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美女

7天缠绵 我铁了心做他的婚外情人

2017-01-31 16:41 weila

导读:初秋的夜已有些凉意,可沈美欣却穿着单薄的麻质衬衣,宽大的直筒裤,愈发让她显得弱不禁风。精致的妆容掩不住她眉目间的焦虑,3个月前,她意外怀孕了,可那个她心甘情愿付出青春和爱情的男人,却仿佛消失了。第一次,她开始反省自己的任性和天真……

 

  不快乐的白雪公主

从小,我就是人们眼中的白雪公主:优越的家世,漂亮的容貌,能歌善舞……

可只有我自己知道,我是个不快乐的白雪公主,生活在一个死气沉沉的“城堡”。从懂事起,我就听到爸爸妈妈的争吵,那是种低调的争吵,更加可怕。爸爸在机关工作,拥有不小的权力;而妈妈开了一家公司,是个出色的女强人。但两个优秀的人组合在一起,偏偏不幸福,常常为一点小事生气,他们都是爱面子的人,总是关了门窗,压低嗓子争论,谁也不肯退让半步,最后只有靠拳头论输赢。外表斯文的爸爸下手一点都不轻,倔强的妈妈根本不求饶,一声不吭,拼命用长指甲掐爸爸。

每当家庭大战爆发,年幼的我总是吓得抱着洋娃娃,躲在角落里偷偷流泪。长大点后,我隐隐约约知道,妈妈在外面有别的男人。但在外人面前他们总是摆出一副恩爱夫妻的模样。

12岁那年,爸爸再次升迁了,他和妈妈的婚姻也走到了尽头,我被判给了妈妈。这样也好,那种压抑的生活我过怕了。很快,爸爸妈妈各自组建了新的家庭,我发现,我依旧是孤独的一个人,没有人注意我。妈妈的生意很忙,根本无暇顾及我,继父对我很客气,客气到了冷漠的地步。

我一直都是大人眼中的乖孩子,学习刻苦,成绩优异,不用人操心。其实,没有人知道,在我如花的笑靥下掩藏着一颗不快乐的心。高中毕业后,我顺利地考上了武汉的一所知名大学,终于离开了那个死气沉沉的家,不用再面对继父虚伪的笑脸。

也许是父母的婚姻给了我太多的阴影,正值花季的我不相信爱情,更讨厌男生的殷勤,我觉得他们都是虚情假意,不过是贪恋我的美丽罢了。大学四年,我没谈过恋爱,也不太合群,没有什么朋友。我听说男生们在背后说我是冷美人,女生们嘲笑我是假清高,可有谁知道我内心的苦呢?不是我不想爱,而是我爱不起来。

  浪漫海边七夜

毕业后,凭借优异的成绩和出色的外表,我如愿签到一家外资企业。工作一年后,2002年,不少人都热心地帮我介绍朋友。人活在现实的世界里,不谈恋爱会被视为异类,我接受了单位里一个男孩彬的追求。他比我大3岁,毕业于成都一所名牌大学,硕士学位,为人忠厚踏实,对我也很好,所有人都说我们很般配。

我和彬交往了近三年,从没有红过脸,他很温柔,对我也是千依百顺,可我觉得和他在一起只是一种交待,是到了该谈婚论嫁年龄的一种无奈的选择。内心深处,我从没有对他产生过爱的激情,更没体验到那种相思欲狂的滋味。和他在一起,我甚至可以预想到今后几十年的生活:结婚生子,平平淡淡地过完一辈子。理智告诉我,婚姻就是找个合适的人好好过日子,可骨子里,我还是渴望浪漫和刺激。

有时候,我觉得自己是个矛盾综合体。我努力学习工作,循着正常的轨道规划自己的人生。可潜意识里,我知道自己不是个好女人,每次下班后,我唯一的消遣就是上网。我喜欢在网上扮演各种不同的人,并频繁约见中意的大发一分彩。不过,我一直把握着底线,绝不玩过火,不和陌生人玩一夜情。

直到2005年夏天我在网上认识了柏,他是海归,在大连工作。第一次视频,看见他的第一眼,我就有种怦然心动的感觉。他有着清瘦的脸,细长的眼睛,皮肤白晰,看着很干净。柏虽然是学理工的,可很浪漫,我们聊得很投机。渐渐地,我感觉自己爱上了他。虽然彼此没挑明,但我也能感觉到他喜欢我。那年9月的一天晚上,柏突然在网上给我发过来一段话:“华罗庚数学归纳法的爱情注释:

1.证明公式在N=1时成立

2.假设公式在N=K时成立

3.如果证明在N=K+1也成立,那么此公式对任何自然数都成立

现在是归纳法对爱情婚姻注释:

1.爱情在第一天时美满

2.假设爱情在第N天时依然美满

3.我们只要做好第N天的后面一天也美满的准备,那么爱情就终身美满。那就爱多一天,永远爱多一天,就那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