着“罗马建立者”(-ulus是伊特鲁里亚文,并且指的是“建立者”),而Remus或许在词源上与Rome相关。被抛弃的婴儿后来变成伟人,是古代神话传说中常见的特色(想想摩西,俄狄浦斯,当然还有特洛伊的帕里斯)。罗马人真正面对的困难是他们有两个互相抵触的建城神话,看起来似乎相隔数百年,其中之一是流浪的特洛伊英雄,而另一则是当地小孩罗穆路斯及瑞摩斯。他们决定要接受这两种说法,然后将它们调和,并以一种说得通的叙述将它们连接起来。埃涅阿斯的事迹限制为发现意大利并在拉丁姆建立王室,这样罗马才能由双胞胎来建立。为了要填补较长的间隔。所以阿尔巴·隆加的一系列纯属想象的国王就被捏造出来,来将这两个不同年代的传说连接起来。

共和国末年的罗马史学家不一定凭空想象出这些事件,但是他们往往透过自己时代的眼睛来看待遥远及传奇的事件。罗穆路斯发展出独裁者的倾向并在元老院遭到暗杀,或许很有道理地反映出他们对当时所受历史创伤的响应。因此李维在写恺撒之死时,会令人费解地重提旧事。

对罗马建城的日期有许多争议。大多数评论者倾向于公元前8世纪的某年。如我们之前提到的,瓦罗认为是公元前753年。这成为被普遍接受的日期。但这导致第二个编年上的难题。从罗穆路斯到塔克文家族被驱逐这段时期,只有七任国王统治。这意味着每位国王平均统治35年,任期长得不合情理。

罗马人接受这一点,但现代学者较为怀疑。或许还有其他国王没有被史书记载。考古学家似乎已经解决了这个问题:一些原始聚落的痕迹可追溯到几百年前,但与村落不同的城镇生活的确切证据表明,城镇生活是在公元前7世纪中期才开始的。所以真正的建城日期大约比原先人们相信的还晚一百年。虽然有些国王会从视野中消失,但正史中的七位国王却正好吻合这段时间。不仅如此,一些考古证据与文学传统的联系开始显现。罗马广场的“王宫”(Regia)是在公元前7世纪末修筑的,而这正是新编年确定为努马·庞皮留斯统治的时期,他下令修建了宫殿。罗马第一座元老院则由图卢斯·奥斯蒂吕斯(因此名为“奥斯蒂吕斯的元老院议事厅”)建造,它的遗迹已经被确认,可追溯至公元前6世纪初,我们认为这是图卢斯·奥斯蒂吕斯统治罗马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