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美女

口述:情不自禁恋上姐妹花

2018-03-19 16:56 weila

1/4烟圈——谨以此文献给我的宝贝,一个酷爱1/4烟圈的女人……

题记:

面对夕阳,天空,以及飞鸟,我轻轻吐出淡蓝色的烟雾,曾经的过往,关于成长,欲望以及爱情,都化作四分之一个烟圈,在迷离的黄昏,显得异常孤独而又残破不堪……

(一)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我起变得越来越喜欢回忆了,也许我是在渐渐苍老,可实际上我才二十三岁,是在追忆青春么?还是在怜惜着那段往事?在这个日益冷漠的城市,难道真的只有虚幻的网络和模糊的关于岁月的记忆,才能给孤单的我们以片刻的温暖?

时间就定格在一个月之前,也许是一天之前,和现在相隔不到二十四小时,十月的上海莫名其妙的开始朦胧起来,天空抑郁,丝毫不动声色,我仰靠在公园湖边的长椅上,对自由自在的飞鸟心存向往,被生活束缚了思想,随着袅袅的香烟逐渐悲凉,节日的人群显得无比快乐,留下我止不住的忧伤,恣意流淌……爱情无处不在,却又风一般溜走,不经意间,我们只有缅怀,才能记起,她那光洁的臂膀,青春的伤。

湖边的风越发大了,秋意渐渐袭来,我裹紧外套,任凭回忆把我带到很久很久以前,那时的我,究竟是快乐,还是忧伤,是幸福,还是悲泣,现在都无从得知,确定的只有回忆,是那样的真切……

(二)

曾经有一天我在msn上对文文说我们的生活就是一堆数字,如果我们关了手机,关掉电脑,我们就会消失在这座日渐庞大冷峻的繁华都市,比一滴水在阳光下蒸发还不如,连彩虹的光华都没有。文文沉默了一会儿说单车,你是不会消失的对吗?我们还有电子邮箱,我们还有约定啊。我点点头,也许吧。

那个时候我刚刚答应文文每天给她写信,因为我的字太难看了,所以只能用msn上的邮箱,简单,方便,快捷。然而即使我们含笑约定,也只能相忘。印象中我写过不少信,连续几天,或者断断续续的,几句话或者几千字……我们都没有消失在彼此的生活当中,当然。

(三)

认识雪儿是在我的博客上,她给我留言,在十一月的傍晚,那天有淡淡的风,我独自坐在黑暗中,不开灯的房间弥漫着冬天的清冷,只有电脑屏幕闪烁着刺眼的光芒,雪儿用许巍的

歌词给我温暖,“没有什么可以阻挡,对自由的向往……”是那首《蓝莲花》。我百度下来静静的听,然后留言要了雪儿的qq,“43930748”,三天后我加入了这个号码,我的qq名是北极冰川,纪念着一段永远不可能的爱情,让我象冰一样坚固,而且冷。雪儿很快通过了好友验证,那一刻我竟然有点激动,不知是因为2004年上海的冬天太过寒冷,还是因为离开了熟悉的西安,寂寞如影随形。

雪儿是个鬼怪精灵的姑娘,八十年代后生人,典型的

射手座,那个冬天我经常在电脑前笑得泪流满面,记得有一天晚上给她短信,然后看到她的回复――“您好,您所发送短信的用户已睡觉,请明晚再发。”

(四)

我一直对七十年代的孩子有着莫名的好感,那是一个充满传奇和理想的时代,代表着漂泊,温暖,流浪,诗歌以及白衣飘飘的浪漫,纯粹而简单,爱恨了无痕。八十年代有着无与伦比的冲击力,却含糊不清,扭曲了太多,除了理想,这不是一段可以纵情高歌的岁月,注定浮躁而彷徨。

文文出生在七十年代末,我是一只八十年代初的狮子,雪儿有着所有八十年代后期出生的孩子的特征,不同的是她有时候也会听听老歌,鄙视周杰伦。

我习惯了敲打键盘,拒绝烟草,偏爱酒精和文字,以网络为生,向往天涯。

雪儿很安静,但不意味着她不会折腾,读很多书,也每天上网,只用qq,远离烟草和酒精。

文文抽烟很凶,但是她从来不会吐烟圈;上网很多,但是她根本连qq号都没有。

为了雪儿和文文,我每天都开两个通讯软件,msn和qq,单车和北极冰川。

(五)

那是我来上海之后最难熬的一段时间。

冬天的上海冷得让人发抖,潮湿的海风吹来,空气中都湿漉漉的,有人戏称就是裹着棉被上街还是一个字冷!刚来上海不久,因为一直以为这里的冬天象海南一样阳光明媚,所以厚衣服和被褥全都扔在了西安,屋子里没有空调也没有暖气,没有太阳的日子我最大的快乐就是裹在电热毯里面,面前放一碗热气腾腾的泡面,一边吃一边和雪儿聊天。