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美女

丈夫的情人说要把他还给我

2017-11-05 16:47 weila

●她大他两岁,起先被他认作“大姐”,继而成了他的女友。每周火车约会,两地恋有苦有甜。

●她知道他跳槽后与原先的女同事一起打拼生意,但没有太在意。直到领结婚证后,才发现事情变了味。

●他的前女同事先是不断向她“展示”他俩的恋情,然后又说要把他“还”给她。最奇怪的是他的态度……

久久坐下来就打开了话匣子,以至于我都没弄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在我的提醒下,久久慢慢调整了语速,重新梳理了前因后果。她拿出两张照片,一张是她和阿武的婚纱照,两个人的侧影很温馨。另一张上,一个女孩搂着阿武的脖子,笑得很开心。我猛一看以为也是他们的合影,久久却说,照片上不是她,而是另外一个女孩朵朵。这样两张照片放在一起,气氛立刻变了。

  两个地方,两个“大姐”

我和阿武是2000年通过网络相识的,我在上海他在外地。当时他在读书,而我已经工作了。因为我大他两岁,他就认我做了“大姐”。我的亲弟弟因意外而去世了,所以我对这个“弟弟”很珍惜。2002年,他毕业了,找工作不顺利,我这个大姐经常开导他要明确人生方向,不要一下子跳很高,可以慢慢来。最后他在A市找了工作安定下来。我们依然联系着,他会把遇到的新鲜事告诉我,我则给他很多鼓励。他还告诉我,他在那里也认了个“大姐”叫朵朵,朵朵比他大四岁,教了他很多东西,应酬时帮他挡酒,生活上也很照顾他。

2003年,我们的联系从网络发展到了电话和短信,每天有说不完的话。某天,他突然提出要我做他的女朋友。当时我一下子拒绝了他,在我看来,我比他大两岁,还不和他在同一个城市,谈感情太遥远了。但他说年龄和空间距离并不是问题,我们聊了那么多年,已经是最熟悉彼此的人了。

恰好国庆节到了,我买了火车票回家,途经A市,我想顺路见他一面。没想到见面的感觉出乎意料的好,呆了一天,我依依不舍地坐上了回家的火车。长假过后我回到上海,对阿武的思念越来越浓。而他也是如此,于是趁着周末,有时他过来,有时我过去,我们开始了艰苦而甜蜜的异地恋。

在一起的时间不多,所以我们珍惜每次见面的机会。他虽然小我两岁,却很细心。过马路时他护着我,逛街都是他一个人拎东西。我还清楚记得他第一次为我哭的情景,那是在他宿舍,他说他家一穷二白,什么都要靠他自己。我开玩笑说不要他了,不料他听后一声不响转过身,我发现他泪流满面。他说他不想离开我,以后一定不让我受累。我曾看到书上说,如果一个男人肯为你流泪,那么他一定值得你去爱。我当即对他说,我不会离开他。

有一次我去看他,他把我这个女朋友介绍给了同事和朋友,还特别为我介绍了朵朵。朵朵是个开朗的女孩,对于我提出的帮我照顾阿武的要求,她拍着胸脯答应下来。

异地恋的日子毕竟不好过,我几次劝说他到上海来找工作,他答应了,还过来面试了几家单位,但都没有最后敲定。有个老板对他很器重,可他对自己缺乏信心,说老板太高估他了,怕做不出业绩不好意思。本来他说2005年年初一定会来上海,可是到了2004年年底,他又说要和同事合伙出来创业,只要赚到了首付的钱就会到上海来买房子。我跟父母商量之后,决定给他一年时间尝试创业。

他辞了工作,从单位宿舍搬了出去,住在朵朵隔壁。他笑着说让我放心,我虽有些顾虑,但没有反对。

QQ上探秘的陌生人

我们一周见一次,每周等待着周末的火车。天渐渐冷了,从上海到A市的火车20:20出发22:30左右到达,从A市到上海的火车是18:30出发20:00到,他怕我太冷太累,让我不要过去,他每个周末过来。我再次被他的细心感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