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美女

口述:多年前我发现了母亲的私情

2019-03-31 16:43 weila

采访内容:周兰,51岁。35年前,周兰偶然发现了母亲的私情,从那以后,母女之间的关系疏离而漠然。周兰试图走近母亲,但多年前的隔膜成了她们母女之间的一堵墙。

安冬手记:

这是两年前完成的一次采访。而我之所以没有发表,是因为我在听完周兰的叙述后跟她说:我建议你再争取一下你的母亲,毕竟她已经老了,你也不年轻了,文章发表后,不利于你们的关系。她同意了。

这个采访被我按了下来。

之后,我和周兰没有任何联系。

前两天接到一个陌生电话,是周兰,她无论如何要见我一面。

基本上延续了两年前的那次采访,不过是加上了这两年的状况。

对于母亲,有一句话说得特别让人心动:上帝不能亲自到每一家去,所以安排了母亲这个角色。我觉得这话还可以这么说:上帝不能让母亲太寂寞,所以安排了儿女在身边。

原本最融合的母亲与儿女之间,发生这样那样的隔阂和矛盾总是让人不太舒服。只是,像周兰和她的母亲那样,早几十年前埋下的隔阂,生活几经变化后依然无法消解,这也只能让人徒留一声叹息了。

去年12月,快到元旦的时候,我最后一次见我母亲。

那天,晚饭的时候,我提着一些水果和糕点去家里。当时家里有我爸、我妈、我妹,还有一个不认识的男人。他们一起吃饭。当时我爸招呼了我一声,让我一起吃饭,其他人都不吭声。

我说我吃过了,然后放下东西在床边坐了一会儿。只有我爸跟我聊几句,问问我身体怎么样,元旦打算怎么过之类的家常话。没一会儿工夫我就走了,坐不住啊,我觉得自己就像贸然闯进来的陌生人,人家并不欢迎我。

临出门前,我母亲终于开了一句口:以后来前先打个电话,也许家里不方便。

我几乎是一路哭回了家。我还没有吃饭,但不饿,就是心里堵得慌。我想,如果几十年前,我没有发现母亲的私情,我们之间会不会像现在这么冷漠?

两年前,我跟你说了我的故事后你劝我再争取一下,我也确实做了很大的让步,经常主动去看她,说些好听的话让她开心,她也好像慢慢接受我了。

至少有半年时间,我和母亲之间还是比较正常的,一周去两三次,赶上饭口就吃饭,然后聊会儿天,再回家。

那一段时间对我来说还是很珍贵的,不管怎么说,从16岁以后我就跟母亲特别疏远,母爱的味道我早已经忘记了,所以她只要对我好一点儿,给我个笑脸,让我跟她说说笑笑吃一顿饭,我就很满足了。

但就这种状态也没有维持一年。起因是我妹妹。

我的这个妹妹,怎么说她呢?她比我小13岁,也快40岁的人了,一点儿不像这个年龄的人那么稳当。她不到20岁结婚,22岁离婚,从那以后没再结婚,可男人没少往家带。

我最看不惯的是,她对男人在年龄、身份上没什么要求,只要有钱就行。我们娘家的电视、冰箱之类的很多电器,都是那些男人给买的。

我母亲对这一点似乎很骄傲,她经常指着一件新东西说:你看,又是你妹妹给家里弄的。

我劝过我妹妹,我希望她能踏实下来,我说有没有钱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找个对自己好的男人让自己安定下来。

我妹妹对我的说法不以为然,开始她还跟我辩解两句,说什么有钱才是硬道理之类的话,后来干脆不理我也不愿意见到我了。

我非常难过,忽然有种众叛亲离的感觉。我16岁时,我妹妹3岁,那阵儿我倒好像是妈妈一样,天天抱着她出去玩儿,妹妹看到我比见到我们的母亲还要亲。

但是那件事发生以后,我去奶奶家住了,后来我结婚、生子、离婚,身体越来越不好,而身边的这些所谓的亲人也离我越来越远,远得让我绝望。

自从16岁那年我发现了母亲的私情,这种疏离可能就注定了。

先说说我父母的关系吧。他们两个人都是一个厂子的职工,我母亲是人家的养女,从小不怎么受待见,后来工作、结婚靠的都是自己,而我父亲是个老实巴交的人,属于被人家欺负了也不吭声的那种人。

自我懂事开始,我就觉得在这个家里,我母亲是强势的,家里家外有什么事儿都是她出面。她对我,在我16岁之前,说不上好或者不好,那个年代的人,对孩子就那么回事。家务事我帮着干,有了妹妹后我帮着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