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美女

沉迷婚外情 让我错失了好丈夫

2016-12-08 16:42 weila

见到消瘦憔悴的方子健我没有任何表示,冷冷地像是对待一个陌生人。方子健表示他今晚可以住在家里,明天一早就得回到监狱,所以想和我好好谈谈。我的眼皮都不抬,声音冰冷:“你回来就回来,有什么好谈的?!”

女儿和父母都在眼前,我冷傲的神情和冷酷的话语深深刺伤了方子健的心,他扭头走出家 门。我追到楼下,在身后狂喊:“方子健,你给我站住,你难不成还想让我为你守活寡不成?我可是个正常的女人!”

他转身站定,咬着牙一字一句地说:“你是个 正常女人我理解你,如果那个男人能给你一个完整幸福的家庭我无话可说,还会祝福你们。可是,他有家庭有妻儿,他没有能力给你太多。我不敢要求你等我,只是我现在回来了,只要你愿意回头,我还会像以前一样爱你!”

我的嘴角浮起一丝冷笑:“你认为我们还会回到从前吗?我会让他给我一个完整的家,我爱他,我要和他结婚!”

半个月后,方子健正式出狱。一个人回到曾经的家里,给女儿做了一桌最喜欢吃的饭菜,留下一纸离婚协议书,把两处房子和所有积蓄都留下,自己带着借来的两千元钱在女儿撕心裂肺的哭声里走出了家门,到深圳去投靠朋友。

2003年7月,女儿小悦意外骨折住院,方子健接到电话赶往医院看望女儿。那些天为了补偿女儿多年缺失的父爱,他衣不解带地照顾。小悦也打开心门向爸爸哭诉了压抑在心底已久的心事。

小悦说,自从爸爸被判入狱后,妈妈在陈武的帮助下承包了一个歌舞厅,每天深夜才回家。

同学们都嘲笑她的爸爸是罪犯,妈妈是舞女,她在同学面前抬 不起头,整天胡思乱想,学习成绩很不好。方子健知道我的那个情人仍旧没有离婚,决定为了女儿,即便只是给她一个形式上的完整家庭也愿意再和我复合。

当方子健向我说出他的想法时,又遭到我一通冷嘲热讽:“你不要想用女儿的名义回到家里来,离婚协议我早签好字了,既然你回来了,我们还是把手续 办了好。”

方子健见我毫无悔意,苦口婆心地说:“阿莹,这些年,我欠女儿太多了,我只想让小悦享受到家庭幸福,和你做有名无实的夫妻也没什么。可是,你不 要再执迷不悟了,那个男人是不会离婚娶你的。”

我恼羞成怒:“就因为你还没和我办离婚,我离了他马上就会离婚。明天我们就去办手续,你是个男人说话就别反悔!”方子健不再强求,转身离开了。第二天,我们正式办了离婚手续,结束了夫妻关系。

我重获自由身后,加快了催促情人成婚的步伐。陈武一次次地应付,一次次难以自圆其说。最后逼急了,彻底和我摊牌:他不可能为我离婚。

他争取过,也争吵过,可是他的妻子手里掌握着杀手锏,威胁他若是坚持离婚的话,就要和他拼个鱼死网破,让他身败名裂。

在无尽的追悔和思虑之后,我拨通了方子健的电话,婉转地说出了近况和想复婚的愿望。方子健的声音淡淡地从电话另一端传来:“我理解你的心情,但 是我拒绝接受。

你还是找个真心待你的人好好过日子吧。”我顾不得当年高傲的自尊,不停游说方子健的亲友从中说和。

有消息传来,方子健不想回头,而且他已经 有一个准备结婚的女朋友。我的心里窝火得厉害,想复婚遭到拒绝让我又羞又恼,恨得牙痒痒。阻止不了前夫再婚,也不能让他痛快地开始新生活,我恨恨地想。

方子健追要他的身份证时,我在电话里一遍又一遍地抽泣,恳求他看在女儿的面子上放弃再婚,见他不为所动,索性耍赖就是不给。

我知道,方子健准备 拿身份证登记结婚,决不能让他如愿。离婚后,方子健的户口一直没迁走,户口本上户主的名字还是他的,身份证之所以在我手上,是上次方子健丢了身份证托我补 办的。可恨的是,他的婚礼还是如期举行。

三个月后,亲戚介绍了一个台商给我认识,对方的身家和事业都令我满意,很快就确定了关系。方子健的身份证扣在手上反而没有了意义,寄走了身份证,也让他了解到我现任台商男友的身份,我要在方子健眼中找回失落的高傲和尊严。

命运又一次戏弄了我,台商的儿女坚决不同意父亲再婚,对方最终离我而去,也收回了送给我的超大超豪华的彩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