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美女

口述:三个多金男要我做他们的情人

2017-02-07 16:50 weila

韩薏雪一生下来就被父母抛弃。初中毕业后,韩薏雪到成都打工,凭借出众的相貌,她很快结识了一个商人,过上向往已久的富足生活。被初恋男友抛弃后,韩薏雪怀念有钱人的生活,从此难抵金钱诱惑,先后和两个已婚“多金男”产生情感纠葛……

讲述者:韩薏雪,20岁,自由职业者

韩薏雪出生在乐山市的一个小山村。她刚来这个世界,就被亲生父母抛弃了。他们想把她卖到河北省去,价钱都谈好了,是400元。薏雪生母的姐姐看她长得乖巧,花钱买了过来,尽心抚养。而年少无知的薏雪则把自己的身世当成了向养父母索要的法宝。她是家里穿得最好、吃得最好的,根本没有受过什么苦。

16岁那年,薏雪没有考上初中,于是背着爸爸妈妈,揣着170元钱的生活费,悄悄跑到了成都。她渴望走进一个“花花世界”:“我聪明、年轻、漂亮,我一定可以过上好日子,给养父母争光。”成都,果然是个繁华的都市。但是,薏雪只能在茶楼当服务员,她对此很不满足。不久,她生命中的第一个男人出现了——

A·初恋:邂逅帅气“单身贵族”,对方神秘“闪婚”

到成都1个月后,我给家里打电话在打工。妈妈说,“舅妈”要把我买回去!“舅妈”家的大姐嫁给了一个有钱人,他们现在想要我这个女儿了!

我觉得“舅妈”太荒唐了!我爸妈辛苦照顾我10多年,倾注那么多感情,好不容易把我抚养长大了,你现在用钱就能把我买回来?我当即给“舅妈”打电话:“不管你们多有钱,我都不会认你们!”放下电话,我觉得心里堵得慌,“舅妈”凭什么那么嚣张?还不是因为他们有钱了。我在心里暗自发誓:一定要有钱,出人头地,让父母过上好日子。

不久,机会真的来了。

他叫邱治,是做建材生意的,24岁,长得非常帅,经常到我们茶楼喝茶。他很喜欢我,可能是因为我长得漂亮吧。他几乎每天都要送一束百合花到茶楼来,然后就坐在旁边静静地喝茶,也不对我动手动脚。他就这样坚持了2个月,有一天,他给了我一个手机,说:“我想你的时候,可以找到你!”那是一个三星的最新款式的,我估计要三千多元。我推脱了一下,最后还是收下了。

后来,他开始经常送东西给我,开车带我去一些高档餐厅,有时候还把茶坊里的小姐妹都叫上,大家一起出入高档餐厅、KTV,满足了我的虚荣心。

我17岁生日那天,邱治专门为我庆祝。我喝了很多酒。当天晚上,我们住到了一起。

认识邱治后,我就不在茶坊上班了,整天和一帮小姐妹打麻将。我的牌瘾很大,打得还不好,一天输一两千元都是正常的。邱治从来不责怪我,我没有钱了,就伸手向他要。我们就这样相处了1年半,直到春节。邱治邀请我去他的老家,拜见他父母。我不敢去,毕竟自己才17岁,我爸妈肯定不准我谈恋爱。邱治也没有强求我,还很体贴地帮我充了电话费,让我在春节期间和他联系。

想不到,这竟然是我最后一次见到邱治!

春节后,我回到成都,邱治一直没有回来。我开始催他回成都。他总是温和地说:“快了,快了!”直到3个月后,他打来最后一通电话:“我要结婚了!父母安排的,不能拒绝!”那种语气很平静的,不像开玩笑。他的一个朋友也告诉我:“邱治不会回来了,他确实要结婚,他还叫我开车带你去参加婚礼,要见你最后一面!

我都要疯了,整天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好几天都不吃饭。

真的,在一起1年多,邱治很宠我,我们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次矛盾。我平时也对他很体贴。我实在想不通,他怎么就这么突然地结婚了?

记者手记:我觉得邱治对韩薏雪有所隐瞒。但韩薏雪对我的怀疑连连摆手:“不,不,我宁愿相信他很爱我,婚事是父母强加给他的!”。我理解了韩薏雪的表现,因为只有这段感情,多少还是以“爱”的名义进行的。韩薏雪初恋便遭遇“多金男”,为她以后的情路埋下无限的祸根……

B·第二个男人:遭遇“伪单身”,“多金”让我难抵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