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美女

从小三变后妈 我惨遭儿子痛打

2018-07-05 16:46 weila

两情终相依

的确,我曾扮演过一个不甚光彩的角色,但往事并不如烟,它留下那么一大片阴影,让如今的我仍埋身其中,走不出去,看不到光明。

认识交辉是在2010年。当时的交辉有老婆、儿子,还有个女儿,他们的家庭让很多人艳羡。交辉经营着一家印刷厂,生意不错,挣钱不少;交辉的妻子是个小学老师,受人尊敬的职业;交辉的儿子已是一名初中生,女儿正读着小学。一家人看似其乐融融。但交辉告诉我,那是海市蜃楼般的假象,妻子早与他貌合神离,两人分居长达五年,两个孩子在妈妈的教唆下对交辉充满仇恨,他们的家中鲜有笑声,幸福背后是一片狼藉。

我开着一家小店,跟交辉有些业务来往,几次接触后,交辉向我表明心迹。那会儿我已经30岁了,因为种种原因始终没有邂逅爱情,对爱情的向往也越来越淡漠,有时甚至觉得自己会孤老一生。交辉的出现为我无望的生活射进一缕阳光,他的成熟与稳重,他的体贴与温柔都让我惊喜。就这样,我沉沦了,尽管明知他是有妇之夫。我和交辉享受着迟到的爱情,那段日子是人生的精华,我什么都不在乎,只要他在身边。

交辉似乎比我更为投入,也许备受冷暴力折磨的他更需温柔呵护,只要有空,他便守在我的家中,黏在我的身旁。相处半年后,交辉有了离婚的念头,说实话,我仍是心存忐忑,甚至还劝过他,希望他再等一等,三思而后行,我是在为自己考虑,毕竟交辉有两个孩子,即便离了婚,那也是他不可分割的骨肉血亲,我怕自己做不好后妈。但交辉坚持,他执意要和我在一起,即便放弃所有。

一个男人肯为一个女人做到如此,我无法不被感动。满怀着对爱的憧憬,我和交辉不计后果地同居了,也因此面对来自各方的压力。几乎所有认识我们的人都表示反对,我的父母先是苦口婆心,然后威逼利诱,交辉的父母更是一哭二闹三上吊。还有来自双方的朋友,他们逮住一切机会劝我们回头,回头就是岸,但是晚了,我们的船儿已经出发,大风大浪中,进退两难。

磨缠了整整一年,交辉终于完成跟妻子的离婚事宜,并为此付出沉重代价:房子、存款都归女方,孩子却全部留给男方。

 

后母不易做

我没有一句异议,当然也没有资格提出异议,我得为这个家庭的破碎承担起属于我的责任。

原以为交辉的“自由”会让我们的爱情获得解脱,可现实很快打破幻想,我所面对的也许是个解不开的残局:交辉的父母,还有那两个孩子,他们对我的仇恨已在心中扎了根。那是交辉离婚后的第三个月,快过年了,我想趁机拉近和交辉家人的关系,特意去商场挑了几件老年人的保健品,结完账出来,不巧竟在商场门口碰见了交辉的前妻。

那是我们第一次单独碰面,她带着两个孩子,可能也是为春节购置物品。担心冲突,我从路的另一侧默默绕过,但她显然不愿轻易放过我,从后面一把揪住我的头发,在我还没来得及反应时,“啪啪”两记响亮耳光扇到我的脸上。我想反抗,但交辉的儿子反剪住我的胳膊,使我无法动弹,那孩子只有十三岁,但身高已近170cm,俨然成年人的体格。

后来,在好心路人的帮助下我才得以脱身,但身上已是伤痕累累,头上、脸上、胳膊上均有不同程度的淤痕。那天我真被吓坏了,回到家后就开始发烧,不停地做噩梦,交辉一直守着我、安慰我,直到我第二天清晨醒来。我想去报警,但交辉苦苦哀求,他说那毕竟是他的前妻,他孩子的母亲,不想让彼此成为生死仇敌,让我看在他的份儿上放对方一马。我爱交辉,唯有妥协,只是心中更加忐忑:以后和两个孩子如何相处?

我和交辉默默领了结婚证,不被祝福的婚姻只能低调。因为没钱,我们只能暂时租房而居。交辉的儿子跟我们住在一起,女儿还小,放在爷爷奶奶家。为了照顾这一大一小两个男人,我成了一名家庭妇女,店里的事情交给合伙人,每天只待在家中买菜做饭、洗衣打扫、接送孩子、辅导作业……交辉似乎很满足,他在骨子里是个大男子主义者,希望随时回家都能看见老婆忙碌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