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历史

宋江性格矛盾的分裂实则是古代官员的写照

2019-07-11 07:29 weila

宋江性格矛盾的分裂实则是古代官员的写照

宋江的外号比梁山其他头领要多,正宗的是“呼保义”,其他的有“及时雨”、“孝义黑三郎”等。在具体说到宋江的时候,大致离不开“忠孝仁义”等项。不过,看看宋江的行事,却和这些词语所包含的内容相去甚远。比如说这“忠”,宋江身为官吏,却私放晁盖,难道宋江的忠,仅仅只是限于口头上说一句皇上“至圣至明”,就不包括遵守“国家法度”吗?所以,作者也认为这事情做得有点儿过,于是说“押司纵贼罪难逃”。封建时代家庭以传宗接代为大孝,所以有“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之说,宋江已为官吏,尚未娶妻,买得一个“烟花女人”,既不给她名分(哪怕是妾),也不愿和她多在一起,这后代问题也就无从谈起了。这样的人还能称得上是孝吗?宋江行军,动辄是“秋毫无犯”,看起来是仁义之人统帅着一支仁义之师,可是他不是屠村(青州城子、扈家庄),就是灭门(黄文炳家),还兼带着挖出人心吃肉,真不知道仁义何在?

(宋江与阎婆惜 图片来源于网络)

为什么会有宋江这种性格上的分裂?原因在于,这是作者思想认识上的矛盾错位,也是旧时官员真实情况的反映。就好像对他的断语一样,我们刚刚认识了一个“刀笔敢欺萧相国”的宋江,转眼作者又给我们介绍了一个“空持刀笔称文吏,羞说当年汉相萧”的宋江。而宋江所为,正是旧时官员真实情况的反映。

宋江的家财,明显超出他的合法收入

宋江有个外号叫“及时雨”,是说他仗义疏财,救济穷人扶人之困像下了一场及时雨一样。宋江撒钱,除了“卖汤药的王公”、落难的阎婆母女这些下层人员之外,还有武松、李逵这些后来梁山上的好汉,更有朱仝、雷横、张文远这些郓城县衙里的同僚官吏。宋江坐牢,管理监狱的人不是拿他当罪犯,而更像是待他如贵宾,不用说,这也是因为撒钱才使得“鬼推磨”。这当中有一个问题,宋江的这些钱是哪里来的?假如说是当押司所得,那么,朱仝、雷横、张文远还需要得他的好处吗?假如朱仝、雷横和他的收入差不多,这两人还可以到晁盖等人那里打秋风,这应该反过来给宋江好处才对。另一个渠道就是家里的土地收入。宋江已经被出籍,这个家庭的收入不应该再有他的份儿。一个已经当官的人再回家花老爹的钱,这还能是孝吗?这些都暂时放在一边。连家里的钱都算作是宋江的钱,宋江会有这么多钱吗?柴进是先朝皇帝“嫡派子孙”,祖上让位有功,有两处大庄园,土地不知要比宋江多多少,这个宋江比不得。晁盖家里有庄院,身为保正,管着周边村子收租子,自己可以捞点儿好处,花钱也没有宋江大方。晁盖也是郓城县人,一个郓城县像晁盖这样的保正还会有几个?梁山泊占了郓城县方圆八百里,留给宋家的土地还会有多少?史进家也有庄园,因为沾上了少华山强盗,只好离开家,出去几个月就成了穷光蛋,只得去当断道截路的强盗。宋江打过两回官司,到了江州仍然是花钱如“下雨”,绝对不是有庄院的晁盖、史进可比。宋江私放晁盖,晁盖上梁山后派刘唐给他送金子,宋江因此染上官司。宋江让朱仝给他花钱,《水浒传》所有惹上官司的人都要花钱;梁山泊除了头领,还有更多的小喽罗,这些小喽罗大多应该是郓城人,这些人家谁能惹不上官司?打官司就要花钱,这就好比守着一座金山,将这些事项联系起来,宋江的收入来自何处,不是已经很明白了吗?!

展开全文

封建社会形容官员有一句话,“千里做官只为钱”,可是,他们所得到的钱,难道仅仅是那点儿俸禄吗?民间说他们是,“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试想,哪个朝代会有这般高的俸禄?所以,宋江的这般谋财,在那个时代并不是个例,也不影响他成为一个“好官”。官员好坏的区别在于,是人家甘愿送的还是他伸手要的。再进一步说,就是收了钱有没有给人家办事!

李逵母亲死了,不妨碍宋江大笑庆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