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美女

口述:我去酒吧勾引男人不想当处女

2016-08-22 16:50 weila

当一个人深爱着另一个人的时候,是不忍心欺骗对方的,哪怕是一个小小的谎言都会让我产生深深的罪恶感。所以,在我们开始交往后不久,我向他讲述我这些年来的经历,包括我和新加坡男人的婚姻。他是个宽容的男子,当他知道我是个结过婚的女人,他并没有嫌弃我,丝毫没有减弱对我的爱。我被他的大度感动了,并且坚信他是值得托付终身的男人。

我跟沈浩都深爱着对方,都有结婚的打算。但是,离婚期越来越近,我的烦恼却与日俱增。沈浩知道我结过婚,但我当时没有勇气告诉他那场婚姻是骗婚,我害怕他知道真相。谁要是知道我结婚的真相,都会说我是个自私狠毒的女人。我不敢想象当沈浩知道我曾经是那么一个坏女人的时候,他心中会作何感想。所以,直到结婚前,我一直没有告诉他我其实还是一个处女。

每次他和我亲热的时候,我心里都十分压抑,一直不敢触及最后那一步。虽然我其实是很愿意为他付出一切的。但如果让他发现我还是处女,他会有怎样的反应呢?这是不可思议的,他一定会觉得我欺骗了他。

很多次,我想鼓起勇气向他坦白,但如果他知道我曾经这样欺骗我的前夫,我在他心目中女神、公主的形象一定会破灭,我害怕他会因此不再爱我。

我很爱沈浩,不想失去他,而事情已经发展到不能再拖的地步。我想不出有什么借口解释自己这个奇怪的身份——一个离过婚的处女,说出真相又怕失去他。

后来,我的一位女性朋友给我出了一个主意——用其他的方法破了自己的处女之身,比如说和一个陌生人做爱,然后再跟沈浩结婚。起初我觉得这太荒谬了。处女之身是女人的骄傲,可我不仅不敢将之献给自己深爱的男人,却要费劲心思去考虑如何献给一个陌生人。这实在太可悲了。沦落到如此尴尬的境地,我十分痛恨当年那个自私虚荣的我,如果那时候不答应那场假婚姻,我现在哪有这种痛苦。

最终,我还是采纳了女友的建议。在我看来,这也是解决问题的惟一办法。于是,在一个失眠的夜晚,我流着眼泪决定在再婚前找一个自己不爱的人做一次。

接下来的问题就是找一个合适的男人来破自己的处女身。我认为这个男人应该符合这样几个条件:首先,这个男人对我没有感情,我不希望对方爱上我,否则很可能会给我带来大麻烦;此外,他必须是个经验丰富的男人,因为我知道第一次做爱会很疼;第三,不能是我的同事或者朋友,否则以后难免会有尴尬。

为破“处女之身”,我去酒吧物色男人

经过一番“深思熟虑”,我决定去酒吧物色一个热衷于追逐女色的风流男人。真是悲哀,平日里我是最厌恶不负责任的男人的,可那时候却要挖空心思地去寻找这样的一个男人,甚至还担心这个男人坏得不够彻底。

第二天晚上,我去了一个“名声不好”的酒吧。据说这里经常发生一夜情,流连于此的男人大多是想寻找到一夜风流的对象。对我来说,这再合适不过了。

夜晚十点左右,我把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的走进酒吧,找了一个醒目的位置独自坐下。从不喝酒的我那天却喝了不少酒,或许是因为紧张。没过多久,一个外形风流的男人坐在了我身边,一眼就可以看出,那是个经常在酒吧“猎色”的情场老手。虽然心里早有准备,但我还是紧张坏了。根本就没听清那个男人说的话,更不敢去看那种令人晕眩的诱惑眼神。我想走开,想跑出酒吧,因为我感到极度压抑和紧张。

那个夜晚,我心情糟糕之极。后来自己对自己说,就是他了,别再多想什么。后来,我慢慢觉得轻松了,因为我知道自己是逃不过这样一个结局的。接下来,我慢慢进入了角色。我故作老练地和那个男人喝酒调情,把自己装扮成一个颓废放纵的女人。从那个男人按捺不住的喜悦神情中,我看到了自己的无耻。我不想再沉溺于这种虚假的情色诱惑中,我在心里不断地问自己:只是来找个给自己破身的工具而已,何必这么投入地装扮假象?万一假戏真做,我不是得不偿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