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美女

口述:我爱的她为出名只想出卖身体

2017-09-11 16:54 weila

坏男孩丁乐,乖女孩小沐

我怎么也没想到,小沐竟然喜欢我喜欢到那样深,而我对她的伤害,也许像她给我的爱一样多。

我们从小就生活在一个大院子里,我不愿用“青梅竹马”来形容我和沐,这个词毕竟带了点爱情的味道,我和她,最多只是兄妹般的感情。

我自小调皮捣蛋,老师常常拿着满是红叉的试卷找上门,妈妈就拎着我的耳朵开始教训我,用竹尺打我的手心。而小沐总是在隔壁安静地读书,脸上总有一抹羞赧的红,她不爱说话,即使开口,声音也是细细小小的。

拿到我那见不得人的成绩单时,妈妈总是气得把手里的纸抖得哗哗直响:“丁乐,为什么你不学学小沐?”

三岁那年,妈妈就和爸爸离婚了,我不太愿意叫那个人“爸爸”,他既然抛弃了我们,就失去了当父亲的资格。高中毕业那年,我如同一夜之间长大,突然理解了妈妈的苦,既然读书不适合我,干脆到外面做事,也能减轻点妈妈的负担。

在夜总会,我从服务生做起,然后是领班,接着当上主管。当我把钱交到妈妈手里,她的眼圈红了。闲暇时,我最爱在家里摆弄自己的吉他,音乐可以让我平静让我快乐。这时候,小沐总是悄悄走进我的房间,最后一个音符落下的时候,她便用力地鼓掌。我故意逗她:“你能听懂吗?”她一脸绯红:“我就是觉得你弹得好听。”

小沐的妈妈叫她回去吃饭,她一边答应着,一边定定地看着我,不舍得离开。

我的辛苦  阮露的笑容

阮露初中毕业就从农村出来闯,白天光鲜亮丽,晚上则和一大帮姐妹挤地下室。

“我曾经出卖过自己。”阮露这样对我说,眼泪却大颗大颗落下来,“我爱你,可是如果你嫌弃我,我绝对不勉强你。”她的平静令我心痛,我拥住她:“我不会让你再受委屈。”

自从和阮露在一起,我要做两份工作,除了在夜总会工作,白天我还在卖力推销电子产品,因为阮露想去艺术学院学表演,往演艺方面发展。她那么漂亮,多么适合站在闪闪发光的舞台上啊。

学艺术表演,一年的学费是两万元,我辛苦地工作着,看着阮露开心地去上学,回来兴奋地告诉我学校的快乐,所有的疲惫都消失了。

妈妈又气又怨:“还没结婚呢,就供得像神。也不是什么好女孩子。”我不想跟妈妈顶嘴,收拾了行李搬出家。小沐在院子门口看着我:“你要走了吗?”妈妈指着我的脊梁骂:“我白养了你啊,为了个女人就搬家!”

为了照顾阮露,我特意到厨师学校学做菜,看着她吃得满脸惬意,我就很开心。阮露打我:“都怪你,把我喂胖了,以后怎么进娱乐圈?”我亲亲她满是油的小嘴:“那就跟着我安心过日吧?”“不行!我可不甘心这样平淡。”

小沐突然出现在我和阮露的房子里,她满脸泪痕:“丁乐,我喜欢你啊,你真的不再回去了么?我哪点不如阮露呢?”我哭笑不得,劝她早点回家,“我们是不一样的人,你是大学生,我们没有共同语言的”。

小沐一脸认真地问我:“你真的从没喜欢过我吗?”我的心开始慢慢收紧,她说的是真的!

快五点了,阮露就要放学了,她要是回来看见一个女孩子这么哭兮兮地站在我面前,醋坛子不翻了才怪。我把门打开:“小沐你快走吧,阮露要回来了。”“那正好,我正要问她清楚,能不能比我爱你深?”我真的有点烦了。小沐一字一顿地说:“我就要见她,要她放弃你!”我扬手,重重扇过去---给了她一记响亮的耳光!

我惊愕自己的心狠,愣了……直到小沐哭着跑了出去……

阮露回来,我一把抱住她:“你答应我,永远都不要离开我!”阮露吓了一跳:“你发烧了吧?”

一样的眼泪,无言的结局

我还是抽时间回家看看妈妈,她和我一样,嘴硬心软。当我拎着亲手煲的汤送到家里,妈妈埋怨的话里已经有了疼爱的口气:“真没良心,这么久也不回来看看。”走进我的卧室,我望着墙角那个位置,是小沐专心听我弹吉他时,习惯坐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