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美女

口述:父母操办婚姻竟无情拆散我的感情

2018-08-04 16:55 weila

(记者:对于父母这种过多的约束,你就没有反抗过?颜闵:反抗过呀,可他们永远比我厉害。他们能把公司管得那么好,管我更不在话下了。记者:把你押上飞机的时候,你都快22岁了,他们怎么能限制你的行动呢?颜闵:他们骗我,说带我去看奶奶……等到上了飞机才发现不对,我还跑得下去吗?不过也许你说得对,我没有正经反抗过,我习惯了服从。告诉你,连我最后的论文都是父母请人写的,毕业证也是他们想办法拿到的,他们的本事很大。)

抓紧时间找到自己喜欢的人

到澳大利亚后,我找了个机会给彭夏打了个电话,隔着电波,他很冷淡,他说到你家的时候我就知道自己配不上你。所以你走了也好。我本来就不是一个有勇气的人,他这样说,我也执著不下去了。就这样在澳大利亚我浑浑噩噩地学习着,父母也不需要我拿多高的文凭,不过英语说得流利,也是上流社会的标准吧。然后等我回国,被他们安排着嫁一个门当户对的男人,我这辈子就交待了。

所以我在澳大利亚的所有业余时间都用来找男朋友,找个和我父母的要求不符合的男朋友。我不想在同学里面找,我的那些同学,大部分都是和我一样家里有钱的二世祖。说实话,和父母要求不符的人很多,所以当时就是盲目撒网,msn上加了很多人,根本不记得谁是谁。直到2003年,突然有一个人从msn上跳出来说,我来澳大利亚开会,你要请我吃饭呀。我隐约记得这人似乎是一个什么博士,我们热络地聊过一段时间,后来他很少出现也就慢慢冷了下来,没有想到他突然冒出来给我扔了这么大个炸弹。

就这样我迎来了孟平,三十岁的博士后,还好他一点都不呆,言语风趣幽默。通过侧面我了解到他家是农村的,他一直靠奖学金生活。这次来澳大利亚,是作为导师的助手来开一次学术性会议。孟平说他很喜欢我的单纯,如果我回国,希望能当他的女友。

他依然只是父母挑中的女婿

有了孟平的这句话,我匆匆收拾了行李就回国了,我要和他结婚,看看父母知道这事后的脸色。父母看到我突然回国宣布要结婚,脸上只是闪过一丝诧异,随后就平静地说要见见我的男友。我事先给孟平打了预防针,说我父母财大气粗甚至有点铜臭味,让他见谅,他听了后只是微笑了一下。

还是很老的桥段,千金小姐的父亲把穷小子叫进书房,然后说:你配不上我女儿。可我错了,孟平来我家后,我爸爸和他长谈过之后很高兴。等孟平走后,我爸居然说:小闵,你很像我,有眼光,这个男孩子不错。我问孟平他是怎么“收服”我难搞的父母,他还是一脸高深莫测地笑,然后说:不比做一次精密实验难。

我们的婚礼很快被提上了日程。孟平还在读书,根本没有经济实力结婚。我爸妈手一挥,在孟平学校附近买了房子,装修得好好的。我嫌那地方离市中心远,我爸爸给我买了两辆车。我跟孟平提了,不管如何,婚戒要他买,他居然就给我买了个普通的铂金戒指,连个钻戒都没有。我向父母抱怨,他们居然说我目光短浅。不过我父母有一个要求,就是租婚车的钱要孟平家来出,孟平说租不起豪华车队。讨价还价很久,除了接新娘的车是孟平出钱租的,后面的车都是我爸爸找朋友借的。我真搞不懂我父母满意孟平哪里,嫁个女儿搞得这么委屈。

(记者:那你爱孟平吗?颜闵:爱,但爱得不多。所以在准备结婚的时候,我就被他的“抠门”给气坏了,那点爱很快也没有了。记者:那为什么还结婚?颜闵:他是我自己找来的,怎么能不结婚。他只是凑巧合了我父母的心意。)

在多重束缚下我逐渐没有声音

每个女孩子都希望有一个哥哥,我也不例外。孟平比我大五岁,平时他把我照顾得很好。可慢慢地我发现,他不是在照顾我,而是在禁锢我,就像我的父母一样,认为我什么都不懂,认为我该听他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