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美女

与第三者决斗的武器

2019-04-09 16:48 weila
 

    我们曾是两地分居十年之久。当初我不愿要孩子,但最后为了他,还是生了。如今儿子已经七岁;为了投奔爱情和心目中憧憬的幸福,不顾周围所有人的提醒,我毅然辞掉一份待遇不错又体面稳定的工作,变卖了所有财产,离开年迈多病的父母,义无返顾地来到另一个城市,而当我怀着一份苦尽甘来的快乐心情踏上这片土地时,却一脚踩空,我甚至都没来得及辨清方向,就落入万劫不复的深渊;如今在这里,我也一样地举目无亲,形只影单,甚至不可能指望公婆撑腰,所有的一切都是独自承担。

我们十年的婚姻,被我老公和那个女人十个月的“爱情”就击得粉碎!按我的个性,发生了这种事根本就无须多纠缠,既然他已经明确说出不再爱我,又何必跟他费劲呢?平时我甚至都不能容忍物品的些许残损,更何况感情呢?但现在有了儿子,就在我口头同意离婚后不久,孩子渐渐出现心理障碍的征兆,当老师把这些情况反映给我的时候,我真的很心痛,立刻决定放下所谓的自尊,无论如何再努力一下去挽救婚姻,自己的感受先放在一边。毕竟当初这婚姻是我自己的选择,现在出现什么样的结果我承担也是应该;但孩子真的很无辜,当初他来这世上不由自己选择,现在要他凭空承受如此巨大的不幸,实在不公平!所以现在我要求自己为了孩子也要试试,竭力挽救婚姻。

当初,我老公在犹豫着如何告诉我真相之前,思想压力极大,因为他认定了我会闹个天翻地覆,让他身败名裂;后来他心一横对我和盘托出一切,又是想豁出去我大闹一场,促使我更快地离婚,这样他正好可以顺理成章地“为她负责”。但听完之后,我很平静,他吃惊地问我如何没反应,我立刻告诉他,因为我们一直两地分居,还有一些别的原因,作为一个健康成熟的男人,身心都需要慰藉,他出轨也是正常,我作为妻子,对他照顾得少,所以我理解并原谅这一切,我说的确实是真心话。他没说什么,但我想他一定非常意外,或许还有点感动吧。

我曾经想主动约第三者谈。但没有相见。首先因为当时哭闹得一塌糊涂,形容憔悴,蓬头垢面,神情恍惚,在我最不堪的时候和她相见,在第一印象上就会比她逊色,而我不想给她得意的机会;二是作为妻子,我是失去了感情和男人的心,是损失方,我会感觉是自己没有了魅力才如此,所以我是伤心愤怒的,而她是从别人手中掠夺或者窃取了男人的心,对她而言是收获了感情,她暂时占据着一个男人的心,她会认为是自己魅力无穷所致,所以她一定得意张狂;三是我并不想太把她当回事,我总觉得凡事更应该多找内因,婚姻更如此,与其为了跟她争辩一时的是非、纠缠某些细节浪费太多时间和精力,不如专心反省一下自己,及时调整弥补婚姻的缺损,积极争取最大的可能挽救婚姻。反复权衡我觉得自己其实是处于劣势,果真相见反倒助长了她的气焰。况且我不过想感觉一下她的为人,这并不一定要以见面的形式,所以我找个借口拒绝了。

后来我们真正的接触是通过短信和电话,而文字和语言表达能力是我的强项,还有我听起来年轻甜美的声音,文雅从容的谈吐,都恰到好处地掩盖了我当时外表的颓废。我想我凭这些很容易就让她自惭形秽了,因为在我们谈过之后,她居然变得越来越不甘心和迫不急待。

或许是我个性的原因,被逼到绝境我反倒能放得开,整个交谈过程其实很轻松,我们有点象两个朋友在闲聊,甚至我还跟她开一两句玩笑,但我在语锋上始终压着她,原则问题上绝不让步。虽然后来她在我老公面前极力装得无辜,说自己不是刻意地嚣张,接触之初我却能明显感觉到她言语间的无礼和居高临下,面对这些我要求自己尽量保持冷静,不跟她计较一时的言语高低,我不试图劝退她,不乞求她理解,不争吵哭骂,更不想大打出手。我是在听她滔滔不绝地表白、炫耀,说些刺激我的话,而我不动声色地听,偶尔抓住关键处质问她,她经常无法作答,不断地转移话题。我忍着心痛始终在她面前谈笑风声。第一回合下来,立刻传来她自杀的消息,老公坐立不安地要去看她,我知道她死不了,也不情愿,但还是放他去了,我知道,她先输了一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