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美女

实录:一个被圈养男人的辛酸情事

2018-04-21 16:48 weila

一阵狂风骤雨过后,蜜琪在阿诺身上心满意足地呢喃:“我爱你,不会放弃你。”

“这是我弟弟,暂住在我家里的”

经过这次,阿诺已经明白了自己不过是蜜琪的玩物,他的自尊受到了极度的打击。天一亮,当蜜琪还在梦中的时候,他便打算悄悄地离开这个豪华的囚笼。他什么也没带,蜜琪给他的所有东西都全部不要。

在车站北路路口的公交站牌下,他回头望了望那座让自己迷失的房子,不知道自己应该去往何方?突然一双手拉住了他,回头看看,蜜琪穿着睡衣和拖鞋跑了出来,很哀怨地说:“跟我回去好吗?”不知道为什么,阿诺还是回到了那座豪华的囚笼。

以后的日子里,蜜琪都对他很好。只是脾气上来的时候也依然会把阿诺骂得狗血淋头,之后又会向他道歉。反反复复,阿诺已经筋疲力尽。可是离开,他依然没有勇气。一天阿诺的弟弟打电话告诉他,父亲在家里整修厨房的围墙时被倒下的石头砸伤了,希望他快点寄钱回家治病。

人穷志短,这是真理。

阿诺没有办法只能开口向蜜琪要,虽然以前他从来没有开口向她要过钱。蜜琪阴笑一下:“要多少?你是真的要钱给你爸治病?我只能给你1000块。呵呵,原来所有的男人都一样。”阿诺看着她鄙视的眼神,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心里在流泪。自己怎么就成了这样的人了?他再次想要离开。蜜琪对他的爱只是她自己需要的、一种极端自私的爱罢了。

可是世事无常,在他还没有离开之前,她已经要让他离开。

12月初的一天晚上,寒冷的风肆意地刮着。晚上快1点了,蜜琪回家,让他开门。他睡眼朦胧地去开门,她的身后还跟着一个年轻的男子,蜜琪进门便指着阿诺说:“这是我弟弟阿诺,暂住在我家里的。”

阿诺看着她大摇大摆地挽着另外一个男子走进来,所有的尊严荡然无存。虽然心中很恼,但是他依然不动声色,他知道自己不过也是她的一个过客罢了,现在她已经找到了新欢,又有了一个新的“弟弟”,他只能离开了。

我问他:“对于那段日子你是不是觉得很耻辱?”阿诺低头:“是的,那已经成为了我心中最深的伤,如今都从来不对别人提起这段历史。现在每天上班虽然辛苦,但是我很充实并且很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