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历史

天人之际,福祸相依——读《范雎蔡泽列传》| 阅读《史记》

2019-08-11 22:33 weila

或许是我个人的性之所近吧!母亲总说我喜欢操心别人的事。我每次听到这样的话就在心里默默地反思自己,是不是真的这样?我想不是这样,我关心的不是别人的家长里短,也不是绯闻八卦,而是别人为什么要做这件事,有什么利弊得失,换作是我,我该怎么做。这一点“操心”我想是必要的。同时,反观历史上的大人物们,也总是要“操心”一些别人的事才能变得伟大。所以,我喜欢读《史记》也并非是替古人“操心”,而是为了自己“操心”。

近来我时常想起又反复思索的《史记》篇章,莫过“饭菜”的列传了。《范雎蔡泽列传》,也许是巧合,也许是天意,借用小品中的台词“饭(范)菜(蔡),光剩吃了。”我毫不客气地“吃”起来,反覆咀嚼这其中滋味。

初读这篇列传,我就被范雎跌宕起伏的经历和能言善辩的能力所吸引。他的一生有恩必偿,睚眦必较,几起几落,福祸相依。范雎家贫无资,跟着魏大夫须贾出使齐国,屡战屡败的魏国根本得不到齐襄王的尊重,而范雎那能言善辩的嘴却获得了齐襄王的欣赏。这是幸事,却也成为了他回国后的祸根。

嫉贤妒能的魏相以为是范雎出卖国家机密换来的齐王馈赠,所以对范雎痛下毒手,折胁摺齿,还把装死的范雎扔到厕所之中,更让一起喝酒的人轮番向这具“尸体”尿尿。这种的情景,这样的行径,不仅是对范雎来说,只要是个人,这样的做法都是奇耻大辱,深仇大恨。可这不是坏事,而是魏国随从范雎日后成为秦国丞相张禄的开端。

连环画《范雎与魏齐》

深陷厕中的范雎彼时脑海中想的不是眼前的耻辱和仇恨,而是活下去。他得到了郑安平和王稽的帮助,得以虎口脱险,游说秦王。一饭之德必偿,睚眦之怨必报。范雎在成为丞相后也倾力报答这两个人,岂料这两位曾经的贵人,在日后会成为投敌叛国留人把柄的小人。而曾经告状陷害范雎的须贾,却因为在秦国客馆中见到故意衣衫褴褛去看他的范雎,心起善念,体恤故人,赠送棉袍一件。因这一件棉袍,须贾抵消了擢发难数的死罪。而那个残忍的魏齐迎来的则是抱头鼠窜危在旦夕的命运。

范雎的智谋高超,才使得他在秦国扶摇直上,位极人臣。他用不同寻常的恫吓的方式秦昭王获取信任,协助秦昭王攘除太后穰侯,大政奉还。他用远交近攻的策略制服群雄。秦昭王采用他的计谋,使赵王离间廉颇,任用赵括,最终实现了长平之战的大获全胜。长平之战的胜利归因于白起连百万之众,战必胜,攻必取的军事才能,更归因于范雎决胜于千里之外的计谋。然而白起长平之战的胜利,却为他换来最终人生的失败。为什么?因为他杀戮过多,功高盖世,引人嫉妒,导致最后身首异处。

展开全文

白起像

那么范雎面对与白起相似的处境又会怎么办?起初他也只是害怕,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直到他见到了一个燕国来的叫做蔡泽的丑八怪。蔡泽用了范雎游说的方式游说范雎,使得范雎瞠目结舌,深以为然。结果是范雎醒悟,主动让贤,功成身退,颐养天年。蔡泽也深知进退,历任四朝,多有建树。客卿在秦国有大功而有善终的,除此二人,真是少之又少。

《大秦帝国》剧照

就是这样的两个人,司马迁在书写最后的评价时非常纠结,感叹中又充满疑惑,疑惑里又有肯定。

太史公曰:韩子称“长袖善舞,多钱善贾”,信哉是言也!范雎、蔡泽世所谓一切辩士,然游说诸侯至白首无所遇者,非计策之拙,所为说力少也。及二人羁旅入秦,继踵取卿相,垂功于天下者,固彊弱之势异也。然士亦有偶合,贤者多如此二子,不得尽意,岂可胜道哉!然二子不困戹,恶能激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