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美女

口述:我骂走情妇丈夫还不回头

2018-12-18 16:44 weila

 

倾诉人:吴素 倾诉地点:公园露天茶座

□那文/文

主人公心事档案

我和前夫开始冷战后,那一场痛苦又看似无奈的婚姻,让我多少年如同生活在炼狱中,一直不能理智地走出围城,在婚姻已经走到十字路口时,仍久久地犹豫徘徊,心怀幻想,最终给双方都造成莫大的伤害和痛苦。

冷战不知何时开始

我和前夫刘志伟也曾有过一段比较愉快的时光:1998年初,我和同在一个单位的他确立恋爱关系,1990年结婚,1991年,我们的儿子来到这个世界。

后来,我们这个单位开始岌岌可危,大部分职工闲置在家,我俩拿着少得可怜的工资应付日渐上涨的物价,往日令人羡慕的双职工家庭陷入困境。不知从 什么时候开始,丈夫脾气变得暴躁起来,他常常无端地摔东西,骂粗话。相对而言,我更能隐忍,但冷战还是不知不觉开始笼罩这个家庭。为了生计,丈夫和几个人 合伙搞了一个货运站,他投入最多,但经营惨淡,以后几个人都退了出去,丈夫从此一个人硬撑着。

那段时间丈夫心情很糟糕,儿子在家一吵闹,他便将儿子的嫩屁股打得噼啪直响。我心疼儿子,丈夫冷漠地盯着我说:“没有我来支撑这个家,你们去哪里快乐?”

我发誓要用自己的努力改变一下这个家的现状。我开始在街头巷尾帮人做一些零工以补贴家用,但没想到丈夫根本就不屑我的这些举措。我不知道自己有什么地方没有服侍好他,开始痛苦不堪。1995年秋,丈夫终于向我提出离婚。

守望名存实亡的家

那晚丈夫突然提出离婚时,我简直有些呆若木鸡。当我确信他没有开玩笑时,我脑子嗡地一下炸开了,我泪眼汪汪地哭着:“这怎么可能?即使你不爱我了,那儿子呢?他怎么办?”

丈夫痛心疾首地说:“吴素,正因为儿子现在还不算大,所以我们才必须早下决断,等到他以后真的大了,我们再离婚彼此伤害会更大!这些年来我才发现我们性格志趣真的是格格不入,那时我们什么都不懂,都错了啊!”

我听得有些不寒而栗,一个劲摇着头说:“要打要骂都可以,我什么都可以忍受,就是不能忍受你离开我!要想离婚,除非我死了!”丈夫见我这样,只得默默地站起身,收拾衣物,然后自顾向房门走去。我不敢去拦他,因为他的冷漠早已让我害怕,我希望自己能用泪水留住他,但我看到他神情木然地回头望了一下这个卧室,迟疑了好一会儿还是重重地关门走了。

痛苦了好久,我又升起一丝希望,丈夫回头那一望表明他对我们还是有些眷恋的!回想自从我们冷战以来发生的一件件事,丈夫的冷漠是一天天堆积的,其间我也多次尝试用女人特有的柔情去感化丈夫,但都无济于事。

幻想变心丈夫回归

1998年夏天,丈夫由于业务需要准备招请女工,我毛遂自荐。想不到丈夫一下子就搪塞了。我久久无言,只好继续过相夫教子的生活。尽管丈夫已经不爱我了,但我还有儿子,儿子给了我精神上莫大的寄托。

但有一天我终于发现丈夫和公司做会计的阿芝打得火热。阿芝专业学校毕业,长得并不怎么好,但她社交能力确实很强,替丈夫拉来不少生意。那天晚上,我一直跟踪他们,直到他们进了一家情侣咖啡厅。

我为丈夫心有别恋醋意阵阵,我真是不甘心啊!愤恨不平中等回丈夫,丈夫却镇定地说:“我们在一起确实有很多共同点,不像我和你整天只有冷漠相 对!”我痛苦地说:“只要你不麻木地对我,我又怎么可能整天没有好面孔?”丈夫的脸像苦瓜一样:“我就是做不到对你有好脸色啊!你杀了我也没用!你不觉得 这样是在勉强我也是在勉强你自己吗?”

终于,我鼓起勇气在丈夫出差那天晚上找到阿芝,希望她能离开丈夫另谋出路。阿芝如实说她并没有和丈夫做过什么出轨的事,只是由于工作关系才走得那么近。我痛苦地求她,阿芝最后说“你们这种情况即使没有我他也不一定回头”。我大脑一片空白。

丈夫后来知道我约了阿芝,他愤恨不已地说:“天涯何处无芳草?我真不明白你为什么非要死守着我不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