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美女

口述:好友假借探病勾引我丈夫

2017-07-18 16:54 weila

没有妻子的日子里,他任劳任怨勤奋工作,不久升了职,工资高了很多。闲下了的时候,他经常在心里琢磨,怎样才能唤回妻子对自己的爱呢?给妻子买部小车?这是妻子梦寐以求的啊!然后开着小车送去?然后一家三口开着小车回来?!呵呵,怎么没早想到这个点子呢?

那是一辆银灰色的小轿车,他知道这是妻子喜欢的颜色,那些日子,他对车爱不释手,好像车到手妻子就很快回来了。

然而,事情的发展并不以人意志的改变而改变,那一为爱妻千里送小车的壮举成了他的悲情之旅,那辆银灰色的小轿车,成了他的殉葬品,他以他的死换来了妻子永远的思念、痛悔……

这个时代真情奇缺,禅不是视而不见,她明白像丈夫这种有情有义的男人这世上也已不多见,有时候禅还真想知道丈夫对她的执着到底能坚持多久,至于他怎样经受情感熬煎,怎样费尽心机坚持不懈,禅从为之不动容,只是觉得那是不懂得珍惜情感得他应该得到得回报,禅相信凡事都有因果轮回。

听到丈夫不远千里要为她送小车的消息,禅那频临湮灭的情感似是在一点点复苏,屈指算来那天下午丈夫应该可以到达。出于一种复杂的心理,她极不情愿主动给丈夫打电话询问。

入夜,禅一分一秒地祈祷着、熬着、盼着....。.她知道,她总被一种声音在控制牵引着:再等一会,也许因为下雨……也许明天他就安全到达了!那声音一直在她心头萦绕着……这些天,她的耳朵总是习惯性地坚守着,她的听觉变敏锐了。

雨,终于停了,整整一夜,禅就这样趴在窗口,听着雨后的遗响,等着丈夫的出现———她依然是爱丈夫的,经此一事,她想她的感情别无选择。

她放下举累了的目光,试图让自己的心态归于寂静,但这种试图中,她的内心里有一种莫名的情绪在搅动,她隐隐感到一丝恐惧。丈夫在该出现的时候没有出现,她的恐惧越深,等待的心情也加倍的执著。她在心里祈祷着,将希望寄托在下一个小时,下一分钟。

她将等待无期。那种等待无期的恐惧,几乎扼住她的心脏,女人的第六感觉,在揣摸不幸时似乎特别灵验———丈夫因超速行驶出了车祸。而丈夫遇难的地方,离开她的住处,仅仅只有一个小时的车程。当她得到消息赶到抢救丈夫的医院时,丈夫一息尚存,微微睁开眼睛对她张了张嘴,便永远合上了双眼。

禅那撕心裂肺般的哭喊未能唤回丈夫的魂魄,她的眼里全是疼痛、悔恨、不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