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美女

口述:我和已婚男人的同居生活比蜜甜

2017-02-25 16:53 weila

初见琳子,我有一种“惊艳”的感觉,坦白地说,采访了那么多的人,让我有这种感觉的不多。岁月几乎没有在她的脸上留下任何痕迹,加上小巧玲珑的身材和恰到好处的妆容和时髦的穿着,让人很难相信她已经是三个孩子的妈妈了。

谈话转入正题之前,琳子一直谈笑风生,这个时候的她越发明眸善睐、顾盼生辉,我不禁暗自思忖,这么绝色的一个女子背后,该会是怎样倾国倾城的一段爱情故事呢?

我们不约而同地要了玫瑰奶茶。一朵干枯的玫瑰花蕊漂在乳白色的奶茶上面,是一种别样的美,有一点颓败,有一点忧伤,像一段来不及绽放就夭折了的爱情。这样的联想让我在一瞬间心情黯然,而琳子的叙述也在此时切入正题。

我一直都在看《汕头都市报》上你的专栏,已经好几年了,几乎一期都不落下,我留意过,有很多故事都大同小异,却似乎还没有一期跟我的是相似的。从某种意义上说,你“专访”中的主人公大多数都可以归入“痴男怨女”的行列,尤其是女性,她们不论是“原配”还是“第三者”,都无一例外地难逃被抛弃被伤害的结局。

而我并不是这样的,直到现在,我们仍然相爱着,只是,我们彼此都很清楚,这种爱情见不得光,也没有明天,因此,我对这段感情究竟能够维持多久或者该不该继续维持下去深感困惑。

说了这么多,你多少听出来一些端倪来了吧?不错,我现在的角色,就是你专访中经常出现的“第三者”,我被推到这样一个角色的位置上是自己始料未及的,确切地说,在此之前,我从来不曾想到自己有朝一日会“扮演”这样一个角色,尽管,我一直坚信自己的感情是纯粹的、没有半点功利的,一切的发展变化都是“水到渠成”,但是,毕竟这样的角色并不光彩。

和他相识在6年前。他是我们公司的新客户,第一次洽谈业务时,我接待了他。他年龄比我大一点点,在当时已经算得上是“青年才俊”吧,他很早就在深圳发展,生意越做越大,年纪轻轻的但在业界已经小有名气。

第一次见面之前,虽然出于业务上的需要我对他的背景有一些了解,知道他早已是有家室的人了,并且我完全是抱着“公事公办”的心态去赴会,根本就不会有任何非分之想的。但是,当第一次见面,四目相碰的一瞬间,女人的直觉还是告诉我,我和这个男人之间,将会有什么事情要发生的。

从他的目光中我读出了爱慕,尽管这种来自异性的目光对于我来说并不陌生,但是,能让我“触电”的却很少。他的则不同,我第一次有一种心灵感应并且没有刻意去回避它,目光交汇的过程中我相信彼此都读懂了对方,这种心心相印的感觉前所未有,而它所带给我的心灵的震撼也是我从来没有体验到的,即便是初恋的时候也没有过这样的感觉。

那个时候的我刚刚结束一场婚姻。这场维持了将近10年的婚姻除了给我留下两个漂亮且可爱的女儿外几乎了无痕迹,甚至,连伤害似乎也是不着痕迹的,因为从表面上看,这不过就是一出“好聚好散”的戏剧。

其实,我也更愿意这样去看待这场婚姻,毕竟,两个人曾经也一起走过一段美好,而平心而论,我的前夫也算不上什么坏男人,确切地说,他应该是一个缺少责任感、对家庭不能有所担待的男人,虽然不曾背叛,但却没能给我足够的安全感,这样的男人,和他生活在一起永远都无法高枕无忧,因此,我选择放弃,离婚也是我提出来的。我们真的做到了“好聚好散”,两个女儿归我抚养。

我断断续续地跟他讲了我的过去时,他一直默默地听,然后说了一句:“我相信你的选择是对的。”他也跟我讲了他的家庭,那是在后来交往过程中慢慢说的。

他有一个在外人看来堪称“美满”的家,因为这个家具备了一切“美满家庭”的条件:夫妻般配,夫唱妇随,孩子聪明,家庭事业相得益彰……他做的是外贸生意,据说他老婆精通外语,外交能力、管理手腕都不比他逊色,是他的得力助手,这样一对“黄金搭档”在当地生意界传为佳话,堪称“模范夫妻”,而他的“惧内”在圈子里也同样出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