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美女

口述:我忍不住成了以色谋财的狐狸精

2017-12-03 16:52 weila

口述:华岚爱 性别:女

年龄:24岁 职业:个体经营户

从没有想过,当“天使”也可以给自己带来收入,可是这样的事情正发生在了我的身上。我以为:虽然说做志愿者应该不求回报,可是志愿者也需要衣食住行,特别是我们为了这份工作牺牲掉了很多休息的时间,当面对一些经济尚可的家庭的时候,偶尔接受一些小小的报酬,也是未尝不可。只可惜,我忘记了“过犹不及”的道理,从天使到妖女,不过是一念之差的距离。

加入临终关怀,成为朋友圈里的天使人物

我似乎从小就是一个精力旺盛的人,小时候妈妈说我有多动症,那是因为我没有哪一堂课会从头到尾安安静静坐在那儿听,也许是我智商还可以吧,或者是天生的运气,就这样我也依然考上了一所二流的大学。毕业后,按爸妈的意愿找了一份轻松的工作。他们说女孩子上班,能养活自己就行,一定不要选择太过劳累的工作,因为我们要留有一定的时间去恋爱、结婚、照顾家庭。

虽然对我来说结婚还是一个很遥远的词汇,可是我还是服从了。只是,那份工作对我来说太简单枯燥了,每天无非就是接接电话,订订机票,偶尔打印一些材料而已。所以我每天都有一种坐立不安的感觉。一下班,我就会像刚从笼中放飞的鸽子一样,立即和朋友们联系,今天和这个约,明天和那个约,来打发自己的休闲时间。可是时间久了,我才渐渐发现,朋友们都嫌我太闹了。她们每天工作8小时下来,都已经很累了,很想安安静静地休息休息,或者是陪男朋友逛逛街,享受一下二人世界。所以我也只有知趣地把每天联系改成偶尔联系了。

可是闲下来的大把时间实在是让我难熬,后来,我看报纸上说,某个福利机构正在招收志愿者,进行临终关怀服务。我一见到这个消息就很兴奋。我一直都很喜欢那些志愿者们,感觉那是一群热血青年,也渴望着有朝一日可以加入他们的行列。再加上,临终关怀,听上去是多么神圣的一件事啊!所以我立即就打电话过去报了名。

没想到,即使当志愿者,也不是你想当就能当的。那个福利机构的负责人居然还出了一些试题来考我们。后来我听说,那是测试我们的责任心和爱心的。说有些年轻人来当志愿者,只是三分钟热度,而有些事情,虎头蛇尾地去帮人,还不如不帮,所以后来想当这家机构的志愿者的人都得先进行测试。

我的分数似乎并不太理想,不过勉强也过了关。负责人告诫我,这是一项毫无报酬的工作,时间上我可以自由安排,但是,承诺了别人的事情就一定要做到,否则不如不要来当志愿者。

我当时正是热情澎湃的时候,当然觉得自己来做这件事情是毫无问题的。

第二天,我就收到了一份通知,让我去一家福利院,对一个骨癌晚期的孤寡老人进行临终关怀。

那段时间我非常充实,每天下班后,我都会自费打车奔向老奶奶所在的福利院,替她擦身子、洗衣服、打饭。奶奶已经年近90了,却得了骨癌,因为没有钱医治,所以只能天天躺在床上,吃一些药维持着。因为她行动不方便,经常会大小便失禁,很多次我到她那儿的时候,都会发现床上又弄上了她的排泄物。

    我会很勤快地帮她换下来,毫无怨言。骨癌是一件很磨人的事情,有时候疼起来,奶奶什么东西也吃不下去,所以常常会错过吃饭的时间,所以我专门为奶奶买了一些罐装的八宝粥,放在奶奶的床头柜上,让她千万不要饿着自己,饿了就去吃。周末的时候,我会早早起床,给奶奶熬一锅香浓的骨头汤送去福利院。不仅老奶奶非常感动,福利院的护工们也说我是一个非常有爱心的女孩子,我所做的这些事情,有些亲生子女都未必能做得到。

渐渐的,我身边的人都知道了我在做临终关怀,都表现出了对我的赞叹和尊重,特别在朋友圈里,大家先是奇怪我怎么很长时间都没有再“骚扰”她们了,后来知道了实情,都很佩服我,以后再见我,甚至连我的名字也不叫了,而是约好了似的叫我“天使”,我很受用这样的感觉。

不久之后老奶奶病逝了,临终前她拉着我的手说,她这一辈子无儿无女,虽然得了这个病,很苦,可是她能在临死前有个女儿陪着,她也知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