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历史

刘贻群:试说“五至”、“三无”和“五起”

2019-07-12 07:17 weila

原载《武汉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7年第4期

【摘要】上博藏简《民之父母》篇着重探讨了“五至”、“三无”和“五起”三事。此三者分别对应于“志”、“气”和“气志”三大范畴, 同时也对应着礼乐之实、礼乐之原和礼乐之用三个方面。“五至”强调了“志”的主导作用, 谈的是礼乐之实;“三无”则主张“气”是“志”的外化, 讲的是礼乐之原;“五起”是对前两者的进一步发挥, 主要突出礼乐之用。其对应的“气志”则是“志”和“气”的统一, 正如礼乐之用是由礼乐之实和礼乐之原所造就的一样。

【关键词】五至; 三无; 五起; 气志; 礼乐;

[摘要] 上博藏简《民之父母》篇着重探讨了“五至”、“三无”和“五起”三事。此三者分别对应于“志”、“气”和“气志”三大范畴,同时也对应着礼乐之实、礼乐之原和礼乐之用三个方面。“五至”强调了“志”的主导作用,谈的是礼乐之实;“三无”则主张“气”是“志”的外化,讲的是礼乐之原;“五起”是对前两者的进一步发挥,主要突出礼乐之用。其对应的“气志”则是“志”和“气”的统一,正如礼乐之用是由礼乐之实和礼乐之原所造就的一样。

[关键词] 五至;三无;五起;气志;礼乐

《上海博物馆藏战国楚竹书(二)》之《民之父母》篇,着重探讨了“五至”、“三无”和“五起”三大状态和境界,是一篇富含哲理的重要文献。该篇主要内容又见于传世本《礼记·孔子闲居》、《孔子家语·礼论》和方以智的《一贯问答》等,然各本不尽相同。本文虽意不在校勘考辨,但鉴于文字差异会对思想产生歧义,故行文中亦稍事辨别诸本同异,以利于思想内涵的准确显现。《民之父母》是以子夏与孔子问对的形式展开的。其第一问是子夏引《诗》“凯俤君子,民之父母”句发问,孔子作答:子夏问于孔子:“《诗》曰:`凯俤君子,民之父母' ,敢问何如而可谓民之父母?”孔子答曰:“民之父母乎,必达于礼乐之洰,以致`五至' 以行`三无' ,以横于天下。四方有败,必先知之,其之谓民之父母矣”[ 1](第154-158 页)。这一问答与传世本所载大致相同,其差异除个别用字外,主要在开头一句“子夏问于孔子”上。这句话,《礼记·孔子闲居》作“孔子闲居,子夏侍。子夏曰”[ 2](第1274 页),《孔子家语·礼论》为“子夏侍坐于孔子,曰”[ 3](第73 页)。我们可以看出,这小小的差异只是修辞上的区别,对思想内涵虽无什么影响,但却反映了孔子与弟子之间关系的变化。原本平等的问答关系,由一“侍”字而变得地位悬殊,“突显出子夏在孔子面前的类似于臣子的身份”[4] (第3 页),这表明汉代有意识地拔高了孔子的地位。后来,明清之际的方以智,在他的《一贯问答》中也引述了这段讨论,却完全取消了原来活泼泼的对话场景,直接从孔子回答何为“五至”开始,这说明方以智关注的重心不在“民之父母”,也不关心孔子的地位,注重的只是概念本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