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历史

口述·我与良渚的故事丨刘斌:瑶山、汇观山发掘及反山玉器

2019-07-10 18:53 weila

听了考古专家王明达口述的

反山良渚“王陵”发掘记

大家对反山考古历程有了一定了解

与之相关的瑶山、汇观山发掘又是怎样

反山发掘出土的玉器传递了哪些信息

今天,一起来聆听

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刘斌

口述·我与良渚的故事

刘斌:瑶山、汇观山发掘及反山玉器

(点击音频聆听详情)

展开全文

瑶山发掘

反山和瑶山遗址的发掘,都是抢救性发掘。1987年春,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组织人员进行了抢救性发掘,由牟永抗先生担任领队,参加发掘的主要有我、芮国耀、沈岳明、桑坚信、林金木、费国平、陈欢乐等,于5月5日开工,至6月4日结束。当时的发掘条件相当艰苦,在山顶上风吹日晒,吃住也十分不堪。瑶山的东面有座杭州市公安局下属的安康医院,我们就借住在里面,这样也省了自己开伙烧饭的麻烦。记得住了十天以后,各屋都闹起了臭虫,大家又是喷药,又是晒床垫,折腾了数日,才总算把臭虫“镇压”了下去。后来牟永抗先生派我去吴家埠加强值班,因为反山的玉器放在那里不放心,我每天早出晚归,骑自行车沿着苕溪走十几里路,虽然辛苦,心里倒也觉得挺痛快的。

瑶山的表土不深,仅有20多厘米,所以发掘进展得很快,短短一个月时间,就挖了近600平方米,发现并清理了11座良渚文化的大型墓葬,出土玉器上千件。

1987年揭示的瑶山祭坛遗址顶面遗迹

瑶山的发掘,不仅又一次获得了十余座大墓的大量精美玉器,而且还第一次发现了一座良渚文化的祭坛。祭坛的发现为良渚文化的研究,增添了一项新的内容。

若不是因盗挖发现,我们一般是不会到这样的山上去寻找遗址的。祭坛就修建在瑶山的顶上,依山势而建,祭坛的西北角保存完好,用山上风化的石块砌了整齐的覆斗形护坡,护坡的垂直高度约有0.9米。

12座墓葬整齐地分两排埋在祭坛的西南部,与反山相似,南排居中的7号和12号墓与北排居中的11号墓,等级最高。瑶山的墓葬排列更为整齐有序,随葬品的规律也更加明显。经考古发掘出土的玉琮、玉钺、三叉形器、成组的锥形器等,均出自于南排的墓中;而玉璜、圆牌形串饰、玉纺轮等,则仅见于北排墓中;另外带盖柱形器,除北排的11号墓随葬1件外,南排的每座墓均有随葬。瑶山与反山的墓葬,出土时墓主人的骨架都已基本没有了,仅个别墓葬残留有牙齿,因此无法对墓主人的性别和年龄进行鉴定。从瑶山墓葬的随葬品规律看,作为武器的钺只有南排墓葬才有,而纺轮和织具等则仅见于北排墓中,所以我们推测南排墓可能是男性,北排墓则可能是女性。玉璜应该是女性专用的佩戴品,而三叉形器和成组的锥形器等则属男性专有。南北两排墓应该既有性别上的区分,也有职能上的不同。瑶山的11座墓,也大致属于同一时期,其年代与反山相仿。高等级的墓葬居中,处于边远的墓葬相对级别较低,墓葬排列的顺序和位置,可能反映了墓主人生前的位次。另外,瑶山的墓葬中,竟没有一件玉璧随葬,这又给我们提出了一个新的问题。玉璧本是大墓中最为常见的随葬品,并无身份地位的严格限定,仅反山的23号墓就随葬了54件玉璧。制作规范,打磨精良的玉璧,往往放在墓葬的中部,而制作粗糙的玉璧,则成堆的放在脚部。瑶山无玉璧,这是不是祭祀上的限定呢?还是这个部族没有得到适合制作玉璧的玉料?如果玉璧是祭祀中不可或缺的礼器,那一件玉璧都没有显然是不合情理的;如果玉璧是财富的象征,那么这些地位显贵的墓主人,又怎么能一件玉璧都得不到呢!无论哪种解释,都无法让我们自圆其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