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美女

离了金钱的爱情要我怎么活

2017-09-15 16:53 weila

口述:飞飞,女,25岁

为学费生计上海寻金

我的一切不幸,可能是打出娘胎就注定了的。我出生在乌鲁木齐一个不富裕的家庭,妈妈生我时难产死去,老实的父亲不能忍受单独照顾一个孩子的孤独和无助,在我两岁时又结婚了。

继母是只“母老虎”,家中一切她说了算。父亲的懦弱和少言寡语让我很早就开始明白,自己在这个家的地位。尤其是继母生下了弟弟妹妹之后,我就更受到排挤。6岁开始,当别的孩子还在无忧无虑地享受童年时光时,我已经开始承担起家务,为弟弟妹妹洗衣服、换尿布……我努力地讨好继母,乖巧并做着力所能及的一切事情,但她却从来不会给我好脸色看,那时候她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我只能养到你十八岁,之后就给我滚蛋!”

生母留给我的惟一财富就是一副好模样,15岁时,我身高就有1米76。学校考虑到我家经济条件,推荐我去当兼职模特,赚点外快补贴学费,也正是靠那些外快,我才得以念完高中。

高中毕业,我以全校第三的成绩考入了江南一所不错的艺术学校服装设计专业,但当时家里怎么都不肯让我去念大学。那女人冲我发火:“别人家的孩子早几年就出去打工,你怎么那么不懂事,还好意思开口要学费?你也不小了,该自己养活自己了。”一旁的父亲,也帮着继母说话。

经过一夜的思考,我决定靠自己的能力赚出学费,当时常听别人说上海遍地是黄金,比深圳、广州还好,心想着离开学还有些日子,反正学校也在江浙一带,不如去上海碰碰运气。

刚到上海时,我真以为自己进了天堂,从来没看到过那么多高房子,那么多商店,那么多时髦的女孩子。我带了300多元钱,那在我们老家起码可以舒服地用上月,但在这个城市,只能维持几天。

最爱是我的“金主”

我当过招待所服务员,当过餐厅跑堂,但那低微的薪水,连吃饭都拮据,哪里省得下学费?听人说夜总会赚钱快,稍稍犹豫,还是找上门去。也正是在那个地方,我遇到了我第一个男人莫东。

莫东是一家贸易公司地区经理,那天陪几个客户来玩。他显然是常客,因为在看到我时他问领班:“这个女孩是新来的?”后来他就点了我和其他几个姐妹一起陪客人唱歌喝酒,他对我好像挺照顾,每当客人凑过来和我喝酒,他总是想着法子帮我挡酒。那天他们玩到凌晨4点,离开时,莫东问我是否愿意跟他回去,我拒绝了。我只是出来打工,可不想让逢场作戏的男人占便宜。

说起来,缘分这东西真让人不明白,没过几天,居然在街上遇到了他。鬼使神差地,互相留了QQ号,之后,我们常在QQ上聊了。知道我的状况后,他说他可以供我念书和生活,只要我愿意做他女朋友。我只当他在开玩笑,男人在网络里会大胆些,放肆些,语言骚扰一下女生是常事。既然是玩笑,我也不甘示弱,说:“好啊,你送我个定情信物,我就答应!”

让我始料未及的是,晚上我上班时,他居然真的送了我一个定情信物,一条精美的项链,发票还在里面,1万2千元。突然间,我的心抽搐得很疼,那种感觉,说不出到底是喜悦还是屈辱,我奔到洗手间嚎啕大哭,领班和一些姐妹都过来劝我:“飞飞,你福气好,抓住这个机会,好好待他,肯定比在这里好。”

一夜未眠,最终我还是说服了自己,我不是堕落,是为了学费、生活费,为了自己的前途。

在一起后,才了解他是个工作狂。他对我好,若不是有着这层金钱关系,我真希望嫁给他,跟他一辈子。

开学,他替我准备好一切生活用品,开车送我去学校报到。我第一次盖上了新被褥,第一次拥有全新衣服,第一次拥有了自己的信用卡……

周末,他会开车接我回上海的家。我有了家,有了爱,这种从未有过的幸福温暖,让我无限感慨和眷恋,但是我担心我跟他的关系随时都会断,所以尽管我是个有个性的女孩,但在他面前,却收起了所有棱角,怕惹他不开心。他每个月给我的钱,我从不乱花,暗暗积攒起来,若是有一天我被抛弃了,起码我还有钱可以维持生计。

他飞来异国向我求婚

这样过了三年,有时候我会半开玩笑地问他:“你怎么对我不厌倦?”他总是说:“因为你很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