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美女

口述:我就这样成了表哥的玩偶

2018-05-01 16:54 weila

表哥的婚礼终于如期举行,表哥早已在酒店预定了一个大厅。这天出席婚礼的宾客络绎不绝,很是热闹,大家也沾上了喜庆个个喜笑颜开的。

婚礼仪式后婚宴开始,按习俗我应该和姑妈家的亲戚坐一桌,可我当时没想这么多,随便找了个位子坐了下来,我发现凯哥(表哥的好友,当兵的。我上学离他家近,经过表哥安排,我上学的时候有时间住他家不住的老房子)和他的战友就坐在我身后,他们也满满地围了一席,我朝凯哥微笑地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当时在酒席上喝白酒(牌子我忘了)和饮料还有个中奖仪式(奖品是由厂家和酒店共同提供,目的是打开知名度也让的人来酒店消费),奖品有电饭煲、电熨斗、雨伞、那种造型很漂亮的打火机。

大家喝得高兴,也中奖中的开心。白酒我是一点都不能碰,一喝我就上头,要不然准头昏眼花,晕天晕地的。我喝饮料,抽奖竟然也中了个骏马模型的打火机,算是个安慰奖吧。

拿着打火机我寻思也没什么用,干脆送给表哥吧,表哥是个抽烟人。这时表哥和表嫂一桌一桌地去敬酒,表哥酒量的确过人,喝了这么多酒他只是脸有点红,完全没有临醉前那种眼里都喷酒的迹象,表哥在敬完凯哥那桌酒后,来到我这桌又和其它人干了几杯。

表哥低下头小声地对我说:“柏然,你也不去敬凯哥一杯?到时你工作的事可能还要人家帮你忙的!他可是大老板了。”

“今天是你的日子,干嘛我去敬他酒呀?”我也小声说道。

“小孩子,真是不懂事!住他家里这么久也该去敬个酒呀!快去!快去,快去呀!”表哥根本不容我商量催促着我去。我只好硬着头皮端着自己的杯子向凯哥那桌走去,凯哥用充满笑意的眼神注视着我。

“凯哥,我敬你一杯,谢谢你平常照顾我!”我给凯哥的杯斟上酒。

“小弟,你给凯哥的杯子斟满酒,你自己不喝酒呀?”旁边的大伟向着凯哥,他不知我叫什么名。

“实在不好意思,我不喝烧酒一喝就醉。我只能以饮料代酒敬凯哥呢!”我赶紧说明。

“不能喝就不喝呀?我们这里的每一位都不能喝烧酒呢!不行,不能喝,也得喝一杯,别扫大家的兴。”有人起哄,大发一分彩人都有劝酒的毛病。

“我,我,我把刚中奖的打火机送给凯哥吧,算是将功补过,这酒我就不喝了!”我急中生智。

“好,好,好!不能喝就不要免强他了,我替他喝一杯!”凯哥发话了,凯哥看我的眼神神采飞扬。

“谢谢凯哥!”我举起杯和凯哥碰了一下。总算过了这关。

“柏然,刚才敬了凯哥酒没有?”表哥已经敬完一圈回到凯哥这桌。

“敬了!”我答到。

“好!今天是我大喜日子,怎么着你也该给我和你嫂子敬上一杯吧!”表哥暗算我。

“好,我以饮料代酒敬你们一杯,祝你们甜甜蜜蜜,白头偕老!”我举起酒杯向表哥敬去。

“不行,不行!刚才你用饮料蒙凯哥,也就是凯哥好说话,这回你也该问问新郎新娘同意不同意?”有人不怀好意地起哄。

“表哥,我还喝饮料吧!”我坚持。但有人继续起哄。

“我看你就喝一杯吧,不然不好交代,这酒喝了也没事的,这大喜的日子你喝一杯我喝两杯总行了吧,我陪你!”表哥顺水推舟,继续向我逼攻。

“喝呀!喝呀!”旁边的人更加起哄。

“表哥,你这不是为难我吧,你知道我不能烧酒的!”我继续抗挣。

“不行,表哥的这杯是不喝不行的!”表哥步步为营。

“我是不是喝了这杯就没事了!”见抗挣无效我傻乎乎地问到。见我上钩表哥立马点头答应。

我端起早已斟满白酒的杯子和表哥碰一下,咬咬牙灌下肚里,真他妈辣喉咙。

“喝了你哥的这杯,就该喝我这杯了,好事成双嘛,不喝你就看不起你嫂子呢!”站在表哥身边的嫂子用“塑料普通话”笑着对我说,这分明是笑里藏刀嘛!这夫妻俩真是一对冤家呀!

见无法推脱,只能委屈我的胃喝了第二杯。对于我这个有史以来第一次喝白酒的人来说,这酒下到肚里开始只觉得有点辣辣的,头稍微有点昏而已,我想过一会喝碗浓茶水就能扛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