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美女

口述:我这样走上职业情妇不归路

2017-05-14 16:46 weila

我一直觉得我是家里多余的人,我上面已经有个姐姐了,父母本以为可以再添个儿子,母亲怀二胎时,做B超也认为是个男胎儿,所以当我“横空出世”时,对父母而言是多么大的打击。从那以后,我仿佛成了这个家里最不受欢迎的人。

更何况姐姐比我乖比我聪明,所以我经常被父母教训说:“你看看姐姐如何如何……”衣服也是穿她穿不了的或者破旧的,所以在我幼小的心灵里,就学会“应付”,做两面派的人,表面讨好,暗地里较劲,犹如鸭子游泳,暗中用力,谁也看不出来。

就这样在压抑缺爱的环境里,我渐渐长大,奇怪的是,青春期后,我就比姐姐漂亮,当她谈恋爱时,我就有一种莫名的搞破坏心理,而最有挑战性的破坏,莫过于去勾引她的男友,我可以做到天衣无缝,但是却乱了对方的阵脚。其实我目光清纯,身材却是惹火的那种,当时,我虽然不知这叫“性感”,甚至有莫名的反感,但是,我渐渐发现这是攻击的最好武器,我尝到复仇的快感,而且有种扬眉吐气的成就感。

长期住在我家的表哥是个爱交朋友的江湖侠士,所以很小的时候,我就见识过各路英雄。18岁那年,他来到我家习武,山东人,叫鲁毅。有点腼腆,黑黑的,高高的,平头。我有点心动。第二天早上,在门口那棵龙眼树下,正要合上英语课本准备背诵的那一刻,我们的目光相接,他汗津津地练功回来,我有点失态,转身进屋去了,我能感受到背后有一双眼睛在灼热地看我,我的步伐慌乱,心跳加快。

他追上来了,递给我英语书,原来书掉在地上也忘了捡。他说,英语很好听,很肉麻的话用英语说出口就不肉麻了,“真的吗?”我傻傻地问。鲁毅趁机说:“比如‘我爱你’说出口很难为情,但改成英语就顺口多了,‘I Love You’!”人不可貌相,原来他这么大胆。

抢过英语书,我佯装生气:“你很坏!”学了一句电影里的台词,更不自在了。但那种脸烧心慌的感觉很好,这时,哥哥出来了,叫我进屋吃早饭准备上学,因为高考在即。

我们很快就眉来眼去。随后高考失败了。

我喜欢看他武剑,喜欢看他做俯卧撑,而且为他数次数。表哥是我最亲的人,我觉得男人会是我的贵人,我喜欢男人的帮助,而且比较容易。表哥知道我的心事后,很生气,也许是嫉妒,还把鲁毅打了一顿,他没还手,他走的时候,送给我一条茉莉花项链,我的初恋就这样匆匆而过,我病了一场。

我想念山东那个叫“青岛”的城市。那个城市里有个男孩叫鲁毅。我现在还恨表哥哥。家人命令我复读一年,我死也不干,我厌倦上学。在这年冬天,我离开福州去了厦门,我本想在什么私立幼儿园里做一名老师,但没有人要我。最后我做了一名保姆。原因很简单,我喜欢做“凤头”,以我的学历,也许可以勉强做个三等白领,但是我受够了被人踩在下面的痛苦,我要做个最出色的保姆!

在保姆市场里,确实我成了公主,有鹤立鸡群之感。

我成了“买方市场”,百里挑一,挑中了一个35岁的企业主,他叫黄建政,离过婚,带一儿子,6岁。他的眉宇很像鲁毅,有点金城武的影子。东家小男孩皮皮很霸道,不乖,他父亲也常拿他没办法。上班第一天,我就碰了钉子,做好菜,叫他起床,可他仍赖在床上。几经催促,他才不情愿地爬起。怕他冷,拿衣服要他穿上,他却置之不理,叫他去刷牙,也恍若不闻。直到我板起面孔,他才悻悻地“凌空”拿起牙刷,假装做着刷牙的动作,让人看了又气又好笑。

我眉头一皱,计上心来。随他去了,不再说什么。没多久他大喊洗好了,要吃早餐。我问他想吃什么后,便学他刚才的举动,凌空取物“放”在他面前道:“这是汉堡包,这是炸鸡,这是巧克力牛奶……”然后问:“好吃吗?”他马上抗议:“这不算!”于是,我反问:“那你刚才那样刷牙,就算数吗?”他终于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赶忙去漱洗。想不到我这招“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还真凑效,从此,我过上太平日子,皮皮对我十分听话,黄老板对此又妒又高兴,那么不驯的儿子,居然也“栽在一个女孩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