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美女

口述:父母操办婚姻竟无情拆散我的感情

2018-08-04 16:55 weila

精彩导读:颜闵从小被父母安排学钢琴,学美术,练芭蕾;为让她和初恋男友分开,他们把她“押”上去澳大利亚留学的飞机;她自作主张找的博士后丈夫,却依然成了父母挑中的女婿。婚前被父母管着,婚后被老公管束,她渐渐成了一个没有自己声音的人……

印象:颜闵到报社的那天风很大天气很冷,可她却打扮得一丝不苟,长卷发没有一点凌乱,黑色大衣里面是轻薄的雪纺裙。她这种打扮一看就不是普通的上班族,而像是一个准备去喝下午茶的贵妇。坐下后她就叫冷,然后不好意思地告诉记者,她喜欢穿得薄一点舒服一点,而一般去的地方都有暖气。

■讲述人:颜闵

■性别:女

■职业:职员

■年龄:28岁

我妈要把我教养成合格的淑女

不能不说,我的父母是很有眼光的人,在我上小学时,他们就从福利待遇都不错的单位里辞职出来做生意,所以很快就积累了财富。他们刚开始做生意的那几年非常忙,于是我被送到乡下奶奶家读了几年书。到1992年我上初中回到父母身边时,我妈看到我就皱眉头,说这个孩子玩野了。

我妈要把我教养成一个合格的淑女,她送我去学钢琴,去学美术,去练芭蕾。前两项我还能接受,可练芭蕾却不行,从小没有练过骨头太硬了,那些动作我根本做不出来,连老师都说我不适合练,可我妈固执地认为练芭蕾最能培养气质,即使练不好人也能柔韧一些。我的哭闹无济于事,最后为了逃避芭蕾课,我故意从楼梯上滚下来崴了脚,医生说要休息两个月,这才免除我的“酷刑”。

父母对我的成绩倒没有特别的要求,只要过得去,能上普通的大学就行。不知道这算不算运气,我高考的1999年大扩招,靠父母给我交的一笔不菲的费用,就这样我成了一名重点大学的学生。住校的生活很开心,开心得我不想回家。一回家父母就以审问的口气问这问那,如果有些问题我不想回答或者答不上来,我妈就说:闵闵,需不需要我找你们班主任谈谈。她还把我当小孩子,事事都需要人管着,她不能管也要拜托个人管。

拆散我的初恋后父母把我送出国

我们学校女生不多,只要长得不麻不疤一律可算美女,于是我也成了学校的“名花”之一,追我的男孩子不少,可一想到父母对我的严格管束,没有得到他们的首肯,我可不敢恋爱。大三的时候,我爸爸突然说,闵闵,大学里没有人追你?爸爸的家业只能交给你的,你得找个好帮手。这句话应该是允许我谈恋爱了。还好我爸这话说得及时,我喜欢的男孩子还没有女朋友。

彭夏是我喜欢的男孩,他是另一个班的班长,我们一起上过两年大课。有一次冬天我起晚了,低着头冲进教室,可偏偏靠过道两边没有空位,正犹豫着听到一个声音说:同学,坐这里。然后这个声音就挪了一个位置,把靠过道的座位给我挪了出来。我一屁股坐下后抬头道谢,旁边的人有一双很亮的眼睛,我就这么认识了彭夏。到了课间休息,几个男生就凑到彭夏的旁边起哄,说哥们几个也来晚了,怎么不见你让座,原来是留给美女呢。彭夏对我的追求很含蓄,所以我也躲着他。不过在得到爸爸的批准后,我要他请我看了场电影,我回请他吃了顿饭,我们的关系就这么确定了。

大四上学期,父母要我把彭夏带回家见见他们。我想彭夏人长得不错,学习成绩好,社会活动能力强,应该是拿得出手的。看到我家的小别墅,彭夏很惊讶,说看不出来女朋友是千金小姐。父母对他很客气,我爸爸甚至把他叫到书房    长谈。可彭夏走后,爸爸很严肃地跟我说,闵闵,这个男孩子不适合你。我爸爸对他的评价是:太有理想的人也不会有太大出息。我听不懂这句话,我只懂父母不接受他。

长这么大我没有违抗过父母的意思,可这次我要争取。我取出了这么多年的压岁钱,有一万多块,准备毕业后和彭夏一起租房子用。可我的父母行动更快,他们把我骗回家,然后把我押上了飞机。原来他们很快给我办好了留学手续,等我醒悟过来,我已经在陌生的澳大利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