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美女

偷情:只属于陌生人的情欲游戏

2017-08-08 16:54 weila

蔓琳一改过去小女人式的打扮,穿着宽松的衣服来上班。所幸她严格地控制着自己的食量,还没有人觉察到她的秘密。即使是事情的始作俑者孟飞宇,也不曾意识到她的变化。实际上,他和她,已经有一段不算短的日子没在一起了。

有段时间蔓琳学会了抽烟,而且抽得很凶,得知怀孕以后她没有再碰过烟和酒。她走在路上看见带着小孩的女人,就会打心底萌生羡慕和自豪的情绪来。她幻想就像戒掉烟酒一样戒掉男人。

蔓琳家楼下不远处有间二十四小时营业的点心铺,她常常半夜醒来感觉饥肠辘辘,这时她就会一个人去吃一份蛋挞和酸奶,补充营养。店员都认识了这位气质高雅却独来独往的女子,所以每次给她准备的食物都是最新鲜的,可是蔓琳不怎么爱搭理她们,渐渐地她们也不再对她曲意奉迎。

蔓琳买了很多关于胎教的书,但是突然想到自己的孩子只能无名无分生下来,她的情绪又会降至低谷,于是将新买的书撕个粉碎。

她现在开始理解了曾经在小资女人中间流行的一句关于爱情的箴言——爱情,就是一个将一对陌生人变成情侣,再将一对情侣变成陌生人的游戏。

孟文文回国一月有余,对于孟飞宇和黄黎的关系无疑是一种良性促进。无论孟飞宇是否愿意,但是他不可能拒绝女儿文文对于全家聚餐和旅行的邀请。三人一起喝早茶、吃饭,再喝下午茶,购物、逛街,甚至是去超市买菜,这一切的一切,都让他触动不已。

转眼到了新学期开学前夕,文文吵着要吃妈妈亲手包的饺子,于是孟飞宇和黄黎带着女儿去超市买齐配料。他们就像幸福的一家三口,孟飞宇随手推了一辆购物车,黄黎温和地说“我来”,然后接在自己手中。

文文像小时候那样,一手挽着妈妈,一手挽着爸爸。她知道身边这两位中年男女多少感觉有点尴尬,但是她坚决不松手。

孟飞宇在一瞬间意识到自己作为父亲和丈夫的失败,感到深深的内疚。但是命运是一种反复无常的东西,下一秒钟,他又忘记了这种感怀,只记得黄黎对他清算一笔笔和柔小蛮有关账目时的恶毒和刁钻。

他看着满满一推车里全是文文爱吃的东西,突然发现角落里塞着好几包黑芝麻糊,是给他的,文文从来不吃这个。记得从前他曾跟黄黎说过小时候门口有叫卖芝麻糊的小贩,总把他叫得嘴馋得要命。黄黎就记下了,直到现在还记得给他买。虽然黄黎吝啬得近乎苛刻,但是她从不对他吝啬,以前给他买东西都是买最贵的,眼也不眨。

一股暖流很罕见地滑过他心底。

结账时,他和黄黎各自掏出钱包,抽出信用卡争着付账。收银员小姐不知何故接下了黄黎的卡,也许她觉得自强自立的女性比较可敬。

时尚杂志上有句点评在他脑海里浮现——如果埋单时一对男女争着付账,他们绝对不是情侣。

回到家,黄黎袖子一挽就走进厨房,只听刀不断起落的声音。

擀面,剁馅,烧水,下锅,不到四十分钟,一大盘热气腾腾的饺子端进客厅。

文文欢呼一声马上大快朵颐,也许是热气熏着了她的眼睛,她吃着吃着被烫了舌头,竟哽咽起来。

这段时间胃口不好的孟飞宇也一口气吃了二十个,越吃越沉默。

黄黎吃得很慢,三五分钟才咬碎一个慢慢咀嚼。

孟文文哇一声哭出来,向父母伸出双手:“其实爸妈,你们这样挺好的,不是吗?我不想失去你们中间的任何一个——呜呜——”

黄黎抚摩着女儿的头,不知如何开口,最后她轻轻地说:“等你长大就明白了,嗯?乖乖的,早点吃了饺子去睡吧。”

孟飞宇帮忙收拾一下桌子,把盘子都放进水池。

黄黎打包了一盒饺子,给他当夜宵吃。他默默地接过,思忖着该不该说那个俗气的“谢”字。

忽然,黄黎拉住他的手,用一种几乎是颤抖的声音说:“老孟——这么晚了,就不走了吧——”

他几乎看不出来地点点头,把饺子放在茶几上,径直去了浴室洗漱。每个动作,好像他从来不曾离开过这里一样熟悉而自然。

黄黎难以遏制激跳不已的心,先一步来到卧室,换上一件轻薄的透视型睡衣,喷了点香水,手伸到睡衣的里面,将胸衣解下,边遐想边爱怜地按摩起自己的胸脯来,先给它们找一点热情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