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美女

实录:小叔子娶了凄苦寡妇嫂嫂

2017-12-02 16:55 weila

她的纯朴与善良感动了他

龚明学现在的妻子水德兰是1996年10月与他哥龚明俊结婚的,那时,他正在武警海南三支队当兵。当时,水德兰22岁,是湖北随州市棉纺厂的一名检验员,他哥是一名体育教师。

1998年6月19日,龚明学的哥哥龚明俊在外出途中遇车祸身亡。当时,他的女儿龚晨出生才3天。龚明学正在武警长沙指挥学校读书,家人为了不影响他的学业没有让他知道哥哥的不幸。水德兰强忍巨大的悲痛,妥善处理丈夫的后事,把剩下的肇事单位的赔偿费全部存在龚明学父母的名下,留作两位老人养老之用。

当时,龚明学的父母都病倒了,水德兰带着尚未满月的女儿从城里搬到乡下和他父母一起居住。她每天要到距他家5公里以上的单位上班,下班后还要照顾孩子和老人。婆婆卧病在床,她每天喂饭喂水,没有过一句怨言。

当年7月,龚明学放暑假回家,踏进家门见到的是一副凄惨的景象,以泪洗面的大嫂水德兰,“嗷嗷”待哺的小侄女龚晨,躺在在床上呻吟的母亲和一筹莫展的父亲,龚明学扑倒在大哥灵位前痛哭不止。

9月1日返校后,龚明学想到嫂子所要承受的压力太大,怕她支撑不起,就每星期给她写一封信,在信中给她安慰,要她忘记过去,重新点燃生命的火花。她在一封回信中写道:“父母身体仍好,小侄女也很健康,全家人都盼你好好学习,将来成为对部队、对社会建设有用的人才。家里的事你不用操心,有什么事我会料理好,请你放心!”

在信中,龚明学发现了大嫂水德兰很善良,很坚强,是一位优秀的女性。1999年毕业后,龚明学以优异的成绩毕业后回到了海南儋州洋浦某部,2000年12月份回家探亲时,龚明学看到家里的样子变了,房子虽然简陋,却拾掇得井然有序,母亲的肺气肿治愈了,父亲的身体也硬朗起来了,小侄女龚晨高了、胖了,唯有嫂子水德兰更瘦更黑了。

当天晚上,龚明学失眠了,嫂子消瘦的面孔,嫂子高尚的品格,嫂子为龚家作出的牺牲,在他脑子里不断翻腾着。

小叔子猛追“嫂子”

2001年春节过后,龚明学回到部队,水德兰的面孔不时在他的眼前浮现,他不知不觉地在心里滋生了一个念头,嫂子贤惠、温柔、善良,又能勤俭持家、孝敬父母,不正是自己追求的终身伴侣吗?但当时他又想起了舆论的压力,经过反复的思想斗争后,终于鼓起勇气,向她写了一封信表白了自己的内心。

她接到信后,怎么也不敢相信,认为龚明学是出于一种同情与报答的心态。在回信中称:虽然相信龚明学对她的爱是真心的,但毕竟她是他的嫂子,又是一个文化低的普通工人,配不上他这个警官,同时也讲到了社会上的压力。龚明学的父母知道后也劝他说:德兰不错,可她毕竟是你嫂子。

龚明学娶嫂子为妻的消息在部队也引起了不小的反响,有人称赞,而的则是不理解。转眼又过了半年多,在这段日子里,曾有不少人为他牵线搭桥,也有不少女孩向他主动进攻,他感到,尽管那些女孩长得都不错,但与大嫂相比,都黯然失色。他深深地感到,已被嫂子深深吸引了,他爱的是他的嫂子水德兰,他非她不娶。于是接二连三地给嫂子写信、通电话,表达他的真心,接而连三地做父母的思想工作。

面对他接二连三的表白,水德兰渐渐觉得龚明学对她是一片真心,并不是一时冲动做出的选择,也不是出于简单的报答和同情心理,而是一种纯洁的爱。父母也变得通情达理起来。终于,在2002年农历4月8日,龚明学与水德兰携手走进了结婚的礼堂,在湖北家乡举行了简朴的婚礼。

她真是一个好女人

2002年底龚明学的妻子水德兰带着与龚明俊所生的女儿从湖北老家来到龚明学部队的所在地儋州洋浦安家。2004年春天,她怀孕了,部队搬迁到了海口,龚明学由于部队工作太忙,连陪她的时间也抽不出来,她一个人拖着行动不便的身子照顾女儿和干家务,生活的担子落在了她一人的肩上,但妻子没有半句怨言,也没向他诉过一声苦。因为全家仅靠龚明学一个人的工资养活,家里除了一台旧彩电外,连件像样的家具也没有,妻子来海南两年了,还没有添过一件新衣服,相反还经常把攒下来的钱几乎全买了补品寄给公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