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美女

隐私:妻子婚前曾做别人两年情人

2019-03-22 16:50 weila

按常理来说,我和安本来不该相遇,两个人有着完全不同的人生轨迹,但是人生却从不按常理出牌,我们相遇了。

三年前的一个风雨之夜,我路过那个街心花园的时候,安在那里的石板上躺着,全身湿透。她喝醉了。她看我的时候,我看到了她清亮的眼睛。我将车子轻轻绕了过去,我不想给自己惹麻烦。但是几分钟之后我却又回到原地。我对她说上车,我送你去医院。

我知道了她的故事。在她一岁的时候,父母就离婚了,谁都不要她,把她扔给了奶奶。奶奶老了,管不了她,十几岁的时候,她就不上学了,她开始和一帮社会上的小混混来往,抽烟喝酒打架,无恶不做。奶奶觉得这样下去不行,就向她父母求救,但她父母很冷漠,说随她去吧,我们没那么多精力。

后来,有人介绍她去酒吧唱歌。她给我说这些的时候,口气是平淡的,她长长的酒红色头发纷披下来。我静静地听着,那一刻,我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滋味。安和我,我们完全是两种人,我在一个和睦的家庭中长大,我从小就是个好孩子好学生,一直念到研究生毕业,有一份体面的工作,前途无量。

此后,安再没有给我打过电话。但是我无法否认的是,我有些想念她。也许因为这个原因,所以,当三个月后的一天晚上,在一个酒吧门口我看到无助的安时,我决定带她走。那天晚上我和朋友路过那里,正遇上几个人打架,场面混乱不堪。就在我们要离开的时候,我忽然发现了安,她蹲在地上,浑身抖个不停。我不顾一切地朝她走过去,我拉起她的手,说跟我走。

在路上,她并没有告诉我那些人为什么打架,也许这对她来说是司空见惯的事。她只是对我说,杨,你不了解我,我们是两个世界里的人,你不该救我。

但是我却不能再让她走了,我说安,我愿看到你重新开始,你可以忘记过去。

我把她接了过来。是父母给我买下的两室一厅,准备给我结婚用的。他们对未来的儿媳妇也许想像过,比如说家世学历工作,这样想的时候我就头疼了。

安的变化显而易见,她的头发由酒红变成了黑色,她开始习惯梳长长的马尾,开始喜欢穿碎花长裙,在家的时候,在裙子外面,她会扎着方格围裙,收拾屋子洗衣做饭,然后等我回家来吃饭。每次开门的时候,她都会来拥抱我。有一天晚上,我削苹果给她,她忍不住泪盈于睫,说杨,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呢?好幸福啊。只不过一个苹果而已,安得到的爱实在太少了。

安是开心的,我们有时会从大观园一直走到解放桥,她拉着我的手,走一段路她就会侧过头来问我,杨,累不累?我说不累,她就笑了。她是那么容易满足的一个人。路上,她看到有卖奶茶的,她说我要喝奶茶。我买下,递给她。她就站在那里一口一口喝完。那时候,感觉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有一天晚上,我们出去,在马路边上见有露天舞场,她就拉着我的手舞了进去,我的节拍跟得不对,不断踩她的脚,她就仰头看着我笑,夜色里,她的眼睛酒一样的清醇。

但是她是小心的,她对我没有任何要求,她一直像暗夜里一枝独自绽放的玫瑰。那年年底,公司要搞一次舞会。同事都带女友或男友去。安说是那种化装舞会吗?大家都带着面具,谁也看不出是谁?我一愣,我想我是明白她在想什么。我假装没听出来,只淡淡地回她,说不是,是平常的舞会。她就怯怯地说,那就不去了。

我知道一切都是我造成的,直到那个时候我都没有给她任何承诺,我没有带她去见过我的任何一个朋友,更没有带她去见父母。

那时候知道这件事的所有朋友都开始劝我离开安,感情上你要慎重,他们苦口婆心,在他们眼里安配不上我。后来父母知道了,他们大为恼火,我这才知道在这个世上,没有人会站在安那一边。她是孤独的,现在她只有我。但是,我无法否认的是,连我也开始动摇了。

有朋友从中牵线,我认识了空姐林琳。林琳出身良好家世,受过高等教育,有着别人羡慕的工作,她举止优雅。他们告诉我,这样才是门当户对。

我开始刻意疏远安,我不再回那个家,我告诉她我工作很忙。她静静地听着,然后轻轻扣掉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