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美女

口述:丈夫和初恋亲热完再对我说甜言蜜语

2017-12-23 16:50 weila

知道圣经里如何形容爱吗,她说,爱如捕风。你想捕捉注定要离散的风吗。离是我们最后的结局。想想那些爱过恨过的人,想想那些寒过暖过的日子,我们将怎样去记忆,穿梭而过的时光呢?

玉华坐在阳台的落地窗前,看着楼下草坪边嬉戏的人们,不免有些神伤,今天是她和小风结婚三周年纪念日。她下午便请假回家,想准备一顿浪漫的晚餐,给丈夫一个惊喜。她想,丈夫也一定会早早地回家给她一份礼物。已经晚上七点丈夫还没有回来,就算是堵车也该到家了,玉华心里有些不安,喝掉最后一口咖啡,玉华走到窗前小风回家的方向,半个小时过去,小风依然没有回来。

玉华觉得自己的心情已经落寞到了极点。有种被抛弃的感觉。玉华再也无法忍受下去了,她内心开始狂燥,她不想再矜持,她拿起电话拨通了小风的手机。

你在哪里?什么时候能到家?

我在加班,要晚些回去。

那为什么不提前打个电话给我?我已经准备好了晚饭,一直在等你。

我太忙了,忘了时间。

今天是我们结婚三周年纪念日,你还记得吗?

我……对不起最近我太忙了,忘了。以后我会补上的。

那你现在回来吧。

不行,我走不开,很忙。

小风先挂断了电话……

十一点,小风还没有回家。以前没有过这样的情形,玉华有些郁闷。

十二点,小风打来电话,说晚上开会要很晚就不回家了,在公司凑合一夜。玉华没等说话,对方已经把电话挂断,玉华感觉心里有些难以名状的压抑,有些刺痛,女人的直觉告诉她,小风在撒谎,小风电话里只是在慌张地通知她晚上不回来,而不是向以往那样回来晚一会就要不停地解释和安慰她。

一夜在玉华的胡思乱想中度过了,感觉这一夜是那么的长,玉华盼望着天亮,她希望天一亮就能看到小风,因为她是那么的爱他,全身心地爱。

早上,小风没有回来,玉华突然觉得自己思念小风的心无法自控,于是她没有多想决定开车去公司看他,到了小风公司的停车场,里面没有小风的车,玉华有些疑惑,一看表才七点,这么早不可能去吃早餐,因为公司楼下就有餐厅, 玉华下车门卫过来跟她打招呼,因为常来所以门卫也认识她。

这么早来,你们家小风没一起来呀?

哦,他昨天晚上加班没回家,他说在公司住的,所以我过来看看他。

没有啊!昨天下班他开车走了就没回来过,他们也没加班的呀!

怎么会?他给我打电话说的是加班啊!

绝对不可能,要是有加班的我肯定知道,而且你看他的车根本也不在呀!你要不信就上去看看,要不你在这等着,到上班的时间他肯定来。

玉华感觉自己被欺骗,被愚弄了,他内心的恐惧和猜测都清晰起来,她想弄清楚自己的猜测,于是她回到车里给小风打电话等待,电话里小姐重复着: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玉华崩溃了!

八点多,玉华看到小风的车开了过来,里面还有一个和自己年龄相仿的女人,显然小风也看到了玉华的车,从车窗里就能看到他惊慌的脸。玉华看到小风似乎跟旁边的女人说些什么,那个女人特意看着玉华,脸上充满了挑衅和敌意。他们一起下车,玉华也随即下了车。

你怎么来了?小风故做镇静地问。

你昨天没回家我想你了所以来看看你,没想到你不在,所以在这等你。

哦,我刚才跟同事,就是这个新来的同事荧荧一起出去吃饭了,小风指着旁边的女人说。女人没有说话只是看着玉华,她的表情让玉华很不舒服,似乎抢了她的东西。

你好,玉华礼貌地伸出手。而那个女人却没有理会她,很自然地伸拉起小风的手说:小风我们上去吧!

眼前的一幕让玉华不知所措,有那么一秒钟,觉得自己是个外人,总感觉事情有些不对劲,好像在他们中,自己只是孤零零地等着看一出戏而已。而荧荧在小风面前,或许是我多心,有一种夸张的娇俏。 奇怪的是,小风似乎一直都没有察觉我的尴尬,我觉得自己象一个第三者。

玉华,你回去吧,我晚上下班就回去把昨天的纪念日补上。

玉华是个知识女性,她很懂得把握分寸,在这里,这个时候,在没有搞清楚整件事情,在没有考虑清楚的情况下,她是不轻易地说出任何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