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历史

衣锦还乡,朱元璋如何报恩...几道命令空前绝后,有一点刘邦比不了

2019-07-10 18:59 weila

朱元璋在朝堂上很残暴,但面对故乡、面对恩人时,他的情深义重又是异常浓烈,让历史唏嘘动容的。

至正二十六年(公元1366年)三月,身在应天(南京)的朱元璋收到了一个让他异常兴奋的好消息,他的故乡濠州被收复了。

自投军以来,故乡钟离,朱元璋只在至正十三年间回去过一次,那一次是为了招兵。从那以后,整整十三年,他再没能回过故乡,那个存放他二十五岁前所有记忆,既熟悉又遥远的地方。

戎马倥偬十三载,每当忆起故乡时,朱元璋时常感慨:“濠,吾家也。济如此,我有国无家可乎!”

收复濠州这一天,正好是朱元璋大哥贫病而死的忌日,距他父亲病故的忌日刚过三天,距他母亲病逝的忌日也只差十三天——喜悦与惆怅交织在一起,朱元璋再也无法等待下去,他要利用短暂的喘息时间,回到故乡去,去看他亡故的亲人,去报答他尚可以报答的恩情。

至正二十六年四月,朱元璋从南京起身。值得注意的是,此次衣锦还乡,扫亲人墓,报故乡恩,朱元璋特意带了两个人同行。

这两个人,一个叫刘大,一个叫曹秀,都是朱元璋恩人的儿子。

刘大是刘继祖的儿子,想当年,朱元璋父母无处安葬悲苦而死的父母,是刘继祖慷慨送了他一方土地,让他葬了亡父母,尽了一份孝道;曹秀是汪大娘的儿子,那一年朱元璋想入皇觉寺讨生活,却苦于没有门路,是汪大娘拿出自家的全部家底,办礼品,通门路,朱元璋这才入了皇觉寺,有了一个容身之所。

至正十三年,朱元璋已是红巾军镇抚将军。这年年底,刘大和曹秀活不下去,到濠州来投奔朱元璋。朱元璋见到两人后,由衷地说了一句:“吾故人至矣!”完了便连忙询问刘继祖、汪大娘的情况。当得知两位恩人都已病故后,朱元璋“惨怛动容”。

刘大、曹秀两人虽才能平庸,但朱元璋却始终将两人留在身边作贴身侍卫,一是表示器重,二是为了保证他们的安全。

为了不负朱元璋的厚爱,后来这两人屡次请缨到前线厮杀,但朱元璋从来没有同意过。他说,我绝不能让你们去冒险、送命,那样对不起我的恩人、你们的父母。

展开全文

朱元璋这次还乡,刚上路时是摆有“吴王”全套仪仗的,然而一出南京城,朱元璋便舍下仪仗,以日行三百里的速度向故乡奔去了。

这一刻,他不是即将加冕的帝王,而是归心似箭的普通人。

历经战乱,朱元璋回乡这一年,整个钟离只剩下了二十户乡亲。在朱家残破的老院子里,朱元璋见到的第一个乡亲是他儿时的玩伴,大他两岁的刘添儿。

此时的刘添儿只有四十二岁,却已让苦难摧残成了一截枯木。

见到儿时的玩伴竟沦落到这个地步,朱元璋眼睛湿润了,他走过去问:“添儿,是你吧?”

添儿满脸困惑地看着朱元璋。

朱元璋说:“我是重八啊!”

听到这一句“我是重八啊!”朱家老院子瞬间沸腾了,此前他们不敢认,现在听到乡音旧名,他们敢认了。

众乡亲问朱元璋:“重八,你这是做了大官了呀?”

朱元璋拉着众乡亲的手,跟着命令身边的侍卫,将带来的干粮肉干统统拿出来,分给乡亲们。

分完吃食,朱元璋还觉得不够,随即又命令侍卫给每家分了两匹绸子、两匹棉布、二十两银子。

乡亲们欢天喜地、满载而归后,朱元璋走出老院子,去给亡父母上坟。

见到几与地平,荒草连天的坟头,朱元璋跪下来,泪如雨下。

朱元璋想为亡父母风光改葬,但随行的博士官许存仁和起居注官王祎却极力反对。他们反对的理由是,起坟改葬,恐泄山川灵气。

朱元璋听罢,只好“增土以倍其封”。

从亡父母的坟地回来,乡亲们已经从留村侍卫那里得知,如今的重八不是他们随口叫的什么大官,而是即将登基做皇帝的“吴王”。

因此,再见到朱元璋时,乡亲们全都跪下了,再不敢随意说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