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历史

贾诩:三国乱世中审时度势的第一毒士

2019-08-13 14:26 weila

尽管三国时代谋者如云,但有一人不可不提,此人名叫贾诩。翻开贾诩的个人履历,我们不禁惊呼,这位先后委身逆贼董卓、李傕、张绣之人,最后居然在曹魏政权体制内位列三公,可见政治智商之高明。可也就是这位三国顶级智者,却为历代文人口诛笔伐。譬如为《三国志》作注的裴松之先生如是评价:“诩之罪也,一何大哉!自古兆乱,未有如此之甚。”至此起,三国第一毒士的黑帽稳稳地扣于贾诩头上。

为何裴老学士等一干文人要给贾诩如此“差评”?其中必然是有原因的。那么,我们不妨拨云见日,来还原一下当时事件的原委。东汉末年,董卓跋扈朝廷,引来同僚的诸多不满,终在京城被设计扑杀。董卓残部李傕郭汜等人见大势已去,遣使诣长安请求赦免。可迂腐的王允居然没有同意,李傕等人“投怀送抱”不成,心生恐惧,不知所为,准备各自散逃乡里。

事件至此,本已平息。就当李傕等人准备打包回乡避难之时,参军贾诩提了条鱼,来到帐前。夫妻本是同林鸟,更何况军中将士,大难临头,参军意欲何为,李傕心中甚是疑惑,于是揶揄道:“先生真是雅致,如今大家性命难保,您还惦记着鱼汤啊?”贾诩微微一笑,答道:“自古以来,枪杆子出政权,将军如若放弃抵抗,就犹如这砧上鱼肉,任人宰割。”“依先生高见,应该如何是好?”李傕想想也是,反问道。“这事好办,我们不妨打着为董太师复仇的旗号,忽悠一些不明真相的群众,搞个清君侧运动。若事不成,再走不迟”,贾诩贴耳轻语。(“闻长安中议欲尽诛凉州人,而诸君弃众单行,即一亭长能束君矣。不如率众而西,所在收兵,以攻长安,为董公报仇,幸而事济,奉国家以征天下,若不济,走未后也。”《三国志》)

展开全文

李傕一听,笑道,此计大妙,若无先生提点,岂不误了大势。于是,李傕连夜在自己的个人微博上贴上一条消息:“惊闻王允欲洗荡西凉之人,求辟谣”。消息一出,短短数日,转发竟然数万。西凉诸将心想,董相国无辜暴毙,王允定是画策之人,这老匹夫一向不留情面,与其待毙,不如先发制人。于是纷纷率军昼夜兼程,奔袭长安,及至长安城下,已集结数万之众。京城守将吕布,本就是贪生怕死之徒,一见大势不妙,立马弃城而逃。

都说江山如此多娇,可此时的帝都长安却是多难的,才走了草包吕布,又来了暴徒李傕。军人出身的李司令,平时只懂和几个姨太太互动调情,大字都不识一个,面前庞大的国家机器,如何打理终究一筹莫展。更加要命的是,李傕喜欢大搞运动乱扣帽子,但凡有些文化的官员,只要不听话,全以蛊惑朝廷为由被打入死牢。同样持有兵符的郭汜、樊稠,见李傕大有一手遮天之势,终于开始不买账唱反调,于是,中央朝廷出现了李傕、郭汜、樊稠“三权分立”离奇现象,至于幼齿少年汉献帝,早已被三人晾到一旁凉快。

久违了安宁的京城,游走在李傕、郭汜、樊稠三人怒目相向的刀尖上,大有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势。为了对抗政敌,李傕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请外援出场。所谓的外援,就是关外大漠的胡羌蛮兵。胡羌之辈,属于茹毛饮血的游牧民族,向来不讲规矩,入关伊始,一路只知烧杀抢掠,即便京城之地,也是腥风血雨,朝野顷刻之间大乱不堪。

眼睁睁地瞧着胡羌蛮兵在帝都兴风作浪,引狼入室的李傕同志处境甚是难堪。更不堪的是,李傕当初为支付昂贵的外援出场费,竟开出空头支票,承诺事成之后,宫中大小女人,一并交由处置。如此荒唐的承诺,汉献帝自然勃然大怒,可胡羌之徒从来不讲道理,夜夜来宫门起哄索要女人。皇宫重地,本就禁止喧哗,倘若不慎言语交恶,胡人提刀进殿,那可如何是好。正当汉献帝愁眉不展之际,恰逢贾诩进宫汇报工作,见此尴尬情景。略思片刻,贾诩同志言道:“陛下勿扰,下官自有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