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美女

口述:两个闺密都来要抢走我老公

2019-02-12 16:50 weila

闲极无聊,林琅独自去逛商场,高丝专柜的小姐给她推荐了一种散粉,脸上轻轻扑一层,两颊立即就晶莹起来,镜子里的她皮肤微微闪着光,看上去柔润丰腴。林琅心中欢喜,爽快地刷卡,要了三盒。另两盒当然是送给两个闺密,罗俏俏和苏缇。

开车至东亭,手机响了,林琅一接,声音大得震得她耳朵发麻,“你立马给我找杀手去,这次我要不灭了时可凡我就自焚去!”林琅慢吞吞地说,我开车呢,一会儿给你带消防栓去哈。那边气哼哼地叫,死蹄子你不够朋友!

打电话的是罗俏俏,林琅的闺密之一。

林琅、罗俏俏、苏缇三个女人高中开始就是死党。十多年过去,林琅嫁了个身家颇丰的老公,生活安逸。苏缇谈了8年的恋爱,临到结婚时被一女大学生撬了墙脚,她一咬牙一心扑在事业上,如今是一“白骨精”;罗俏俏则是个为爱而生的女人,桃花不断,却始终没有找到可以让她停歇的港湾。

这一次,罗俏俏又陷得很深,说起时可凡时,她双眼放光,说为他死都可以。可这才过了几天啊,她又说要将这男人置于死地。听多了“狼来了”的故事,林琅自然知道过了明天,她又会爱得肝脑涂地。林琅觉得在男女关系中,女人一旦投入得太多,势必居于劣势,有句话说得好,谁先爱了,谁就先输了。所以她觉得罗俏俏太不争气。

然而再想到自己,林琅也泄了气,说起别人来一套套的,那么自己呢?

谁不想要得呢?

车到江汉路,手机又响,还是罗俏俏。林琅没好气地接了,罗俏俏在啜泣,林琅,你来救我,我……我割了脉了……我不想死……林琅立马将车开往武昌中南路。

林琅到时,罗俏俏趿着拖鞋来开门,正用那把划手腕的小刀削苹果吃。林琅又好气又好笑,拉她袖口一看,手腕只几条浅浅的划痕,血珠子都没有。罗俏俏吐了吐舌头,嘴里嘀咕着,我要真死了,你们能不哭死吗?我是为你们活着的!林琅从包里拿出粉盒递给她,说,去,好好洗个脸化个妆吧你。

罗俏俏屁颠屁颠去了卫生间。她是没事了,可林琅自己心里还在发堵呢。

她给苏缇打电话,说亲爱的你到俏俏这来吧,两个怨妇等着你来开导呢。闺密就是闺密,苏缇二话不说,挂了电话就往这边赶。半小时后,她出现了。果真事业有成的女人背都挺得直些,她一身米色宝姿套装,肉色丝袜配浅咖啡色高跟鞋,额前光溜溜,脑后盘一小髻,干脆利落,精神抖擞。

林琅心里感慨,其实不管是罗俏俏还是苏缇,自己都没她们活得彻底。

苏缇坐下后,林琅开始说话,“我怀疑郭敏锐在外面有女人。”话一出口,那两女人就开始笑。苏缇站起身来,双手抚住林琅的肩,一字一句地问,“郭太太,房产证,大奔,都是你的名字吗?”林琅点头。罗俏俏接着问,“郭敏锐最近有给脸色你看吗?有没有不上你的床啊?”林琅摇头。那两个女人再度狂笑,说,“那林琅你还要什么?妻凭夫贵,锦衣玉食养着你,你是不是要得太多了你?”

林琅也数次抚心自问,我真的要得太多了?转而她又想,我凭什么不能要太多?难道罗俏俏除了爱情不想要金钱?难道苏缇真的打算一辈子做女强人?谁不想要得呢?如果有人说自己知足,那是她没本事要而已。

女人就是这么软弱愚蠢

发现苏缇脸上多了几丝娇羞是两个月之后的事。聪明如林琅,当然明了这妮子肯定是红鸾心动了,她追问不休,可她抵死不说。最后是罗俏俏透了口风,说林琅你就别问她了,那个男人有家的,能否为她离还说不准呢。林琅眉头一皱,说苏缇想死是吧,还没被男人伤够啊?罗俏俏耸了耸肩说,爱情面前,没有道理可讲。

林琅心里极度不爽,只有自己结了婚,只有自己能够深刻地体会到一个女人发现自己的男人有异时,心里那种极度恐慌极度烦躁的感觉有多复杂有多难受。难怪苏缇不肯对她透露半点。

郭敏锐的态度仍旧不冷不热,林琅心乱如麻,可她不敢撕破脸皮,有些事情一旦揭穿,想收场都来不及。两个闺密却都觉得她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她满腹的苦水向谁倒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