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美女

口述:好友假借探病勾引我丈夫

2017-07-18 16:54 weila

心存负疚的丈夫最终未能得到禅的原谅,禅在痛定思痛后带着身孕回了老家,她要让丈夫一辈子在痛苦中思念她和孩子。她知道丈夫不是那种绝情的人,不管经历过多少伤心事,他真正爱的女人都是她,如果自己宽容大度一些,其实日子也就照常过,这世上能有多少真正的爱情呢?

回到老家的禅,曾经极力反对她们这桩婚姻的父母双亲表现出了最大的宽容,她们重新接纳了她,但为女儿的今后着想,她们极力劝阻女儿,趁早将身上的袍袱扔掉,才能开始另外一种生活。在她们眼里,女儿身上的孩子不过是一个负心汉的孩子。而一个一出生就没有了父亲的孩子,留在人世,只会给女儿带来痛苦和不幸,她们不能让女儿凭一时的意气用事,而毁了后半生的幸福。然而,禅未听从父母的劝阻,一意孤行地要将孩子生下来,她认为只有这样才能真正惩罚负心的丈夫。

临产前那段日子,臃肿的身子带给她的不便令她苦不堪言,有时她感觉好无奈好无助,自己深爱的男人已经不在身边了,留着孩子又有什么用呢?她在纪念什么呢?纪念自己被抛弃还是纪念自己曾经那么深地爱过某一个男人?面对现实,她不免戚然,女人的伤害其实是自己给自己的,假使扔掉留下许多美好回忆的东西也可以顺便扔掉回忆的话,她又何苦让自己如此伤感呢?

当产前的阵疼袭来,禅不免感觉痛彻心肺,那是怎样一种噬咬般的痛啊!她没有了做母亲的骄傲,当她孤伶伶地躺在手术台上,她的心里只有一种感觉,那就是世界末日快到了。

孩子终于顺利产了下来,是个男孩,望着孩子粉都都的小脸,她脸上现出了好久不见的笑容,她想,应该把这个消息告诉丈夫,让他的思念除了一种绵绵的东西外再罩上一层割肉般的痛苦。

丈夫接到消息后,立即请假来到了禅的家,衣不解带地服侍月子中的禅,不管禅如何对他出言不逊,他都不愠不火,百般讨好。人心都是肉长的,终于,他对禅母子俩的体贴照顾和殷殷之情让禅的一家对他的看法有所改善,她们觉得他本质并不坏,也许只是一时糊涂罢了,因为有了孩子的存在,有了丈夫的表现,母亲劝过禅无数次,说不能恨一个人一辈子,活着的时候,应该多为别人想想。禅坚守着防线,她不愿给丈夫任何机会,丈夫的过失伤了她的自尊,她除了维护仅有的一点自尊外,她还能把丈夫怎样呢?

在多方劝说无效的情况下,禅仍带着孩子留在了家乡。无奈假期已到,禅的丈夫独自回到了家。

老婆孩子不在身边的男人,总会惹来闲言闲语,一些不知个中原因的人还以为他生理有问题。他对流言嗤之以鼻,但每每夜深人静他对禅母子俩的思念就会不请自来,特别是对禅的,那是一种根置于心的负疚和怀想,也许这一生真的不能再去爱别的女人了。

“拥有的太多,反而无法成为生命的行李”,任何人都是这样:想要的太多,往往会忘了最为重要的事情,人的能力是有限度的,更有一些事情须要投入很大的精力,无论感情还是事业,我们的确应该做得更好,如果不能做得更好,那么生活也就真得缺乏动力,索然无味了。

果如禅所料,丈夫陷入了对她们母子俩深深的痛苦和自责中。而他惟一能表达爱的方式便是不停地给她们打电话、寄钱,但如果电话是禅接听,他就只能听得到一句禅那好听的女中音:“喂!你好!”尔后便是对方挂电话的声音,因为禅一听是他的声音,就会马上挂电话。如果电话是禅的家人接听,他们会告诉他一些孩子的发育情况。有时他们还会好心把孩子抱到电话旁,让孩子对着电话“爸爸”的咿呀叫唤,他明知道孩子的叫唤并不是针对他的,那只不过是孩子咿呀学语阶段的发声而已,但他却总是不厌其烦的在电话那头回应孩子,告诉孩子他是他的爸爸,有时间他就会来看他和妈妈。

他想,他只有像传说中的凤凰一样,历经苦难,投入火中,经过千锤百炼,才能浴火重生,成为光芒万丈的神鸟。他觉得他的婚姻出现问题主要是自己突视了对妻子的感觉,突视了对妻子的责任,以至于经历了这么多的磨难,只有用时间、空间、诚心去换取妻子的原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