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美女

口述:舞会后我竟然成扫黄对象

2018-11-26 16:54 weila

口述:冰冰 性别:女

年龄:28岁 职业:医生

这是提供给经济能力尚可,情感生活却空虚的中青年人的娱乐场所。这里的舞会只有入夜才会开始,整个舞场只会亮起几盏昏暗的小灯,明亮度拿捏得很准,介于不会找不着路撞着人和把对方的面貌看清之间。舞会分为上下两场,上半场,男男女女们在这里可以相互起舞、拥吻、爱抚。而到了下半场,则进入舞会的高潮。音乐由舞曲换成夹杂着女性呻吟声的靡乱乐曲,在上半场找定伴侣的人们,可以留下来,随意……,也可以交换……。由于没有灯光,这样的性爱更具有了神秘气息。人们不必面对自己赤裸裸的欲望而感觉尴尬,只需要闭上眼睛,尽情享受……

四年之痒的空虚,让我成为了黑舞会的兼职医生

常听人说婚姻有四年之痒,七年之痒,我和裴伟结婚四年,不知道是不是到了“痒”的时候。男人三十,正是事业的巅峰期,他终日忙于工作和应酬,总有出不完的差,陪不完的酒,渐渐地家里也就冷清了起来。

我是一名医生,工作朝九晚五,除了值夜班的那几天,很多时候都是我独守空房,很寂寞。

4年前,我们都刚出来工作不久,经济拮据,为了减少每月按揭的压力,我们在购买婚房的时候选择了30年的按揭。可是后来算算,这利息是惊人的,于是就想着早些赚点钱,提前给还掉。裴伟曾经答应我,只要一还清贷款,他就换一份轻松的工作,多抽时间来陪我。

眼看着在我们这几年的努力下,就要够钱还清贷款了,看着股市里我们那些水涨船高的积蓄,裴伟也开始暗暗寻找新的工作。可是天不遂人愿,2007年底至2008年初的那场股灾让我们的美好构想全然破灭。所以,生活还是一成不变。我每天上班,下班,给自己煮碗面吃。直到夜深,我睡意朦胧间,才能听到他开门的声音。

我都算不出我们有多久没亲热了,也算不出上一次认认真真地共进晚餐是在哪一天。

我曾经和他聊过,我说就这样吧,30年就30年,多付点利息却可以换来生活的美满也没什么不好。可是男人总是事业心强一些,他说,如果一辈子只是我们两个,温饱也就够了。可是我们总会为人父母,人到中年,上要赡养老人,下要抚养教育子女,以我们现在的收入水平,是会很吃力的,如果再加上按揭,很可能入不敷出。我想想也在理,便答应再坚持几年。

可是终日独守的生活,还是让我看不到未来。有时候看偶像剧,不论看到男女主角的幸福与悲伤,我的心里都是满满的失落,我想,那样的日子对我是一去不复返了。偶尔和朋友一起去泡吧,也有一些陌生的男人会过来和我搭讪。

我感觉自己的魅力还是存在的,只是却不敢动那样的心思。生怕惹火上身,破坏了我和裴伟好不容易维持下来的婚姻。我只有在心里默默劝慰自己,再等几年,也许再等几年,等他赚到一些钱,我们就可以回到当初的激情和恩爱了。

为了缩短打拼的时间,我也开始接一些私活,例如私下出诊,给医药公司当顾问等。生活是变得充实了,心里却格外空虚。有时候和同事一起逛街,看她们大包小包买回漂亮的衣物,我却不知道应该买来穿给谁看。同事说我节约,其实,节约是一方面,的是因为孤单吧。

后来有一次,闺蜜介绍我去给一家夜总会做体检,出场费很高。每个星期只需要抽空去几个晚上,收入就顶得上我在医院累死累活一个月了。我很奇怪,夜总会需要什么体检?如果是给员工体检,一年半载进行一次不就可以了?怎么会常期聘请我?

去了才知道,原来这是一家有着地下性质的夜总会。没有漂亮的招牌,没有抢眼的广告,它原本是郊外的一个私家别墅。这家夜总会其实是一家黑舞俱乐部。起初我对黑舞也不是太了解,后来听接待我的人介绍才明白,原来这是提供给经济能力尚可,情感生活却空虚的中青年人的娱乐场所。

这里的舞会只有入夜才会开始,整个舞场只会亮起几盏昏暗的小灯,明亮度拿捏得很准,介于不会找不着路撞着人和把对方的面貌看清之间。舞会分为上下两场,上半场,男男女女们在这里可以相互起舞、拥吻、爱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