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美女

口述:前夫来电话问我内衣尺码

2018-07-21 16:46 weila

是的,离婚是冲动了些,不如还在一起过吧。毕竟,他们曾经那么相爱,爱情曾经盛开如蘩花,如果成了一地缤纷落英,那只能是他们两人的责任……

舒其琳和陈青桐分开有三个月了。

这三个月,他们极少联系,分开就是分开了,还藕断丝连做什么?按理说真应该是这个理,可他们有藕断丝连的理由。

山顶上的那所房子,是他们一起贷款买的。那里风景好,山上有茂密的松林,还有一些法国人留下来的老房子,上世纪30年代那些欧陆风情的房子和现在新开发的小区相映成趣。他们一眼就看中了,一下子就贷了30万元,20年还清。舒其琳说:“到那时我就45岁了,人到中年,你还爱我吗?”陈青桐说:“当然,我喜欢老太婆的你,也许更有风情。杜拉斯70多岁还谈恋爱,你40多岁,正是风情万种的时候。”一句话就说到了舒其琳的心里。

两年之后,他们分开了,都搬离了那间叫作“雪屋”的房子,回到单位的单身宿舍里。

舒其琳的电话偶然响起,她去接,里面却没声音。她知道一定是陈青桐,可他为什么不说话。她问:“谁,谁?”心里空洞得很。单位里,单身的人极少,只有吴舒一个女的。吴舒根本不来宿舍住,她有

同居男友,而且不止一个。

有时,舒其琳去逛街,一个人走在繁华的大街上,看到有男子牵着女子的手,过马路时紧紧拉着,她心里就泛酸。那样的幸福牵扯,她也有过。陈青桐总会牵着她的小手,他的大手十分有力,在过马路时,会裹紧了她走过去。可现在,她要一个人孤孤单单地走。

也没有什么过不去的事,比如外遇。无论谁有了外遇,爱情总是会中断,但他们不是。舒其琳注意过陈青桐,没有任何迹象表明他有外遇,他办公室里是有一个刚毕业的女大学生,女大学生也表示过好感。

陈青桐开玩笑说:“如果我再年轻5岁,也许会考虑。可是现在,我不想老牛吃嫩草。”

舒其琳跑到他的怀里,揪着他刚生出来的胡子追问:“说,动没动过心?”

“动什么啊?”陈青桐说,“连胸都没有,一点不性感。”

他们两个人好的时候,什么都是好的,而坏起来,那什么都是坏的。

签字的那些天,他们故意给对方别扭。没什么财产可分,只是各自的一些日用品。陈青桐拿了舒其琳的夏奈尔口红,舒其琳说:“不要脸的,拿我的口红做什么?”陈青桐就回答:“给下一个太太用,省得买。”

舒其琳拿起陈青桐的雪茄烟,而且所有的全拿走。那是朋友从德国带回来给他的。陈青桐咆哮起来:“你是变态女人!你拿我的烟做什么?”“抽啊。”舒其琳说着就抽出一根来点燃,呛得眼泪流出来。雪茄烟不是这么个抽法的,可她愿意糟蹋陈青桐的东西。“抽不了,我就给情人抽。”她得意地说。

后来,舒其琳把自己给陈青桐买的所有衬衣全撕成布条,反正不过了。

后来,他们就签字了。

唯一没有分开的是丽景园那间雪屋。钱太多了,没法分。他们达成的协议是:先放着吧,一人出一半月供,谁先结婚,房子就给谁。

接到陈青桐的电话时,舒其琳正和一个男士约会。

这男士是吴舒介绍给她的,“海归”派,28岁,有良好家世。舒其琳当时不想去,说:“他这么好的条件,怎么会找二婚的?又不是卖不出去?”见了才知道,对方1.65米。她穿5厘米的高跟鞋,站起来时,看他好像是看孩子。

舒其琳硬着头皮坐着,电话就响了。

是陈青桐,他说自己正在逛商场,然后说:“你把我所有的内衣都剪了,我得再买。麻烦你告诉我,我穿多大的内衣?”

“你蠢啊,过了三年日子都不知道自己穿多少号的内衣?中号。以后少来问我。”舒其琳火气很大,好像还没

离婚似的。想了想,她发觉不对劲:离婚了,怎么还对别人这么说话!

“你前夫?”“海归”问。

舒其琳没好气地说:“什么前夫前夫的,我没前夫!”说完转身走了。她打电话给吴舒:“死妮子,把几等残废发给我啊!别说他是‘海归’,即使是外星人我也不要。”

吴舒一连说了几个“对不起”,然后说:“舒其琳,别把陈青桐当尺寸啊!那样的老公不好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