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美女

实录:为房而战 男人逼婚也疯狂

2019-03-08 16:52 weila

方悦海最近有些郁闷,因为局里要分房了,已婚者优先,他的条件不够格,拿不到申请表。和女友恋爱5年,1年前便已经“合灶合床”了,和真正的夫妻没什么两样。在旁人看来,结婚就成了顺理成章的事。可是,方悦海多次请求步入围城,执拗的女友始终不肯迈过那道门槛,理由是还不想长大。

人常说强扭的瓜不甜,方悦海不敢轻易造肆,况且女友的爆脾气自己也是领教过的,说一不二,她决定的事情就是派架波音飞机也拉不回来。眼瞅着身边的兄弟哥们都已相继穿上西式礼服,升级做了幸福爸爸,自己身边的这位千金小姐却还不紧不慢,一副皇旁的女儿不愁嫁的样子,真是急死人。这可如何是好?

这天,吃过晚饭,方悦海手脚麻利地将碗筷洗漱完毕,又削好水果端出来,和于天一挤在一起看电视,屏幕上正在回放当年香港回归时的盛况。

于天一,香港都回归好几年了,咱们的恋爱长征也该修成正果了吧?方悦海借题发挥,再一次将结婚大事提上议事日程。

不结,打死也不结。于天一回答的十分干脆。

咋的了?瞧你那苦大愁深的样儿,谁也没虐待你呀。方悦海有些不悦。

女人婚前一朵花,婚后变成豆腐渣,我还想趁着年轻多玩几年呢。她慢条斯理地说。

还玩啊,我28岁,你26岁,晚婚都过了。在古代时期,像咱们这个岁数的,人家的孩子都会打酱油了。他据理力争。

假如你问我该不该结婚,我会回答你:无论如何,你都会后悔的。于天一嘴里大嚼着薯片,眼睛紧盯着电视,不紧不慢地警告。

后悔?这辈子我还没尝过呢。哎,我说,于小姐您就可怜可怜我,给我一个后悔的机会成不成?要是实在烫不开您这壶开水,我只好另起炉灶了。方悦海说。

怎么?你敢移情别恋?!不想活了是不是?!于天一扔掉薯片,迅猛地扑上来将方悦海死死地压在床上,狠狠地掐住他的脖子,咬牙切齿地拷问。

妖精,弄死我了!方悦海憋的直咳嗽,本能的反抗激起了体内男子汉专有的荷尔蒙激素,他一跃而起,轻而易举地将于天一压在身下。

放开!

不放!

告你啊,再不放手我可真急了!

你答应结婚我就放。

卑鄙!无耻!

说话戴上口罩啊,再骂人我可动真格的了。

你想干什么?于天一吓的全身抖然一紧,警惕地问。

妖精,我想当爸爸了!方悦海的嘴凑进于天一的耳朵里,坏坏地笑着说。

呸!于天一啐了他一口,绯红的脸烫烫的,心里慌慌的,胸前的突起跟着急促地起伏,她使劲想扭身挣脱,可软软的手没有一点儿力气。

方悦海爱极了她这副小女人的娇俏神态,轻轻地,温柔地捕捉湿润的红唇,焦渴地汲取甜蜜的浆液,空气里溢满缱丽的气息。

松开手,于天一坐起来理理衣服,不满地嘟囔,真搞不懂你,好好的干嘛非闹着要结婚呀。

哎,给你说件正事。方悦海搂着她的腰,亲昵地讨好,我们单位要分房了,已婚者优先,咱再不领证可真来不及了。

好你个姓方的,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闹了半天是为了房子啊。我还傻乎乎地以为你是真爱我呢!让我跟你结婚,做梦去吧!于天一想到自己被人利用气就不打一处来,她把门一摔,躲到卧室里赌气去了。

死丫头!方悦海在心里暗暗骂了一句,虽然事先早就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可他还是觉的有点窝囊。忽然,他脑子里灵光一闪,条条大道通

罗马,正路不通,可以剑走偏锋啊!看来,得使点小计谋了。

呵呵,碰上刁夫,于天一,你命中注定在劫难逃。夜里,方悦海冥思苦想对策。

第一招,发动亲友团车轮大战。

方悦海瞒着于天一,买了大包小包贵重的礼物屡次登门拜访未来的岳父岳母,态度恭敬、亲切,每日都打电话嘘寒问暖,感动的老太太热泪盈眶,认定了他是百分百最佳姑爷。等火候已足,方悦海声情并茂,适时倾诉出满腹苦水。老两口唯恐顽女错失贤婿,便发动七大姑八大姨等众多亲友轮番上阵劝说,搅的于天一头昏脑涨,不得安宁,烦不胜烦。

第二招,先声夺人,断其后路。

选了一个风和日丽的艳阳天,方悦海拎着花花绿绿的糖果来到了女友的单位。还没等于天一反应过来,他已经挨个儿给她的同事分起了喜糖,并且笑呵呵地宣布,两人好事已近,半个月后在XX酒店举行婚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