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历史

“焚书坑儒”坑了谁?李斯的私心,导致秦始皇背了2000年的黑锅!

2019-10-31 14:30 weila

李斯进一步向秦始皇劝谏说:我冒死上奏陛下,过去天下大乱,各执一词, 才有诸侯并起,都借着古代说事儿,花言巧语没有一句是有用的,大家都尊崇乱七八糟的学术,而不是国家的制度。如今陛下一统天下,也应该统一思想, 以法治国,让老百姓致力农业,知识分子要学习法律,这才是正道。

为了进一步打击淳于越之类的儒生,李斯提出了“禁私学”的建议。他说: “学古”的根源是在于私学的存在,“私学而相与非法教,人闻令下,则各以其学议之”。

司马迁在《史记·秦始皇本纪》中对“焚书”的记载是:“臣请史官非《秦记》皆烧之。非博士官所职,天下敢有藏《诗》《书》百家语者,悉诣守卫杂烧之。有敢偶语《诗》《书》,弃市。以古非今者,族。吏见知不举者,与同罪。令下三十日不烧,黥为城旦。所不去者,医药、卜筮、种树之书。若欲有学法令,以吏为师。”

李斯建议秦始皇烧掉《秦记》以外的史书,而且要以严厉的措施去执行。其具体实施方法是:

一、凡《秦纪》以外的历史书和非博士官所掌握的诗书、百家著作,一律被送到官府焚毁,只有医药、卜筮和农业用书除外。自命令下达之日起,逾三十日而未将应烧之书烧毁者,施以黥刑,并罚作四年筑城苦役。二、敢于谈论诗书者处死,以古非今者则灭族。官吏知而不检举者同罪。三、有想学习律法的,可以拜执法的官员为老师。

秦始皇批准了这个建议,下达“挟书律”,即“敢有挟书者族”,即对收藏违禁书籍的人处以灭族的酷刑。

司马迁在距秦灭亡半个多世纪以后记载的这段史实,很可能与真实历史有很大出入。因为在《史记》的不同篇章中,对“焚书”事件也都前后矛盾。

在《史记·李斯传》中司马迁转引李斯的话说:“臣请诸有文学、诗、书、百家语者,蠲除去之,令到三十日弗去,黥为城旦。所不去者,医药、卜、筮、种树之书,若有欲学者,以吏为师。”李斯在这里用的是“去”字,而不是“烧”。这段话后面一句是:“始皇可其议,收去诗、书、百家之语以愚百姓。”

秦始皇批准李斯的奏请,下令收缴、废除了诗、书和诸子百家的论著。或许是秦始皇下令收缴民间图书之后,事情发生了不可逆转的后果,导致大量民间藏书被毁于一旦。

《史记·萧相国世家》中有一段关于秦始皇焚书的记载:“何(萧何)独先入收秦丞相、御史律令、图书藏之……汉王所以具知天下阨塞、户口多少、强弱之处、民所疾苦者,以何具得秦图书也。”意思是说,当初刘邦军队攻下咸阳城后,萧何先行没收了秦朝丞相、御史所藏的律令、图书。后来,刘邦得天下后,从这些图书中获得了天下要塞、户口多少、强弱之处、民所疾苦等资料。

这就是历史上的“焚书”事件。

第二年,李斯又建议秦始皇坑杀了400 多名他所讨厌的儒生。

徐福入海求仙,获得了国家的巨大支持和丰厚的财物。因而,引发了其他方士的跃跃欲试。公元前215 年,方士卢生、侯生自称能找到仙草,炼出长生不老药,请缨为秦始皇炼丹制药。

秦始皇大加封赏,赐予巨额的财富。然而,药迟迟制不出来。卢生、侯生反而怨怼秦始皇刚愎自用、独断专行,严刑酷法、专任狱吏等,而且诋毁秦始皇的出身来历,并最终携款潜逃。这导致了“坑儒”的历史悲剧。

秦始皇闻之勃然大怒,以妖言惑众的罪名,下令进行追查。其矛头主要指向江湖术士,但也波及了一些儒生。在刑讯逼供下,一些方士儒生互相检举揭发,有460 多人被牵连其中。按照秦律,说谎不能兑现,或者虚言邀功无效验者,将被处以死刑。秦始皇亲自圈定“犯禁者”,将这460 余人活埋于咸阳。这就是发生于公元前212 年的“坑儒”事件。

准确地说,这应该不是坑儒,不是全国性的长时段的对读书人进行杀戮, 而是“坑方”。秦始皇“焚书”,烧的是民间收藏的部分书籍和秦国以外的史书,而且官方还把所有书都保留了副本,否则的话,我们就不能再见到先秦的诸子百家著作了。因此,这两个历史事件起初被称为“焚诗书,坑术士”,西汉之后才被称为“焚书坑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