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美女

是惩罚吗 我艳遇了妻子竟在家也出轨

2018-12-30 16:43 weila

见面少了 吵架多了

人家都说男人四十一朵花,确实四十岁的男人没有年轻人的莽撞,也没有老年人的沧桑,事业、家庭、孩子,该有的都有了,看上去风光无限。

可是四十岁也是个压力最大的年龄,在职场上没有想像中的春风如意,往前或许是一片坦途,但必须时时刻刻都要担心后面的追兵,毕竟长江后浪推前浪。

我对现在这份工作非常珍惜,在这个行业做了十年,终于混到业务经理的位置,薪水也颇丰厚,惟一的缺点就是要经常出差。

一年365天,我有300天在城市之间飞来飞去,连女儿都叫我“空中飞爸”,妻子惠惠常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则是:“找个长期出差的老公等于单身”。

对妻子、对孩子,我感到十分愧疚,对她们的关心不够,但我也很无奈,上有老下有小,要重新找份更好的工作谈何容易?所以只要一有空,我就带她们去公园玩。

可纵然是这样,我和惠惠还是争吵不断,也不知怎么回事,两人见面的时间少了,吵架的时间却多了。

我们是同学,当初也是相爱才结婚的,那时她是一个通情达理、温柔贤惠的人。现在她一个人守着房子,带着孩子,要面临很多问题。

她的父母早逝,我的父母身体不好,住得又远,帮不了她。我常劝她请个帮佣,可她总说现在人心险恶,怕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她什么事情都自己做,确实很辛苦,我经常都会给她带些礼物回来,可她的脾气却一天比一天暴躁。现在我们常为了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争吵,有时我真得很害怕回家,怕面对她的唠叨。

刚进家门 又逃出门

今年三月我刚踏进家门,惠惠就对我发脾气:“你回来干嘛?不如呆在外面不要回来!”我莫名奇妙,只见地上都是水,家里一片狼藉。

原来家里的水龙头坏了,惠惠自己拿了把钳子去修,也许是方法不对,水一下子喷了出来,等到物业的人来时,家具已经进水了。

惠惠气急败坏地看着一切,正好我回到家里,她对着我大哭大吼:“你再也不许出差了,这样下去,家已经不成家了。”

我也知道她是心里难过,一边由着她发脾气,一边打扫房间。晚上我带她和女儿去餐厅好好吃了一顿,惠惠的气总算消了一些。

可偏偏这个时候,公司打了电话让我第二天去青岛开会。惠惠一下子发火了:“你要是再去就别回来了。”

第二天,我还是拎着行李出了家门,飞机起飞的那一刻,我有种解脱。我坐在靠窗的位置,天空特别蓝,朵朵白云在风中悠悠地飘着,千变万化,云那么近,伸手可触。

四天忙碌的会议之后,主办方特意安排了三天的旅游。我本想提前回家,但在电话里感到惠惠的怒气还没消,如果现在回去又免不了一番吵闹。

这么多年从一个城市飞到另一个城市,总是来去匆匆,从没有时间好好欣赏风景,不如这次好好领略一下青岛的美景吧,也可以放松一下这段时间紧绷的心情。

晚上我站在旅馆的窗前静静地欣赏着,青岛的夜宁静美丽,不同于上海的繁华热闹。

英雄救美 不胜酒力

第二天一早,天公不作美,竟然下起了霏霏细雨,大家不免有些扫兴。这时,就听到有个女孩爽朗的声音:“人家都说贵人出门雨水多,看来指的就是在座各位了。”

大伙笑了,她也笑了,然后说:“我就是负责你们这次青岛之行的导游小青。”有了精彩的开场白之后,她开始滔滔不绝地介绍青岛的各个景点,她的声音宏亮,说话字正腔圆。

旅游很容易使人熟识起来,不到半天工夫,我们已和小青开起玩笑来:“小青你有没有男朋友啊,要不要我们给你介绍一个啊。”

小青俏皮地说:“好啊,听说上海的男人都是极品,是男人中的男人,我倒真是想碰碰运气呢!”车内一片笑声,寂寞的旅程变得轻松愉快起来。

我开始注意起她来,小青眼睛清澈明亮,晒得黝黑发亮的皮肤,圆圆的脸上老是挂着甜美的笑,自然美丽。

尤其是她办事井井有条,干净利落,整个行程安排也很合理,她从不像其他导游那样,带我们去一些商场消费,却总是提醒我们不要轻易买东西,容易上当。

一天的旅游丰富惬意,晚餐时大伙都举杯畅饮,小青在一旁的小桌子上吃着导游的三菜一汤。不知谁说了句:“今天小青辛苦了,我们敬她一杯如何?”大家就开始起哄:“好啊,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