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美女

口述:妻子冷淡 我和有夫之妇爱情有了交集

2017-07-03 16:43 weila

有故事的人:林聪 男 28岁 个体户

“爱我的人我不爱,我爱的人不爱我”,爱情悲剧大概就由此展开,婚姻中的种种不幸也就有了根源。但是,就有这么一个人,遵从父母之命,亲手打破了对婚姻最初的美好憧憬,与一个自己不爱也不爱自己的人在一个屋檐下度过了9年的光阴;而在离婚后,面对自己深爱并且也很爱自己的红颜知己,他却选择了远走他乡。

初见林聪,爽朗的东北人,脸上与其说保持着礼貌性的笑容,不如说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常规表情,直觉告诉我,这是一个外向但不乏细腻的男人。他很年轻,以至于没有人会把他和一个7岁男孩儿的父亲联系在一起。

林聪终于结婚了,和一个自己不爱的人。但林聪真的想拥有一个温暖的家。

结婚的那一天,我努力让自己心无杂念,但还是忍不住想起另一个女孩儿,想她是否会有“新郎结婚了,新娘不是我”的悲伤与无奈。

那女孩儿和我的缘很深,六年同学,五年同桌,缘不浅,但终于无分。和父母僵持了很久,最终我还是遵从了他们的意愿,和他们为我挑选的人结了婚。妻子的红盖头提醒我,从今以后,那个我深爱的女孩儿已经与我的生命无关,而眼前,我的妻子,才是要陪伴我一生的人。

于是我打量妻子,想起了结婚前我对她说的话。“从记事起,我爸妈就一直在吵架。这么多年,我看惯了,也看腻了,所以结婚后我不想和你吵架;如果我会动手打你的话,那只有一次,第二次,就是我们离婚的时候。你要是同意,我们就结婚。”既然自己没有爱,既然没有爱还要相守相伴,我就要把最难听的话说在前面。

我至今也不知道她当时的心境,但是她同意了。也许那些话让她有些难堪,甚至有些残忍,如果她爱我的话。不过,她也许至今也不知道,从她点头的那一刻起,我就决定一辈子对她好了。

现实总会无情地击碎一些不切实际的梦,但当时我还没有想得这么严重。本来我想,我是独生子,娶个媳妇就是给父母娶个闺女回家。但没想到,婚后她和我的父母相处得并不愉快,甚至连“爸、妈”都没叫过。

我也没有想到,婚后不久她就挨了我的巴掌。那时我岳父刚去世,她三天两头回去陪母亲,家里的事儿都落在我一个人身上。有一次她回娘家后,赶上家里养的几十头猪都病倒了,这可是家里的全部财产了,我慌了,叫她回来,但她却没回来。我一个人,既要照顾这些猪,还要到几十里外的市里请大夫。我折腾了一天一夜后,她才回来。我当时又累又烦,气头上打了她。我能理解她关心母亲的心情,但是,只有我们的小家稳定了,才能顾得上大家,不是吗?况且,对我的父母,她从来没有半点放在心上。但打完后,我还是有些后悔。

结婚两年后,我们的儿子出生了。本不想这么早要孩子,怎奈爷爷逼得紧,老爷子说,在他有生之年一定要看到林家的第四代人。如愿以偿,爷爷看到了他的重孙子,不过却始终没有看到家庭的和睦,四世同堂的其乐融融。

父母抱了孙子高兴得仿佛拥有了整个世界,我却无法像他们一样忽视妻子在过去两年里的冷漠。我已经动手打过她一次,我生怕,她对我父母的态度会让我第二次抬起手。

都说距离产生美,于是我开始琢磨拉开距离的问题。同村的一个表叔在天津做批发酒的生意,恰好这个时候需要一个人帮忙。我打点好行囊,告别父母,忍痛放下不满周岁的儿子,就和妻子踏上了进津的旅程。

异乡创业的艰辛并没有让两个人建立起相濡以沫的感情,相反,距离只产生了距离。

我和表叔的经营理念完全不同,所以只帮了他一段时间,我就离开了。不久,我用从家里带来的两万元钱,自己做起了批发酒的生意,逐渐有了自己的批发点和零售店面。

生意越做越大,但我总觉得生命中有一些东西比赚钱更重要,包括情感、家庭。我对妻子很好,别人有的,我一定让她也拥有。我给她买漂亮的衣服,买一切她所喜欢的东西。而且我觉得,光有这些是远远不够的,她更需要的是我的陪伴,我的情感投入。那时候我们的店离市区不是很近,但是每天晚上,我都带她去市区玩儿,不是因为城市的高楼大厦和夜晚璀璨如星的灯光,而是灯光下我的手牵着她的手,她的心贴着我的心。这种温暖的感觉,才像是一对夫妻所拥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