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美女

我一心爱着的丈夫深陷婚外情漩涡

2016-12-13 16:49 weila

口述/玲子 笔录/舒欣

她娇小斯文,声音如银铃般清脆。听着她轻轻地讲述着她和他的曾经,我会在恍惚间有一种错觉,以为她是一个沉浸在爱情滋润中的幸福女人。只是她的眼角眉梢,偶尔会闪过一丝伤感和孤寂。看着她的伤感,会觉得很心痛,不明白那个被她一心一意爱着的男人,为什么会忍心令她伤心。

  他是我永远的初恋

我是一名医生。1991年,21岁的我在一家部队医院实习时认识了他,当时他在部队里当兵,瘦瘦黑黑,一点也不英俊。可是不知为什么,我们却在不知不觉中相爱了。他知道我喜欢吃水果,总是悄悄地塞一些水果给我。一次聚餐后,我负责洗碗,一不小心手被破了口的杯子割了一个大口子,鲜血直流。他赶紧把我带到急诊室,找医生给我缝针。他原本有晕血症,可此时他完全顾不上害怕,紧紧地把我抱在胸前。他的战友一直用眼神示意他不要这样,因为部队是不允许战士与驻地女孩谈恋爱的,可是他却理也不理。看到他如此紧张,从来没有恋爱过的我有一种前所未有的甜蜜和幸福。

后来,我毕业分配到广州一家医院工作。为了和他见面,我常常骑两个多小时的自行车去见他,可我们相见的时间却往往只有半个小时。虽然我们的恋爱有许许多多不为外人所接受的地方,可是我们都没有为此而放弃。那年的冬天特别冷,看到他每次出来只穿着单薄的军衣,我悄悄买回毛线和织毛衣的书,从来没织过毛衣的我一边看书一边向人请教,终于织成了一件漂亮的毛衣。当我把毛衣交给他时,他惊喜的眼神我至今都忘不了。他说他的战友们也很羡慕他有个体贴漂亮的女朋友。一天,单位同事对我说天太冷,想去买电热毯,我马上便想到了他,于是我和同事利用午休时跑到商店买回电热毯,再冒着凄风苦雨骑车给他送去。当时他紧紧握着我冻得僵硬的双手,两颗心紧紧地贴在一起。

第二年,他复员回到家乡海南。我流着泪给他送行时,我们相约春节我去海南看他。春节前,我悄悄给父母留了一封信就飞去了海口。他带我去看了他的父母,因为他的父母一直在偏远的林业公司工作,所以他很小便寄宿在亲戚家中。他家的环境不太好,住的是小平房,家里的兄弟姐妹学历都不高。可是我觉得这一切都不重要,我觉得我们是真心相爱的,只要有这一点,就够了。

回到广州,我一直不敢告诉父母的恋情终于公开了。父母很生气,坚决反对我和他来往。我的父亲是高级工程师,父母都希望我能找一个学历高一点的男朋友。可是我们坚持通信打电话,苦苦地相恋着。当时,有许多条件挺不错的广州男孩托人或亲自写信向我求爱,我都回绝了。他是我的初恋,我也是他的初恋,就算他早已忘记,我却一直记得。

我终于等到了他

1994年1月,他终于鼓起勇气到我家向我父母提亲,父亲很生气,把我打骂了一顿,并声言如果我嫁给他就不认我这个女儿。可是从小一直很听父母话的我却第一次坚持了自己的爱情,不管谁来劝说一概不听。后来,父母终于没有办法,妥协了。父母让他发誓,他也发誓说他会一辈子对我好,会想办法把我调到海口工作,会让我一辈子幸福。当母亲把户口簿交给我时,忍不住落下泪来。母亲说:“三个女儿中你是长得最漂亮的,读书也最好,可想不到嫁得却最差。”我当时忍不住也哭了,可我相信我们的爱是真的,我还是义无反顾地去了海口和他登记结婚。没有父母的祝福,没有房子酒席,我就这样悄悄地把自己嫁了出去。

结婚后,他说他堂叔很快就会把我调到海口的医院工作,可是我等了一年又一年,始终没有消息。我也想把他调到广州来,可是因为他学历太低,又没有什么专长,所以也很困难。那段时间我很难过,常常一个人躲起来流泪,又不敢在父母面前说。我当时也想干脆辞了职到海口和他在一起,可是父母却坚决不同意。

就这样一直到了1997年,一次去海口回来,我发现自己怀孕了。当时真是又喜又忧,也不知该不该生下这个孩子。我想如果我真要辞职的话,我们两个的经济状况会变得很差,大人吃点苦没什么,我不想孩子跟着我们受苦。不过最后,我还是决定生下这个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