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美女

口述:我怕重蹈妈妈做小三的覆辙

2017-11-28 16:45 weila

口述:Lynn,30岁,国企主管  记录:七月

我说,给我介绍个可以结婚的人吧!

有人说童年期的创伤经验会以潜伏的方式影响这个人的一生,我曾经对此不以为然,并发誓自己一定可以孤独而幸福地生活在仅属于我一个人的天堂里。那似乎是能够凭借我自己的努力来完成的事情。

在和澜恋爱之前,我只谈过一场恋爱。那是在大学时代,童是我的初恋。我尝试过与童共同奋斗,然而最终,我发现他永远都给不了我想要的物质生活。分手的时候,我被很多朋友暗地里唾弃过。迄今为止,我再没和同窗中的任何一个来往过。

之后的很多年,我像一只入冬后蛰伏起来的虫,埋头工作,没有娱乐。我从未有这样强烈而清醒的认识,唯有自己变得更强大,才可以选择做命运的主人。从最底层的行政,终于做到主管的位置。当我可以自信满满地穿着昂贵的套装的时候,我打电话给昔日的姐妹,她因为丈夫社交广泛的缘故,认识很多年长的有钱男人。我说,给我介绍个可以结婚的人吧!

对于完满,我有近乎神经质的苛求。

我的冬天持续了整整五年,直到遇见澜,才终于冰雪消融。有一次我挽着澜的手臂走在马路上,迎面而来一个女孩子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们。后来我无意中上大学班级的校友录,有人说在大街上看见我和一个中年男人亲密地走在一起。众人将此视为茶余饭后的谈资,更有人说,我是想靠婚姻改变命运。

没错,我确实这样计划并正付诸于实施中。我的家庭七零八落。所以,对于完满,我有近乎神经质的苛求。恋爱三个月,我问澜,我们结婚好不好?那个时候,他对我的父母一无所知。

我还在读小学的时候爸妈就闹着要离婚了,我妈有外遇,起初藏着掖着,后来爸妈关系恶化了,她也就破罐子破摔,整夜整夜地不回家。我爸抽烟喝酒睡大觉,班也不去上,家里没人烧饭,我只能跑到邻居家讨饭吃。我知道自己将和其他的小孩不一样。当我第一次放学回家看到有个不是爸爸的男人在弄堂口抱着我妈妈的时候,我就意识到,我们家再也不会有快乐了。

澜对我,永远有一种父亲对女儿的怜爱。

离婚后,我被判给了我妈。奶奶从小就不喜欢我,奶奶坚持不要我,于是爸爸也受到了影响。奶奶说,把小孩扔给我妈,让她带着个“拖油瓶”,即使再嫁日子也好过不到哪里去。这些是我偷听来的。跟妈妈走掉之后,我再也没见过我爸爸和我奶奶。直到我奶奶死掉我都不肯原谅她。

自中学开始,我住到了外婆家。妈妈一个星期来看我一次,她说等结婚了就带我回家。然而,这一等就是两年多,并且等到的是我妈妈搬来和我同住。那个男人不要她了。她像个怨妇,每天神神叨叨地诅咒。成年之后我慢慢了解了当时的真相。妈妈外遇的男人是她曾经的领导,有家室的。他一直许诺我妈说一定会离婚。我妈信了,她真的很爱他,觉得要等就干干脆脆地等,绝不拖泥带水。所以,自以为很有气节的妈妈,甚至在人家还没分居前,就跟我爸拜拜了。

我妈一厢情愿的做法带来的后果就是,直到我出嫁之前,我们都住在外婆家十平方米都不到的阁楼上。闸北的私房,最下只角的地方。澜第一次送我回家,我说在路口停下就好,我喜欢睡前散散步的。他不知道,我其实是不想让他看到我生活的环境有多糟糕。我那被抛弃的爸爸,一年后因拆迁住进了新房。那时的我常常想,倘若我妈没有离开我爸,或者,我妈离开了我爸,而我爸没有不要我,如今,我也应该生活在至少有抽水马桶的工房里吧?

婚后,我断断续续向澜讲述了这些经历。讲述的时候我的内心已经很平静了,但我仍然能感受到澜听后是多么讶异。他摸着我的头说,天哪,你那么小的年纪,怎么能承受得起这些呢?澜对我,永远有一种父亲对女儿的怜爱之情。那或许是因为,他已经是一个八岁男孩的父亲了吧!

我们三个一起出门,不知情的人都会以为这是其乐融融的一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