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美女

口述:我邂逅的精致美女是二奶

2017-10-03 16:51 weila

口述:阿建,男,32岁,外企部门主管

没有回忆,怎么寻找?

——题记

阿建问我,七月,你有没有试过,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城市里,寻找你所爱的那个人?你不知道她在哪里,面前是纵横交错的街道、人群和车流,突然感觉自己像被丢弃的孩子一般。在酒店23楼的房间里,我曾一度想要纵身跳下。冒出这个念头的时候我在想,如果真的那样,那么,第二天的报纸应该会刊登一则关于一个异乡男子自杀的新闻吧?——那么,她也会看到的是不是?

他没有告诉我为什么他最终没有那么做。我想,倘若我们的生命可以随意地因为某一个人、某一场爱情而中止的话,那样的人生是不是太过草率了呢?和阿建告别之后,在深夜的出租车里,我听到王菲的这首歌,心里空空落落。有时爱情徒有虚名。每一次都如同诀别,是不是我们,爱得太重了呢?

1·在遇到May的时候,我有一个交往了两年的女朋友。清比我小七岁,还在读研究生。我们几乎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双方的父母也见过面,相谈甚欢。本来,我是打算明年,清毕业的时候向她求婚的。

我知道自己并不很爱清,但她确实是我理想中的妻子的样子,乖巧懂事,细致体贴,受到过很好的教育。是我的一个好朋友介绍她给我认识的。当时,她是他们杂志社的固定撰稿人。清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就告诉我,她的理想是做家庭主妇,在家里码字赚零花钱,服侍老公,带带孩子。我那个朋友当时就乐了。他说,阿建就是想找个家庭主妇。不久以后,我和清就谈起了恋爱。

有时候你觉得人生也就这样了,没有什么会打乱计划。可是,偏偏就会发生些意外,在你正要确定下你的下半辈子的时候,会有一些人,一些事,轻而易举地改写你的轨迹。这正应了那句——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2·我和May的这出戏,最重要的道具,是她遗失的手机。这真的就像拍电视剧。我在健身房的跑步机上拾到了May的手机,几小时后,我接到她的电话。声音很好听,是南方城市的口音,过于甜腻的普通话。她说,你好,这是我的手机。然后,我在一家五星级酒店的大堂里见到了这个女人。

后来我才知道,那是May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跟着她的上海朋友一起去健身房。她来这里旅行,来了好多天,却突然想去跑步。她几乎无法忍受寒冷的天气,她想要出汗,所以她跟她的朋友说,带我去跑步。May跟我说,她所在的城市,永远也不会有冬天。

对于手机的失而复得,May显得很兴奋,她慷慨地从钱包里抽出五张百元大钞给我,抱怨自己的丢三落四,庆幸自己遇到了好人。我自然不会要她的钱,这样会显得自己多没有风度啊!May坚持了一会就放弃了,她伸出手,告诉我可以叫她“May”,她很高兴认识我这样一个朋友。我们互留了手机号。May说,以后去S市,可以找她做免费导游。

我开始打量起眼前的这个女人,身材娇小,脸生得很漂亮,笑起来嘴角有两个酒窝,穿黑色长裙和深灰色毛衣。我向来喜欢成熟中透出一点天真气的女子。May似乎完全符合我的标准,我的心里突然“咯噔”一下,又立刻回过神来。

3·第二天,May请我喝咖啡,说既然不肯收下酬金,就一定要表示一下。那天,是我认识May之后到现在,和她在一起最久的一天。喝完咖啡之后,我开着车带她去近郊走了一圈,夕阳下的农田还是别有风味呢。然后吃了晚饭,两个人都还是兴致不减,于是订了包房去KTV唱歌,唱到凌晨三点。我对清撒谎说陪客户,打电话的时候,May在一边很诡异地笑。从那些眼神里,似乎有隐约的好感流露。我知道,自己正在步步逼近深渊。可是我就是停不下来啊,我那么迷恋和May在一起的感觉。她陪着我疯,陪着我在高速公路上开快车,陪我一起吃路边摊……我感到,自己从未有过这么快乐。

May在上海呆了十天,遇见我的那次是她的第七个晚上。我们一起度过了两天美好的时光,我甚至还向公司请了一天病假。这些,我都是瞒着清的,就连父母也没告诉。像以往任何工作日一样,一到八点,我便提着笔记本匆匆出门,然后将车直接开到May所住的酒店,当她的真人morning call,然后和她一起吃早餐。仅仅两天,虽然彼此都没有过任何表示,但在旁人眼中,我们俨然是一对幸福的情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