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美女

口述:婚礼被迫终止因我不是第一次

2019-02-03 16:53 weila

萍萍认为自己是个很重感情的人,每一次爱情到来时她都会用尽全部精力。可遗憾的是,她的恋爱历程充满了坎坷,不论怎么努力,没有一段感情能开花结果甚至还将她伤得体无完肤。于是,她有些惧怕了,不愿再开始下一次的爱情征程。

初恋心头抹不去的阴影

我高中毕业后只考上了省内一所职业院校,学校风气很差,打架、斗殴的事情屡见不鲜。于伟正是因为频繁地闯祸惹事在学校里十分“出名”,但因为他长得帅,我们这帮女生并不讨厌他,相反,在熄灯就寝之后还经常谈论关于他的事。

让人没有料到的是于伟竟然会追我,并当着很多人的面在宿舍楼下大喊:“萍萍,我爱你!”这样直白而热烈的方式无疑会让人变得热血沸腾,在周围女生羡慕甚至嫉妒的目光中,我成了于伟的女朋友,

和其他人的校园爱情有所区别,我和于伟的故事很少有风花雪月的浪漫,有的只是喝酒、抽烟、看通宵录像这些昏天暗地的不良行为。似乎只有这些才符合他的个性,而我也情愿陪着他去疯去闹,甚至为了他不惜改变自己,学会了喝酒,学会了逃课,学会了撒谎编各种理由找家里要钱。毫无疑问,我很爱于伟,面对他张扬的个性,我爱得几乎失去了自我。

2005年7月毕业后,我毫不犹豫地跟着于伟来到宜昌。还算幸运,我们很快找到了工作,又租了间房子安顿了下来。这样的生活让我感到十分满足,眼前的顺利让我无法估计等待自己的将是怎样的艰难,还以为真正的幸福从此开始。

好景不长,于伟干了不到一个月就被那家公司炒了“鱿鱼”,理由是他根本不懂专业技术。我当然明白其中原因,他上学期间很少认真听课,又怎会懂得那些技术呢?于是,我劝于伟找份业务员的工作先干着,因为这个不要求专业知识,只要肯吃苦就行。他同意了,可干了一个月又打了退堂鼓,他说推销时要看人眼色,他嫌丢人!无奈,我只好随他去了。

此后,我用一个人的工资养活这个小家,日子过得捉襟见肘。为了省钱,我上班从不坐车,买菜总买最便宜的青菜,甚至连液化气都舍不得用,生煤炉子做饭,每天被烟熏得泪流满面。可即便如此,我每隔两天还是会给于伟买一包烟,虽然是低档货,但这是我爱他的表现,也是我能做到的极限。

只是于伟并不能体会我的情谊,更无法体谅我的难处。那段日子,他几乎每天都发脾气,起初我还认为是他为找不到工作而烦恼,后来竟听他说道:“若不是因为你,我早就走了,我会是现在这样吗?”直到那时我才知道他把生活窘迫的原因归结在我的头上。我很委屈,我也曾争辩,但却换来于伟更加粗鲁的谩骂。

2005年底,我们租住的房子拆迁在即,必须尽快搬家,可我们的钱根本不够。于伟提议说:“我们干脆先各自回家过年,过完年再做打算吧。”筹钱无门的我只好同意了。

2006年春节后,我给于伟打电话问他什么时候再回宜昌,他竟说:“我不打算去了。”我不由一惊,又问道:“那你准备怎么办?”“在家呆着。”他的回答已有些不耐烦。可我还是不死心,又继续问:“那我呢?”“管不了那么多了,我们分手吧。”听到这里,我眼前一黑几乎晕倒,等回过神来再想说什么,于伟已经挂了电话,再打过去,竟再也没有人接了。之后,我到于伟的家乡去找过他,却被告知他早已去了北京。

就这样,于伟彻底从我的生活里消失了,走得那样决绝,与当初追我时的热情简直是天壤之别。以至于后来我再也不敢相信男人热烈的情感表达,我固执地认为:这样的激情只会带来伤害。

再爱又遭遇退婚尴尬

2006年5月,我带着满身疲惫和伤痕回了老家,亲戚帮我在一事业单位谋了份工作,虽然不是正式的,但待遇还不错。工作稳定后,家人又忙着张罗我的个人问题,很快给我介绍了一个中学老师。

他叫罗成,个子不高,长得不帅,但看上去敦厚老实,为人也很有礼貌。经历了上一次的伤痛,我已逐渐懂得女人这辈子应该找个踏实可靠的男人。而罗成似乎符合这个标准,他和我在一起很少说那些肉麻的情话,的只是在憧憬今后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