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历史

西汉班婕妤,人生若只如初见

2019-07-09 08:35 十二年读史

文:驽愚风(读史专栏作者)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等闲变故却故人,却道故人心易变。

这是距西汉千年后康熙朝纳兰性德的诗句,这位大才子是名相纳兰明珠之子。他为汉成帝刘骜的妃子班婕妤的命运叹息伤怀。

班婕妤(公元前48-前6年),出生于山西娄烦(今宁武县)班家望族,名字已经无从考证,父亲班况是汉武帝时立下汗马功劳的骁将。她还是《汉书》的作者班固、才女班昭的姑母。可见,在家世的熏陶下,她自有外秀慧中的气质和冠压群芳的魅力。她被选入宫后,立为婕妤,班婕妤就史无前例成了她的名字。

用现代的话来说,班婕妤是集智慧与美丽于一身的知性优雅女神。她文学造诣极高,非常熟悉史实,经常能引经据典开导或规劝成帝。而且,班婕妤也是难得的音乐人才,很擅长音律,她的丝竹之声,能使刘骜进入忘我的音乐境界。

班婕妤有满腹的才学,不干预朝政,谨守礼教,行事端正,而且又不争宠,和后宫的嫔妃们相处融洽。因此她的贤德与才貌在全宫上下有口皆碑,当时刘骜也许有三分钟热度,觉得她完全是自己的知音。

一次,成帝心血来潮,他想与班婕妤坐同一辆车出游。要是在今天根本不是事儿,可是在礼法极严的汉朝,规定嫔妃不能与帝王同乘专门的“辇”。

班婕妤婉言谢绝:“臣妾闻古代留有图画:圣贤之君,都有名臣在侧。而夏桀、商纣、周幽王这些帝王才有嬖幸的妃子在座,最后是亡国的结局。如果我和你同车出入,那就和她们相似了。”

刘骜豁然开朗,真是“古有樊姬,今有班婕妤啊!”王太后和刘骜都是这样评价。

班婕妤进宫时,许皇后已经年老色衰而失宠。素来好色成性的刘骜顿时为新来且聪慧貌美才情俱佳的班婕妤而倾倒。

不久,班婕妤就为刘骜生下一子,但可惜的是,几个月后孩子夭折。更可悲的是,她的庄重自持拘泥礼法的正统思想,对喜欢新鲜花样的刘骜来说,真是一种禁锢。

刘骜是全天下人的皇帝,岂可专一于班婕妤一人?就算你有才有德那又怎样?

刘骜又出去巡游了,带回来了那个常吃麝香、保持苗条身材且不生孩子、传说中能在掌心跳舞的赵飞燕。

绝色的赵飞燕带着她的舞艺、美得让人窒息的细腰和要夺取后位的目标,而且她还带着她的重磅武器双胞胎妹妹赵合德。

这姐妹俩瞬间秒杀了汉成帝的贪恋,接着也秒杀很多后宫女人们的性命。

皇上只有一个,皇后也只有一个,但是皇上有换皇后的权力。后宫佳丽三千,或者三千以上,都来竞争这三千分之一的皇后宝座。能登上皇后宝座的只有一个人,其余的要么冷宫,要么被杀。有多大的诱惑,就有多大的风险。后宫就是天堂与地狱并存。

赵飞燕就仿佛是为争冠军而来的。她和她妹妹的到来,就引起了后宫的轩然大波。她们仗着刘骜的宠爱飞扬跋扈,直接威胁着许皇后的后位。

既然来者如此的不善,得见招拆招。对方势头很锋芒,大有不达目的不罢休之意。这两姐妹的到来,成了汉成帝专宠的焦点,也是全宫嫔妃羡慕嫉妒恨的对象。因为这后宫已宁静多年,许皇后被突然的来势凶猛的进攻打乱了阵脚:这两个妖媚的狐狸精,天天勾引皇上,这样的坏人,怎么不早死啊?!

病急乱投医。于是,许皇后想到了弱爆了的一招——在寝宫设置神坛,早晚礼拜诵经,诅咒赵氏姐妹早日死去。宫廷那时虽没有监控,但是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而且,赵氏姐妹又是得宠时期,当然耳目众多。这姐妹俩收到下人提供的重要情报后,再加油添醋地吹刘骜的枕头风,说许皇后不仅咒我们两姐妹,而且还咒皇上呢。

这句补充太有杀伤力了——许皇后就这样被打入冷宫。

赵氏姐妹初战告捷,但在通往后位的路上还有一块绊脚石,那就是后宫人人尊敬的德才兼备又聪慧美丽的班婕妤。既然可以用诅咒皇上的罪名可以搬到许皇后,那也可以诬陷班婕妤也参与其中。这样,岂不一石二鸟?以后,也好落井下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